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崩壞神話 > 第九百一十三章
    楊林努力的睜開雙眼,看著烈焰的眼睛,聲音極其虛弱,艱難的說道:“我沒有看到法爾碼,不能確定是誰攻擊了我,火靈公主,你們一定要小心。我不行了,知道火靈公主擁有烈火異能,請求公主將我在這里燒掉,我不想落入敵人的手中。”

    烈焰堅決的搖了搖頭,江忘超抱著肩膀站在一旁沒有說話,江忘川走了過來,對楊林說道:“你還不能死,現在只有你知道關于法爾碼的相關信息,我們需要你的幫助,你要堅持住,不要輕易放棄自己的生命。”

    “我明白了,既然這樣,那就麻煩你們帶我一起上路吧。”楊林一臉愧疚,無奈的說道。

    江忘川看著江忘超,江忘超露出一臉蠻不情愿的樣子,但還是將楊林背起,幾人再次前進。

    在前進的過程中,楊林一直在講述著法瑪爾的相關信息:

    “法瑪爾的身體不斷變化,目前還沒發現它的固定形態。他擅長精神攻擊,破壞人的大腦和心臟,直至死亡。他還擁有附體之術,當初它就是附在了御神組的一位成員的身體中殺死了另一個成員,估計是另一個成員發現了它的秘密。但在叢林里攻擊我的卻不是法爾碼,因為那不是精神攻擊,是拳拳到肉的身體攻擊。當時我只看到了一道影子在眼前閃過,自己便被瞬間打成重傷。由此看來,法瑪爾不是一個人,它還有其他的幫手。”

    聽完楊林的講述,江忘川說道:“很明顯法瑪爾是故意指引我們去某個地方,不然憑它神出鬼沒的本領,消滅咱們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烈焰疑惑道:“異族是侵略者,它們為什么要指引我們到達某個地點,究竟是有何目的?”

    “誰知道啊,走一步算一步吧,現在討論這些也得不到結果。”江忘超背著楊林,氣喘吁吁的說道。

    江忘川看著江忘超累得不行的樣子,說道:“你好歹也算是一個超人,怎么背個人就累成這樣了?”

    “我哪知道啊,自從我進入叢林后就感覺體內的力量在慢慢減弱,這里似乎有異常信號在干擾我。”江忘超無奈的說道。

    江忘川臉色一沉,說道:“你怎么不早說,我來背他,你現在比我有用,不能白白的浪費你的能量。”

    江忘超停下腳步,江忘川將楊林背在身上。三人走了很久,終于穿過了這片叢林,但眼前的場景卻令他們大驚失色。

    穿過叢林,是一處懸崖峭壁,在懸崖邊上,一群形態各異的怪物成群結隊的站在這里,空中也飄著密密麻麻的長著翅膀的怪獸。

    這些怪物便是異族大軍,其中一個身材高大體壯如牛的紅眸巨怪就是這群異軍的統領,它便是法瑪爾。

    與此同時,一道快如閃電的身影迅速出現在法瑪爾的面前,露出他的身影。出乎烈焰幾人意料的是,這個身法快如閃電的家伙并不是異族怪物,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他長著一頭金色的頭發,身上背著一把大劍。

    江忘川看著此人的背影,是那么的熟悉。此人緩緩的轉過身,露出邪異的笑容。

    烈焰和江忘川看清此人的模樣,同時發出驚呼,因為此人正是曾經被江忘川一槍爆頭的金發男子,他是西羅王的長子,名為西羅塞金斯!

    西羅塞金斯,貴為西羅國王子,又是特戰學院的杰出學員,曾經無數榮耀在身,傲氣非凡,只因江忘川的出現令其墮入無盡的深淵。

    他碧藍色的雙眼已經變成了猩紅色,宛如一位魔頭,此刻正一臉妖異的看著江忘川。

    江忘川與他對視著,突然嘿嘿一笑,搖了搖頭,將楊林放在地上,并慢慢的向著塞金斯走去。

    烈焰驚呼一聲,跑過去阻攔著江忘川,大喊著:“你不要命了嗎?”

    江忘川笑道:“如果它們想攻擊我們,我們早就沒命了。你放心,我自己有打算,這是我和黃毛的個人恩怨。”

    烈焰還是很猶豫,江忘超看在眼里,臉上的表情也變得很凝重,走到二人身邊,說道:“讓他去吧,這是屬于他的因果,我們阻攔不了。”

    烈焰松開手,含情脈脈的看著江忘川,輕聲道:“你要平安回來。”

    “放心吧,沒事的。”江忘川無所謂的笑了笑,走到異族大軍之中,慢慢的向著西羅塞金斯走去。

    異族大軍并沒有阻攔江忘川,江忘川走到西羅塞金斯的身邊,西羅塞金斯突然陰邪一笑,瞪著猩紅的雙眼,二話不說,揮起大劍就砍斷了江忘川的一條胳膊。

    “不要!”烈焰驚呼一聲,不顧江忘超的阻攔就沖了過去。

    法爾碼張開大嘴,怒吼一聲,產生強猛的風暴,直接將烈焰給崩飛了回來。

    江忘川臉色慘白,死死地盯著塞金斯的雙眼,臉上掛著笑容,像是沒有一絲痛苦的樣子。

    塞金斯舔了舔大劍上的血跡,伸出手指著江忘川,怒吼道:“都是你,因為你我變成現在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因為你我有家不能回,只能跟著法爾碼大人四處漂泊,這一切都是拜你所賜!”

    “如果我猜的沒錯,你已經被這群怪物惡魔化了吧。不然又怎么會起死回生?”江忘川風輕云淡的說著,沒有一絲恐懼的樣子。

    塞金斯眼中滿是怒火,揮舞的大劍不斷的刺向江忘川的身體,江忘川搖晃著倒在地上,露出一抹慘笑,注視著眼前的大怪物法爾碼,大聲喊道:“我知道你是它們的主宰,你有意將我們引到此處,但沒有傷害我們,你一定有其他的目的。如今我在你手里,請你放了我的同伴們。”

    在接到刺殺法爾碼這個任務的時候,江忘川就發現了端倪,他現在只是一個普通人,跟著烈焰只能成為累贅,但瑩媓卻點名讓他完成這項任務,這就說明這里面的端倪與自己有關。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何不同,為何所有的事情都間接或直接的指向自己,他找不到答案,只能隨波逐流,如今他能做的只是憑借自己的猜想來救烈焰一命,便值了。

    法爾碼是一個體型巨大的怪物,像是一個巨大的黑熊,但身上卻沒有毛發,全身都是青色的肌肉,一雙血紅色的雙眸直直的注視著江忘川,聽了江忘川的話,它緩緩的點了點頭。

    江忘川欣慰的笑了,看到江忘川的笑容,塞金斯便愈加憤怒,他瘋狂的使用大劍刺砍著江忘川的身體。

    江忘川此時全身都已血肉模糊,除了一張臉保存完好,四肢都被大劍砍斷,慘不忍睹。

    烈焰已經瘋狂了,放聲嚎啕,一次又一次的向著異族大軍沖擊,卻一次次被法爾碼阻擋回來。

    江忘川聽到烈焰的哭聲,用力地抬起頭,看著遠處的愛人,張開了嘴,淚水淌過臉頰,嘴角顫動,清唱起熟悉的歌:

    “硝煙輕起天邊,揮劍斬千愁,紅顏紅塵一笑,惹醉英雄眸。如果今生不能相依相守,換得一世憂,恨長夜,情不絕,愛連綿不休……伊人輕撫衣袖,獨上高樓,人比黃花瘦。誰用眼淚煮的酒,迷了心頭……千古江山如畫紛爭天下,青絲變白發,莫說金戈鐵馬,夢醒在天涯……濁酒一杯,還放不下……”

    “還放不下……”

    江忘川慢慢的閉上了雙眼,狂風風干了淚水,吹散了模糊的血肉。

    烈焰眼睜睜的看著江忘川的身體支離破碎,塞金斯停止了瘋狂的砍殺,看著眼前被砍的不成模樣的殘軀,他卻沒有一絲痛快感。

    他無力的向后退了兩步,看著手中沾滿鮮血的大劍,顫抖著嘴角,看不出是哭是笑,神情癲狂至極。

    “江忘川!塞金斯,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烈焰悲憤交加,怒火中燒,全身燃燒起怒火,宛如一位蓋世火神,瘋狂的向著異族大軍攻來。

    法爾碼發出一聲類似冷笑的聲音,揮了揮手,周圍的異族大軍以及江忘川的殘肢斷臂都消失不見了。

    烈焰無力的坐倒在地上,看著眼前空蕩蕩的懸崖邊緣,放聲地哭泣著,眼睜睜的看著愛人慘死,卻無能為力。

    楊林看在眼里,自責不已,大吼道:“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沖動進入叢林,我們都不會被法爾碼引到這里,我該死啊!”

    江忘超拍了拍楊林的肩膀,說道:“不怪你,就算你不進入叢林,我們也會來到這里。這是我們的任務,也是使命。”

    說完,他走到烈焰身邊,安慰道:“你不要太過傷心了,我能感受到主人還沒有死去,我感受得到主人的意識還存在著,只是他的意識離我們越來越遠。”

    烈焰停止了哭泣,震驚的看著江忘超,驚呼道:“你確定他還沒有死?”

    “我確定!”江忘超極其認真的說道。

    烈焰擦了擦眼淚,凝望著天邊,仿佛要洞穿天際,輕輕的呼喚著:“夫君,無論何時何地,我都會等你歸來。”

    ————

    自江忘川被慘害后,異族大軍突起,神域各地都被異族滲透,大戰爆發,生靈涂炭。

    異族的大軍已經全面侵入神域,而瑩媓卻在這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離開了神域,在無盡的宇宙中追尋著異族的根源。

    自懸崖一別,烈焰便沉默寡言,因為瑩媓離去,江忘川又不知生死,統領三大學院的重任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懷著無盡的思念與仇恨,將怒火都發泄在異族大軍的身上,每一次大戰她都會親自參戰,血染無數敵人。

    黑暗,無邊的黑暗。

    沒有大地,沒有星光,只有那飄忽一縷的意識,飄蕩在無盡的黑暗之中。

    沒有了身體,失去了靈魂,只剩下了僅存的執念,也是他永不消逝的意識。

    他不知道自己身陷哪里,看不見周圍的景色,也聽不到任何聲音。

    他沒有心跳,因為他已經沒有了身體。

    “這就是死亡的感覺嗎,我現在算什么?”他在疑問,同時也在思考。

    他是江忘川,他一直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不同,卻被天之驕女瑩媓看重,如今身死道消,連一絲魂魄都沒有留下,只有那看不見摸不著的執念。

    他有著無盡的執念,他不想死,他想念自己的家人,更牽掛著遠在宇宙彼岸的愛人,他有朋友,也有可恨的敵人。

    他有很多的疑惑,很多事情還沒有找到答案,他不甘心就這樣在無盡的黑暗中漂流著。

    他想要生存,他要復活,他此刻非常渴望力量,他期待光明的降臨,他討厭這令人窒息的無邊黑暗。

    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是未知的宇宙?或是宇宙之外的世界?

    是陰間冥界嗎?

    如果是陰間,閻羅殿在何方?

    如果是冥界,死神又在哪里?

    這些神話傳說中的人物,是否真的存在?

    “神話,傳說……那似是而非的人物,豬剛鬣,天蓬元帥,嫦娥,吳剛,后羿……在宇宙的某個角落,是否也有西天,也有神界,也有天堂?”

    “我該怎么辦,我要如何離開這里?”

    “烈焰,獨眼,瘦子,還有留在FX星球的胖子,你們現在可好?”

    他感受不到痛,也感受不到寒冷,沒有任何知覺。

    “誰能幫助我,超腦系統,你能否聽到我的呼喚?”

    就在此時,遠在神域中的江忘超突然抬頭看了一眼天空,露出一絲神秘的笑容。

    “哥哥,我是江忘超,超腦系統是我的思想,和你的執念一樣,是永不消逝的存在。我們都是神族的后裔,你我本是一體,因為一場災難,你我被迫分離。”

    江忘超的聲音,傳送到一個未知的地方,呼應著江忘川的執念。

    江忘川聽到江忘超的聲音,喜出望外,同時心中也疑惑:

    “神族?難道這個世界真的有神的存在?”

    江忘超的聲音再次傳來:“所謂的神族只不過是一個稱謂而已,它們只是掌握了更加強大的力量。在神族之上,還有一個超神種族,它們的實力更加強大,我們的家園就是被超神族所毀滅的。”

    江忘川不解:“你我本是一人,為何擁有兩具身體。我在地球的父母又該如何解釋?”

    “因為你是執念,我是思想。我們倆個加一起才算是真正的靈魂。而我們的肉身已經遺失在破滅的神界之中。如果想要找到肉身,就必須進入時空亂流,才能找到神界的塵埃,在那里尋找我們的肉體。”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