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穿越六十年代農家女 > 第885章 這世上有你這樣的閨女?
    其實吧。

    別說閨女搞不懂老祖宗用意,就是關有壽也不明白為何關家世代流傳下來的就一個小葫蘆和一個小錦囊。

    莫非這一匣子的小錦囊是老祖宗的失敗品?

    咳咳……

    此話可絕對不能說出口。倒是趕明兒他生父那么誰誰要是真查什么小錦囊下落,他隨手就能甩出一個。

    “爹爹,不疼哈。”

    關有壽無語地斜倪著自家閨女,“這世上有你這樣的閨女?居然拿把刀朝你老子動手,還不疼?不行!”

    “爹爹~”

    “不行!”

    這可是他閨女的福份!關有壽一想起誰知會不會害了孩子,他更是堅決搖頭,立馬跳過這個話題。

    真不行?

    關平安轉了轉眼珠子。

    此時關有壽的目光轉移到了被他閨女擱在盤里的白玉葫蘆上,“你說這小葫蘆又出現了,會不會是跟這兒已經沒關系?”

    那往后誰要是提起小葫蘆,倒是也能蒙混過去。畢竟他手上再有肖似的白玉葫蘆,也難保有人不會認出。

    丟了?

    這個借口實在太牽強。

    既然連義叔都知道此兩件物只傳給嫡出長房,那他關有壽可就不得不先防著點生父那邊的堂叔侄子。

    “要不咱們先拿出去試試?”

    然后一旦出意外,會不會全沒了?“等等,還是讓爹先靜一下。”關有壽說著,就近入座到一張板足案前。

    讓你靜一下?

    哼哼~

    見她爹一到思考重要事情又下意識地叩擊著桌面,關平安她狡黠一笑,二話不說逮住她老子手指頭就動手!

    關有壽看著自己右手指的一道傷口,氣得他差點要跳腳兒。“熊玩意兒!就差那么一點點你老子的手指頭都要斷了。”

    關平安此刻可不敢回嘴。說啥?說自己有分寸?有這閑功夫解釋還不如快點試試她爹能不能抓到寶。

    關平安抓著她老子的手指頭就使勁往盤子內的白玉葫蘆上面擠血,又飛快地挪過小匣子……

    “傻不傻啊?”關有壽見小葫蘆還是小葫蘆,頓時樂出聲,“你說你傻不傻?真以為人人都能有我閨女這么好的福氣?

    你和別人可不一樣。當初你娘懷你的時候,有一次爹在路上剛好遇上一個落魄的老道士,當時爹可掏光了口袋。”

    “爹!你看!”

    被打斷的關有壽瞟了眼小匣子,無語地搖頭,“布料能不吸血?行了。”說著,他開始拔拉著自己的手指。

    好像也是。

    關平安蹙緊了眉頭,將她老子的手指頭直接給扒拉到邊上一個碗內浸水止血,“爹,要不讓我哥試試?”

    “停!”關有壽嚇得立馬舉起另一只手,“閨女呀,你可別再嚇唬你老子行不?咱能不能別折騰了?”

    “可我想試試。”

    試個pi!

    你咋不還接著說讓你娘也試試?這會兒要不是擔心驚擾他關家的老祖宗,關有壽差點爆粗而出。

    這是能試的?

    別說成不成,一個閨女都已經讓他整天提心吊膽,再加一個身懷寶貝的兒子,還讓不讓他活了?!

    “好了,爹爹,不氣哈。你閨女最聽你的話了。”盡管嘴上安慰著她老子,可關平安何曾又沒有遺憾。

    小兄長不試就不試,反正有她的就少不了他。

    可她爹?

    怎么就與她所設想的不一致?原本她還以為從今往后,她爹想進小葫蘆就能進,再也無須她帶路。

    她老祖宗瞅著就是個明白人,不應該偏心眼兒的啊。她都是她爹的親閨女了,咋就她能有小葫蘆,她爹就不行?

    小小人兒幽幽地嘆了口氣,抓起原先擺著香案上的小錦囊,瞅了瞅。想一想,關平安又扯了扯。

    關有壽見狀連忙一手搶過小錦囊,“可別瞎……”‘來’這個字還沒來得及說出,他已經當場就愣住了。

    “爹爹,咋啦?”

    關有壽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出大事了。”

    嚯!

    居然還有意外之喜?

    關平安頓時瞪圓雙眼,“成了?成了是吧?”

    “好像是。”

    關平安連忙將小匣子往他手邊推過去,更是眼疾手快地挪開那一碗池水。她爹的傷口不是已經治住?

    難得她這一刻還有心思考慮到這一點……“爹,快,你快接著挨個試試,這兒還有十個小錦囊呢。”

    關有壽蹙了蹙眉,吁出了一口長氣,又深吸了口氣。屏住呼吸,他挨個將小匣子內的小錦囊取出。

    可……

    很快的,關有壽突然爆笑出聲。

    卻不知他這一笑,嚇得緊盯著他不放的關平安差點嚇尿,“爹,爹,爹啊,沒,沒,你沒事吧?”

    “沒事兒。”關有壽擺著另一只手的同時,又忍俊不禁地爆笑出聲。哎喲娘啊,他閨女實在太好玩了。

    關平安狐疑地打量著她老子臉色。沒事兒?不像啊。就是她當初剛剛得到葫蘆仙居也沒這么驚悚好不?

    “哈哈哈……真沒事,先讓爹……哈哈哈……”

    笑歸笑,可關有壽還是眼疾手快地取出盤內的小葫蘆遞給她,抓了手帕擦去盤內的幾滴血跡。

    不快點都不行。

    這想一出就干一出的性子,誰知他家的熊丫頭等會兒又突然之間冒出一個什么古里古怪的想法。

    “爹爹,你先別忙著收拾。”關平安說著,一雙眼珠子還盯著桌上擺放著的十一個小錦囊,“你快說說到底是咋回事?”

    這傻閨女!

    關有壽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意,伸手撥出剛剛第一個深紅色的小錦囊,“就是這個是真正的寶貝。”

    “這十個呢?”

    “應該是咱們老祖宗為了以防萬一給后人防備小人之用。”可能剛開始老祖宗還留下什么話都說不定。

    然后再改朝換代幾次,沒準其中一代子孫繼承寶貝之時突然出現什么岔子,結果慢慢的,遺物成了信物。

    “咱們老祖宗可真厲害。可爹爹,這寶貝到底是啥呀?傳給我姑姑的小錦囊又是咋回事?是不是說明原本一共有十二個呀?”

    管它是十一還是十二,關有壽毫不遲疑地連連點頭,“八九不離十。還記得不見了的紅地毯不?”

    說著,他攤開了手,“這個小錦囊就是它。”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