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次元游歷日記 > 第89章·妹抖二號
    無名·城堡

    “來,佩斯特,換上這套黑色洛麗塔樣式的女仆服··”

    “主人··”

    “蕾蒂西亞你不要說話,不然下次就換你來了··”

    “···”

    蕾蒂西亞安靜了下去,即便是她也不想被當做是衣架瘋狂的換裝,只得就這么沉默了··張哲看到之后點了點頭,不過這可是黑死病的魔王啊。

    之前還囂張的不可一世,但是現在就好像一個弟弟一樣的任由自己蹂躪,任由自己調教。說起來··就算是自己強行命令蕾蒂西亞也可以吧?

    “蕾蒂西亞,我有一個大膽的想··”

    “不,主人,你沒有··”

    “不,所以說我想··”

    “不,你不想··”

    唔,蕾蒂西亞還不是很聽話啊,張哲將視線放到了面前的佩斯特身上,因為一點反應都沒有反而令人感到無趣,張哲思索了一會,隨后對著佩斯特開口詢問道··

    “你是什么時候來的啊?”

    “··”

    “回答我”

    “比賽結束的那天”

    佩斯特十分的不情愿,但是還是回復了張哲的詢問,原來從比賽結束就待在自己房間了嗎?還真是一個守時的魔王啊,不過為什么一直沒有出來呢?

    如果不是自己讓蕾蒂西亞來打掃一下房間的話,恐怕她還能一直躲下去吧?嘛··如果是自己的話可能也會選擇這樣吧?但是自己絕對不會選擇成為別人的所有物。

    “好的,決定了··你現在是我的女仆二號了,之前給你的女仆服你可以隨便換著穿,如果想要戰斗服的話,我就再給你弄一件··”

    “不,現在這樣就足夠了··”

    張哲看著面前的佩斯特,說起來··現在真正的打量起來,這筆買賣貌似還挺賺的樣子啊,這下自己就有兩個專屬女仆了,得想個辦法再弄一個。

    但是下一個女仆的人選該怎么弄呢?熟悉的人實在是不好意思,但是不熟悉的人又找不到幾個可愛的··說起來她的本體是書吧?畢竟自己房間多出來的也只有那本書了。

    “我可以把佩斯特帶走嗎?”

    “不可以,你最多可以把書帶走,但是佩斯特這個魔王是沒有辦法帶走的”:

    “說的也是,怎么可能說帶走就帶走呢,畢竟她也是一名魔王啊”

    如果帶走了她,恐怕接下來的旅途就真的簡單了無數倍啊,略帶可惜的看了一眼佩斯特,張哲緩緩的將手放入口袋掏了掏,隨后開口說道··

    “嘛,總而言之先來一把斗地主?如何?”

    -

    無名·會議室

    平日里會議室一般不會被閑置著,偶爾會有孩子們進來打掃一下衛生,而久遠飛鳥也經常坐在會議室里和春日部耀她們開女子會的樣子··

    雖然張哲也說過想要加入,但是真正加入之后,才發現原來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嗯··其實他并沒有加入,只不過是從蕾蒂西亞口中聽說的而已。

    夕陽時分,在島國可以說是逢魔之時,天地逐漸昏暗了下來··說起來,之所以箱庭會缺水的原因,也是因為這里根本不下雨吧?不過這些和自己也沒有什么關系就是了··

    “那個,張哲,關于水樹那邊挖井的情況呢··”

    “怎么了嗎?黑兔?”

    “的確是挖出了水源,但是看樣子只是儲存的地下水··”

    “那就只能用水樹了,果然水源不是那么好找啊··對五”

    “對K!”

    “那個··”

    黑兔的臉上浮現出了糾結的表情,你們這么使用會議室也就算了,但問題是你們兩個難道就不能停下,然后跟我解釋一下這個被刺穿了的魔王,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嗎?

    黑兔耷拉著耳朵看著佩斯特,佩斯特正因為牌不好而感到不快,這個游戲也玩了很長時間了,自己這個魔王居然一次都沒有贏過,這實在是太丟人了··

    佩斯特淡然的看了一眼張哲,其實她并不想玩這個游戲的,只不過因為命令的原因所以沒有辦法就是了··但即便是如此,一直的失敗也實在是有點。

    “對A,小心點,我就剩下十六張牌了哦,我可愛的女仆們”

    “姆··”

    “十六張牌?”

    佩斯特看了看桌子上已經出過的牌,隨后看了看張哲··一部分大牌應該在那個吸血鬼哪里了吧?那么自己應該做的就是截胡了。

    看了看自己的四個三,佩斯特直接扔了下去··

    “炸彈·十六張牌你能秒我?你能秒殺我?十六張牌你能把我佩斯特秒了,我當場!就把這個桌子給吃下去!”

    為什么感覺這個佩斯特有點不對勁的樣子呢?而且這話聽著也有點··張哲看了看佩斯特,不過她突然出聲倒是嚇到了自己便是··

    看起來輸了一天,就算是黑死病的魔王也實在是沒有辦法忍耐下去了嗎?

    “四個二!飛機!”

    “···”

    “···”

    “佩斯特,你剛才說什么?我知道你這幾天沒有吃飯非常的饑餓,但是你也不能吃桌子啊。”

    欺負兩個新手的感覺實在是太棒了,這種感覺就好像是拳擊比賽現場一拳KO了對手一般暢快啊,張哲望著面前低下頭的佩斯特,這才轉過頭看向了黑兔。

    黑兔則是一副不知道該說什么的樣子,但是手中的紙扇卻已經舉了起來,仿佛下一秒就要拍在自己頭上一樣··

    “黑兔,黑兔?這難道是替身攻擊嗎?”

    “姆,你··”

    黑兔的頭上暴起青筋,這個問題兒童··算了,黑兔的氣消了下去,這個問題兒童不過是拉著魔王在共同體打牌而已,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過是幾個月前被自己等人討伐的魔王而已,不要緊的··不要緊的··不要緊個鬼啊!黑兔的紙扇果不其然的落到了張哲的頭上。

    “疼··黑兔你干什么啊?難道你也想玩嗎?我把位置讓給你啊?”

    “張哲,你看到十六夜了嗎?飛鳥和耀都在城市里比賽,但是唯獨十六夜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十六夜嗎?也對,黑兔不悄悄的跟著還叫黑兔嗎?張哲歪了歪頭,但是這種事情該不該對黑兔說呢?嗯··應該是沒有什么問題的吧。

    還是都告訴黑兔算了··

    “黑兔,十六夜他說很懷念世界盡頭的風景,所以去找大蛇敘舊去了··”

    “!!!為什么不早點告訴黑兔!”

    “因為他說不讓告訴你啊··”

    “那你為什么不阻止他啊,再怎么說那也是一個神格持有者··”

    “因為他說不讓告訴黑兔啊··”

    “你這絕對是假的吧,只是嫌麻煩吧!”

    “對啊··”

    “···”

    嘛,總不能告訴黑兔是自己指使十六夜去找那條蛇麻煩的吧?感覺說出來黑兔絕對會罵自己一頓,所以還是隱瞞比較好··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