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搶救大明朝 > 第1007章 資本主義之國(求訂閱)
    美利堅合眾國大掌柜......

    朱慈烺皺了皺眉頭,聽著有點不對啊,不怎么高大上......以后難道以后就是美利堅合眾國大掌柜某某在國會發表演說?

    “不能叫美利堅合眾國,”朱慈烺馬上搖頭,“得叫個大家能聽明白的名號,要不然不好拉投資。”

    大掌柜沒什么,但是美利堅合眾國的名號不行,“美利堅”的名頭太奇怪,得換一個。

    “那叫什么?”瑪麗又問。

    “就叫,就叫新洲合眾國吧!”朱慈烺道,“我國的唐朝就管現在的美洲叫新洲,還設了都護府,《新唐書》和《舊唐書》上都有記載的。”

    老版的《新唐書》和《舊唐書》上當然沒有這樣的記載,不過新版的《新唐書》和《舊唐書》上很快就有了。

    阮大鋮正負責這事兒呢!他現在是翰林學士兼國史總裁官,專門負責寫歷史——他文筆好啊,赫赫有名的劇作大家!編修一下《新唐書》和《舊唐書》,把發現美洲的事情加進去還不跟玩似的?

    反正唐朝亂七八糟的都護府太多了,再加一個新洲都護府也沒什么。無非就是貞觀某某年,有殷商后裔某王遣使自新洲來,朝見太宗于翠微宮,受封新洲大都護......這就是自古以來了,絕對是真理,錯不了的!

    鄭芝龍點點頭:“新洲合眾國倒是比美利堅合眾國好聽,可是這個國家要怎么投資?利益又在哪里?難道要等到新洲合眾國的財政有了盈余后,再向大小東家分紅嗎?”

    “投資一個國家,當然不是為了區區一點分紅了!”朱慈烺的面容已經嚴肅起來了,“朕既然出了最大的份額,自然是合眾國之君了,而且還要在合眾國之議事會中占有相應的議事之權。”

    鄭芝龍越聽越糊涂——朱慈烺本來就是天朝之君啊!新洲國既然是天朝的一部分,自然以朱慈烺為君,和他出不出資有什么關系?

    你們朱家擁有大明江山,難道是因為朱元璋出了資本?

    朱慈烺接著道:“合眾國既然有君王,那么下面就該有勛貴之族......都是開國元勛啊!大明的開國元勛是一刀一槍搏出來的,克難勛貴也是艱苦征戰拿命換來的,而這個新洲合眾國的開國元勛只要出錢投資就能當上了!”

    啊!還可以這樣啊!出錢就能買個元勛當?得出多少錢?

    “老泰山,”朱慈烺笑吟吟看著鄭芝龍,“你兒子那么多,可只有鄭森、鄭建功是克難勛貴,其他都沒有爵位在身,將來就是平民百姓了!你這個做爹爹就一點不為他們的前途著急?”

    著急?怎么不著急啊!鄭芝龍嘆了口氣,自己的兒子是多,可出息的就是鄭森、鄭建功,其他的不是紈绔就是愚笨,都不成氣候。如果擱在過去,國公的兒子再蠢也能有個武官可以襲的。

    可現在沒有這個規矩了,武官不是軍功出身,就是軍校出身......兩條路都不好走啊!

    倒不是沒路子進軍校,而是吃不了那個苦啊!而老鄭對孩子又比較寵溺,不像崇禎和朱慈烺那么心狠,所以他的兒子除了早年吃過苦的鄭森、鄭建功,別人都沒什么出息。

    看到鄭芝龍嘆氣,朱慈烺笑道:“老泰山,現在機會來了!你可以投資合眾國啊!投個一千幾百萬,換十幾個合眾國的侯爺,你那些兒子一人一個,雖然比不上大明的侯爺,但總比沒有的好。而且咱們這個新洲合眾國其實也蠻大的,好好搞,大有前途啊!”

    北美西部這一片當然大了,一個阿拉斯加就一百七十多萬平方公里,新不列顛哥倫比亞加上育空地區又是一百四十幾萬公里,美國西部的那些州加一塊兒估摸著也有二百萬平方公里。光這些就五百多萬平方公里了。其中宜耕宜牧,氣候也算溫和,交通又比較便利的平原、河谷地帶加一塊,面積和美國中、東部沒得比,但是也不會少于華北地區。

    鄭芝龍聽朱慈烺這么一說,真是有點心服口服了——買賣還可以這樣做啊!拿還沒有到手的什么新洲地盤設一個股份制的合眾國,然后就拿這個還在紙面上的共和國來融資圈錢,而且還用合眾國的爵位忽悠人!

    而且國都不知道在哪兒,就拿爵位來賣了......這樣能行嗎?這國能長久嗎?

    “陛下,一千多萬兩是不是太多了?臣家雖富,但是,但是一下也拿不出那么多錢啊!”

    鄭芝龍也開始哭窮了!

    一千幾百萬兩啊!鄭芝龍這個首富也得好幾年不吃不喝才能攢出來......

    朱慈烺笑了笑,擺擺手:“不急,不急......不要你馬上掏錢,馬上掏出來也花不了啊!朕粗略算了算,新洲立國的花費有一個億就足夠了!

    朕出三千萬,給你一千五百萬的額度......你先繳百分之五的訂金就行了,剩下的額度給你留著。你可得好好拿著,千萬別轉讓出去,知道嗎?”

    什么?這還是值錢的東西?鄭芝龍心說:這事兒靠得住嗎?到底靠不靠得住?

    朱慈烺仿佛知道他的心思,又道:“新洲立國的事情靠不靠得住,你自己派人去看!看了就知道了......朕那么寵皇貴妃,還能讓你家吃虧?”

    說的也是啊!

    朱慈烺這個女婿可沒讓鄭家吃過虧,無論是海商銀行,東寧節度,南洋大臣,金甌開發,還是把鄭芝龍誑來當了戶部尚書,對鄭家的事業都是大有促進的。

    這次新洲立國的買賣,應該也不虧吧?

    鄭芝龍心想:要不還是跟投吧,反正一千五百萬的百分之五也就是七十五萬,并不太多......

    ......

    “皇帝哥哥,三千萬啊!咱家真有那么多錢?”

    吃晚飯的時候,朱慈烺把他準備投資新洲合眾國的事兒在后宮的女人面前說了,卻把剛剛和朱慈烺圓房的阿吉格驚了一下,還多嘴問了一句。

    她這一問,貴妃寧香玉馬上就板起面孔訓斥了:“阿吉格,這里有你說話的份嗎?”

    阿吉格知道自己失言,吐了吐舌頭,沖朱皇帝投了個可憐巴巴的眼神。

    朱慈烺則壞笑了一下,對寧香玉道:“香玉,依著宮里的規矩,該怎么罰她?”

    家有家規,宮廷里面當然也有規矩了。阿吉格不過是選侍的地位,和朱慈烺獨處的時候當然可以仗著受寵放肆一下,但是現在皇后吳三妹、皇貴妃鄭茶姑、貴妃寧香玉和費珍娥、德嬪東莪、賢嬪徐爾霖都在,阿吉格這個選侍照規矩連座都沒有(朱慈烺給她賜了座),怎么還能亂說話呢?

    “該打!”寧香玉雖然是貴妃,但卻是最早跟著朱慈烺的“大姐”,向來協助皇后管理后宮,宮人妃嬪違紀犯規,都由她出頭當惡人。

    “那就打吧!”朱慈烺點點頭,又笑著道,“阿吉格,你的問題朕還是可以回答的......三千萬巨資,咱家也不是輕易能拿出來的,不過這筆錢不必一次性掏出來,一次拿出來也花不完,十年湊齊也足夠了,現在不過出個頭期,一百多萬而已,不費什么勁兒的。”

    “哦,妾知道了。”阿吉格撅著小嘴應了一聲,又怯怯的看了一眼板著面孔的寧香玉,自己入宮到現在,盡挨她欺負了,皇上也壞,從來不幫自己說話,真是命苦啊!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