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天刑紀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攻守莫測

感謝:歡度oo國慶、一臺春的月票支持!

…………

暮色四沉。

半空中,三人御風而立。

身后,便是云霧籠罩的凌霄城。

數十里外,環繞著成群的神族弟子。凌亂的殺氣,在呼嘯的寒風中激蕩不絕。

而十余里外,另有三位老者,各自手持法杖,神色戒備。

那是畢節、垓復子、普重子。

三位神族的長老,趁著夜色到來,攜眾攻打凌霄城,卻見某人發動突襲,似乎熟知對方的手段,遂即改變陣勢而轉攻為守。

無咎卻及時喚回了兩位老伙伴。

敵我雙方,隔空對峙。

而無論彼此,均未輕舉妄動,似乎在尋找對手的破綻,或是撲捉出手的時機。

萬圣子與鬼赤,依然疑惑不解。

“你牽制三位神族長老,我與鬼兄突襲敵后,如此戰法頗為高明,且曾屢試不爽,今日緣何作罷?”

“誠如萬兄所言,神族后方雖然人數眾多,卻多為尋常之輩。我二人殺入其中,神族必然大亂。三位長老顧此失彼,凌霄城之圍頓解……”

無咎背著雙手,目視前方。

“你二人倒是殺得痛快,所向無敵。而我面對三位神族長老,則難以取勝,一旦落敗、或陷入混戰,誰敢確保凌霄城不失?”

萬圣子與鬼赤,無從應答。

某人或也有著諸多不足,卻毋容置疑,他如今已替代豐亨子,成了原界的至尊,同時也是兩萬家族修士的依賴所在。倘若他陷入圍攻,或是遭遇不測,只怕沒人能夠帶領原界走出困境。

“公孫無咎,你強闖玉神界,亂我玄鯤郡,搶我雷石,毀我雷罡谷,殺我族人,罪不容赦……”

“今日我八郡趕到此地,只為報仇而來……”

“公孫無咎,與我一戰……”

許是穩住了陣勢,也未遭到突襲,三位神族的長老,竟然在叫陣求戰。

無咎回頭看向凌霄城的方向,又與萬圣子、鬼赤使個眼色,然后抬腳往前,揚聲道:“普重子,你放了原界的三位高人,我便與你較量一番。”

此前的云闕城之戰,普重子祭出的銀鼎,吞噬了三位原界的高人,分別是安川、益冥與葛陽子。如今再次見到這位赤蛟郡的長老,樸采子與沐天元便讓無咎打聽三位家主的安危。

“三位賊人已被我煉化成丹,你若此戰獲勝,我便送你一丸,如何?”

“也罷!而我聽說,三位長老借口報仇,攜族人闖入青龍郡,已惹怒了玉介子。如今他放任你我拼殺,坐收漁翁之利。”

無咎踏空而行,話語沉著。

三位神族的長老,也在緩緩逼近。十萬神族弟子,依舊是環繞在凌霄城的四周而陣勢森嚴。

“什么漁翁之利,一派胡言!”

“哦,愿聞其詳。”

“為免賊人侵擾玉神殿,玉介子忙于加固結界而無暇他顧。此外,他與你交手,遭致輕創,亟待療傷,此處有我八郡足矣!”

“據我所知,事實并非如此。”

“哼,你的謠言來自何人?”

“這個……”

仇家之間的對話,往往是大戰之前的一種試探。言語交鋒之中,各有各的企圖、各有各的用意。

而無咎正想著繼續打探口風,微微一怔。

三位長老已到了千丈之外,遂即左右散開,擺出圍攻的陣勢,并不約而同的舉起了手中的法杖。

此時,夜色已然降臨。

卻見神族弟子突然改變陣勢,直奔凌霄城撲去。混亂的人影、咆哮的吼聲、閃爍的劍光與凌厲的殺氣交織著,頓時使得百里方圓的夜空隨之沸騰起來。

無咎不作遲疑,傳音吩咐——

“老萬、老赤,動手。樸家主、沐家主,堅守凌霄城!”

萬圣子尚在觀望,搖了搖頭,似有不滿,與鬼赤轉身消失在夜空中。

而無咎未及離去,已被畢節與垓復子攔住退路,普重子更是揮動法杖,直奔他迎面撲了過來。

以一敵三,難有勝算。

無咎的身影一閃,飛遁千丈之外。三位神族長老阻攔之際,他已沖入混亂的人群之中,數百道劍光呼嘯而出,頓時血肉橫飛、慘叫聲四起。

普重子與垓復子、畢節,急忙隨后追趕。

便于此時,數百里外突然光芒閃爍、轟鳴陣陣。萬圣子與鬼赤,已趁機沖入神族的聚集之地。而彼處雖有數百萬眾,卻多為晚輩子弟與婦孺老幼,根本抵擋不住兩位天仙高人的瘋狂殺戮。

“畢節長老、垓復子長老……”

普重子回頭觀望,臉色微變。

畢節與垓復子不敢怠慢,飛身往回趕去,只想對付萬圣子與鬼赤,解救受難的族人。

而普重子繼續追趕無咎,怒聲大喊——

“赤蛟郡子弟,與我強攻凌霄城。公孫無咎,休走……”

神族弟子為數眾多,雖然遭到阻擊,傷亡了數百人,卻還是從面八方撲向凌霄城。

而無咎縱然修為高強,也抵擋不住十萬之眾。他沖殺一番之后,閃身失去了蹤影。

普重子追趕正急,察覺不妙,轉身擺脫混亂的人群,便聽身后有人叱呵——

“奪……”

與之瞬間,弓弦炸響,兩道烈焰箭矢,帶著凌厲的殺機咆哮而至。

普重子知道某人的神通強大,也領教過對方的神弓之威,他頭也不回的祭出了手中的法杖,并翻手抓住一尊銀色的圓鼎。

三頭火紅的蛟龍破空而出,一個“喀嚓”撞碎禁制,兩個撞上箭矢,頓然光芒爆閃而轟鳴大作。

“轟、轟——”

普重子趁機轉身,猛然祭出手中的銀鼎。

而偷襲他的某人,再次失去蹤影。下一刻,他又出現在數里之外。

普重子只得抬手一招,兩道銀光盤旋而回。他收起銀鼎,抓著法杖,怒道——

“公孫無咎,與我一戰!”

“哼!”

無咎冷哼道——

“你不是我的對手,待玉介子到來,四大長老齊聚,你我再戰不遲!”

言罷,他丟下一個輕蔑的眼神,轉身揚長而去,卻不忘祭出的數百柄古劍,趁勢沖入攻城的人群中而卷起一道道血雨腥風。

“攻城——”

普重子揮舞法杖,揚聲大吼。而他只是發號施令,卻并未參與攻城。

片刻之后,無咎回到凌霄城。

而凌霄城已被數萬的人影、獸影團團環繞,閃爍的光芒照亮夜空,炸耳的轟鳴聲此起彼伏,肆虐的殺機沸騰不休。

數十位原界的高人守在陣法的穹頂之上,全力抵擋著神族的攻勢。見到無咎返回,樸采子與沐天元匆匆迎了過來。

“神族攻勢兇猛,是否召集城內的地仙弟子助戰?”

“無咎老弟,緣何拋下萬祖師與鬼赤巫老?”

“危急關頭,召集夔龍衛的兄弟們助戰。而老萬與老赤,稍后便將回轉。還請諸位辛苦幾日,我要閉關!”

“此時……閉關?”

“老弟莫非說笑?”

“兩位家主安排人手輪番守城,但有不測,祭出震元珠,足以自保。倘若玉介子現身,我來對付他!”

無咎簡短交代幾句,徑自穿過陣法飛向城內。

樸采子與沐天元面面相覷。

“難道此時不是危急關頭,他卻閉關去了……”

“他并未離開凌霄城,料也無妨。樸兄,你我只管守城……”

攻守之戰正酣,而某位先生卻返回城內閉關。他今晚的舉動,與往日大相徑庭。不過,三位神族長老并未參與攻城,青龍郡的玉介子亦未到來。有了夔龍衛與萬圣子、鬼赤的相助,再有各家的同仇敵愾、齊心協力,這座凌霄之城或許能夠安然無恙。

……

凌霄城內。

頭頂的陣法在閃爍不停,陣陣的轟鳴聲忽遠忽近,使得這座石頭城仿若陷入熔爐的炙烤之中,使人心神焦灼而又惶惶然無所適從。

“龍兄、夫兄,我要閉關一段時日,由高乾在此護法,若非四大長老攻城,不得喚我出關!”

城北方向,有個地勢頗高的院落。院內有個石亭,亭子內外聚集著一群人影。

無咎居中而立,四周站著龍鵲、夫道子、仲權、羌夷、鬼諾、鬼宿等人,還有高乾與他的六位妖族兄弟。

“由我兄弟護法,誰也休想驚擾先生!”

委以重任的高乾,黑臉放光,晃著膀子,胸脯拍得“啪啪”響。

而龍鵲與夫道子等人卻是詫異不已,紛紛出聲——

“眼下閉關,也不合時宜啊?”

“無先生,莫非你貴體有恙?”

“若是如此,我兄弟在此陪護!”

“卻怕沒了先生,凌霄城難以堅守……”

無咎抬手打斷眾人,不容置疑道:“本先生出關之前,還望諸位全力守城。”

言罷,他撩起衣擺走出亭子。

十余丈外,有間石頭屋子。

那是他的住所,也是他即將閉關修煉的地方。

而他剛剛走到屋子的門前,只聽有人出聲道——

“咦,無咎兄弟也有臨陣畏戰的時候?”

玉真人出現在院子里,很是好奇的模樣。

“并非畏戰,閉關歇息而已……”

無咎隨聲分說道。

“各家忙于應戰,凌霄城危在旦夕,而你無咎兄弟,卻要閉關歇息?呵呵……”

玉真人面露譏笑。

“是啊,本人倦了!”

無咎懶得理會,敷衍一句,抬腳走進屋子,“啪”的關閉了屋門。

高乾帶著六位兄弟跑到門前,伸手扯出妖刀,然后瞪著虎眼,兇狠道:“先生閉關,閑人勿擾!”

“呵呵!”

玉真人不以為然的笑了笑,轉身走出院子。

而他離去之時,又不禁回頭一瞥,神色狐疑……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