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農門寡嫂的主母歷程 > 第兩百三十一章 李夫人要


    馬如月都不知道要怎么和錢夫人說起了。

    看來她還真是看好自己。

    “錢夫人、江大少奶奶,你倆在說什么呢,說得這么高興?”李夫人就不明白了,錢夫人這么聰明的人理一個破落戶干什么呢。

    “我們在說這錦繡衣坊的布料高檔做工也好,只是價格有點高。”馬如月連忙打著掩護。

    “一文錢一分貨,我都看過了,這些衣服價格倒是合適的。”李夫人說這話不外乎就是表明自己是內家。

    而且她也用實際行動證實了她的眼光,一共選了四套衣服,馬如月悄悄算了一下,一套二十多兩的話,就是近百兩銀子了。

    女人的錢果然很好賺!

    看來她這個托沒有白當。

    也或許是喜歡,又或者是不愿意被李夫人比下去,錢夫人等幾位也在一邊嘰嘰喳喳的選了選,最后一人選了一套衣裳。

    “其他的都不太適合,有些是顏色太艷,套在我們身上就像是妾室一般,沒得平白落了身份。”錢夫人笑道:“我們年紀大了,不宜選五顏六色的了。”

    “是啊是啊,我看見一套做工還好,就是顏色不喜歡。”

    “嗯,看看,這兩件衣服的顏色和繡花對換一下我絕對會要的。”

    七嘴八舌挑挑選選,七巧全程陪看。

    “諸位夫人說的七巧都記下了。”七巧道:“下一次歡迎您們光臨,一些細節問題我們會注意。為了感謝諸位夫人對我們提出來的建議和意見,請到后院品銘歇歇。”

    后院是馬如月給李巧娘提出來的,就是要做精致一些,上了茶點上糕點,讓這些貴夫人喝點茶聊聊天,放松放松,感覺好下次還來。

    七巧招呼了丫頭將茶點送上來,她親自在旁邊伺候。

    “七姐,東家讓人送來了一個屏風刺繡,讓你抓緊時間安排人裝裱,她要用來做禮物送人年禮的。”正在這時候,八巧拿了刺繡進來喊她。

    “好,你放那兒吧,我會安排的。”七巧點了點頭隨意應聲道。

    這就像是尋常的一個任務,她這安排時間就好。

    “東家再三交待,讓你一定要小心,這可是一幅上上佳品。”八巧道:“這繡娘也是東家找了很久才找到的,她繡的東西可稀罕了。聽說這幅繡就花了很長時間。”

    “也不知道是幅什么繡品?”

    “掌柜的,可否讓我等開開眼?”

    “是啊,看看吧,看看你們東家眼中的精品長什么樣?”

    ……

    “諸位夫人請稍等。”七巧派了兩個丫頭將繡品展開。

    “雙面繡?”

    “好精美!”

    “是啊,刺繡可是心到眼到手到的活,都說畫家是一筆千線,即他們信手一筆,刺繡便是千針萬線。這可謂是一針之巧奪天工!”李夫人唐氏又開始顯擺起來,當然看得出來她也是對這幅繡作持贊賞的態度。

    讓人沒想到的是,唐氏還想要這幅繡品。

    “掌柜的,不知貴東家何在?”唐氏道:“我想請她割愛。”

    “這事兒……?”巧娘有點犯難,八巧送來的時候都說了是東家要送禮的。

    送禮的東西自然是送到最好,可是聽她的口氣是要橫刀了。

    “那請夫人稍待,七巧去去就來。”本著不得罪客人的原則,七巧立即抬腿出門。

    不一會兒,七巧回來了。

    消息倒是好消息,只是價格貴了一些。

    “我們東家說已經定制好了這幅屏風,光是屏風就是兩千兩,這幅屏風畫裝裱出來怎么也得兩千六百兩銀子。就不知道夫人是一起要,還是只要繡品?”七巧暗暗砸舌,聰明如她,一下就猜出來這是東家的坑。

    “如果能在五天之內交貨,屏風和繡品一起要。”唐氏道:“我母親沒別的愛好,就喜歡這些,當做年禮也是極好的。”

    原來是要送回宜安州唐府。

    討好嫡母也舍得下血本啊!

    同時全都覺得有錢人就是不一樣,送個年禮就要上千。

    “夫人如果要得急,那我們只好抓緊時間做了。”七巧道:“我們錦繡衣坊的宗旨就是要讓客人滿意。”

    定錢六百兩銀子,五日之后送貨到李府。

    唐氏果然是土豪掏銀票就像是和大款刷卡一樣爽快。

    馬如月心里也悄悄的算了一筆帳,按著李巧娘給自己的股份,除掉成本,嗯,也能賺不少吧!

    秋氏的繡功果然了得,能入了這些人的眼,也讓李巧娘大賺了一筆,可見之后就不用為她的生計擔憂了。

    第一塊招牌打得很響,錦繡衣坊生意也不愁了。

    馬如月當托的經歷一結束,她還是很感慨有錢真好。

    以前只為了填飽肚子,解決了溫飽現在該是要奔小康了!

    賺錢,對,一定要賺錢!

    馬如月有了目標,回程的時候一路上臉上都是笑臉。

    “你心情很好?”江智遠看了一次又一次,每一次都是笑臉,就不明白有什么事讓她一改往日的冷臉。

    “對,我心情很好。”姐高興:“過了年姨娘的事就要解決,你給江麗遠說沒有?”

    “還沒有,我不知道要怎么開口。”江智遠道:“還有景遠那里……”

    “看來我少不得要做一個惡人了。”馬如月想實在不行就由著自己隨便找一個借口打發了秋氏出去。

    “惡人我做最為合適。”江智遠卻是將這份差事搶了過去:“你安排好了嗎,要不過年前我就發作?”

    這事兒要不要給秋氏通個氣兒呢?

    想了想還是算了,假戲真做挺好的。

    馬如月回到江家大壩,就將繡品賣了錢的事告訴了秋氏。

    然后將銀票送到了她的手中。

    “這么多?”秋氏看著銀票嚇住了,然后拿了十兩銀票雙手送給馬如月:“大少奶奶,這是您借婢妾的成本,既然能賣了錢,那成本就還您了,謝謝大少奶奶的支持。”

    也是啊,自己還將這一茬給忘記了。

    看來自己天生就不是做生意的料,連本帶利都給秋氏了,那不虧死自己了嗎?

    馬如月接過了成本,還是將余下的錢遞給了秋氏。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