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生香江1981 > 第28章炸金花
    “呃”聞言,有些不明所以得何賭王下意識順著霍鷹東的視線望去,剛巧見到自家女兒緊挨在楊辰身邊,一點也不知道避諱,臉色頓時一僵。

    好一會兒,才轉過頭來,見到霍鷹東一副看笑話的樣子,何賭王哼哼道:“就怕他沒那個本事。”

    見何賭王嘴硬,霍鷹東不以為意道:“那可不好準,你看看雨菲那丫頭,跟著那小子在外面吃了那么久的苦,硬是不回家看一下,搞的老薛每次見到我都忍不住唉聲嘆氣…”

    聞言,何賭王臉色雖然依舊沒什么變化,但心里卻對楊辰起了一絲警惕。

    先不說別的,就沖楊辰那副樣貌,就足以讓任何女人下意識心動。

    作為從楊辰那個年齡過來的人,再來上何賭王年輕的時候,也是英俊瀟灑,多才多藝。

    他十分清楚,像楊辰那樣的男人對自己女兒那個年紀的小女生有多么大的吸引力。

    要是楊辰不主動招惹自家女兒倒也罷了,可對方一旦動了什么歪心思,憑著對方能夠將薛雨菲哪個未婚妻迷的死死的,就不難想象自己女兒會如何了。

    想到這點,何賭王心里已經開始琢磨是不是找個時間給自己女兒提個醒。

    畢竟,楊辰的身份擺在哪里,頭上薛家女婿的光環,更是路人皆知。

    一旦自己女兒陷進去,傳出搶別人男人的事情,那他這張老臉就真的沒處擱了。

    見何洪燊不說話,霍鷹東生怕對方借此找機會給小家伙使絆子,于是連忙道:“放心,我看那小子也是個聰明人,要是沒本事,絕對不會招惹你女兒。”

    “額”何洪燊一聽這話,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沒本事就不會招惹我女兒,要是有本事就不一定嘍?’

    ……

    另一邊,楊辰帶著薛雨菲和何朝瓊正饒有興致的看著賭桌上賭斗的四人。

    整個賭桌上,楊辰也就認識一人,余下的一個小鬼子,兩個洋鬼子,他是兩眼一抹黑,一概不認識。

    就在四人玩了一圈后,那個楊辰認識的老頭突然轉過頭來看向他,隨即對他招了招手:“小子,過來一下。”

    “摁?”楊辰左右看了看,見自己身邊除了薛雨菲就是何朝瓊,身邊再無其他人,繼而看向老者,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一臉詢問之色。

    “對,就是你,趕緊過來。”老頭見楊辰左顧右盼的,又再次點了點頭,招了招手。

    見此,楊辰連忙上前尊敬對老者彎了彎腰:“葉老,你老找小子有事?”

    老頭看向楊辰笑瞇瞇道:“小子,不錯嘛,竟然認識我。”

    “葉老說的哪里話,你老人家的大名,莫說小子,即便大街上隨便找一個人,那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知。”

    楊辰這話雖然有些拍馬屁的嫌疑,但是說的卻是大實話。

    這時候,這位大佬正跟何賭王因為賽車和賭場的事,殺的難解難分,鬧的整個香江與濠江兩地,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沒錯,眼前的這位老頭不是別人,正是在后世有著賭王,賭圣之稱葉漢。

    1961年,葉漢與何洪燊、霍鷹東,葉德立等人成功投得澳門博彩業專營權,一代賭王正式崛起。

    相比何賭王哪位從來不參與賭博的賭王,這位葉賭王才是真正的一代名副其實的賭王。

    葉漢從小精通賭術,而且每每逢賭必贏。

    早年,他的父親不喜他嗜賭如命,認為那是不務正業,這輩子算是廢了,甚至放棄了對他的培養。

    殊不知,葉漢精賭嗜賭,后來更是通過賭這個字,成為了人人仰望的一代賭王。

    相比何賭王的風流史,這位葉賭王更是不遑多讓,甚至可以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對于這樣一位人物,雖然楊辰清楚再過不久,也就是明年這位大佬會被徹底趕出澳門旅游娛樂有限公司,被迫將手上的股份轉讓出去,但這并不影響楊辰對這位大佬的敬仰。

    要知道這位大佬即便是到了晚年,隨便弄出來個賭船,就將何賭王弄得焦頭爛額。

    這樣一位堪稱傳奇的人物,想不讓人佩服都不行。

    雖然對楊辰的馬屁很受用,但葉漢還是不滿意的斥問道:“小子,我看起來很老嗎?”

    楊辰眨了眨眼睛,瞄了一眼葉漢身邊頻頻對他拋媚眼的兩位美女,認真回道:“你老,老當益壯。”

    聞言,葉漢搖了搖頭,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指著自己坐過的椅子道:“去,替我玩兩把,讓我老人家休息一下。”

    不待楊辰回應,葉漢便轉頭看向薛雨菲和何朝瓊道:“薛丫頭,何丫頭,你們兩個怎么回事,見到我這個老人家,也不知道主動上來打招呼,真是沒禮貌。”

    見葉漢一副老小孩模樣,兩女相互對視了一眼,苦笑著道:“葉伯(葉伯)”。

    見兩女帶著不情愿的表情,葉漢擺了擺手,毫不在意,坐在一旁由手下搬過來的老板椅上,任由身邊的兩位美女伺候著。

    瞇著眼,葉漢見楊辰遲遲沒動靜,便道:“小子,放心大膽的玩,贏了算你的,輸了算我的。”

    見葉漢鐵了心的要自己上賭桌,楊辰雙手一攤:“那什么,這玩意我不會。”

    葉漢聞言,睜眼瞪著楊辰道:“不會?你小子別告訴我,就會聽骰?”

    “呃”聞言,楊辰馬上就明白了自己的底細,對方恐怕早就摸清楚了。

    想想也是,不管怎么說,如今這位葉賭王還是賭場的股東,手底下徒子徒孫遍布賭場,他那點事恐怕還沒有進這個廳,對方就已經知道了。

    于是,便開口道:“倒也不是只會聽骰,我還會一樣,炸金花。”

    “炸金花?”聞言,葉漢一愣,隨即從椅子上起來。

    “咦,就是所謂的富貴三寶。”楊辰解釋道。

    聞言,葉漢白了其一眼,原本他還以為是啥新玩法,感情是這樣玩意,一下子提起來的興趣,又瞬間消失了。

    擺了擺手道:“你自己問他們吧,他們要是愿意,就繼續玩,不愿意就散了。這個點,老頭子我差不多也該去吃宵夜了。”

    ————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