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生香江1981 > 第62章丟一個瓜
    對于這種不差錢又有深厚背景家世的歌手,即便是寶麗金這樣的大公司也很頭疼。

    因為像楊辰這類人,他們出唱片,并非是為了單純的賺錢,更多時候只是為了一時興趣。

    而像楊辰這種自身極具才華,又能唱歌,又能自行填詞作曲的牛人,沈昀是很少遇到,現在遇到了,自然也不想就這樣錯過。

    楊辰不愿意簽約,即便強求簽約,最后也有可能引發矛盾,讓公司頭疼。

    與其這樣還不如不簽約。

    合約,這對于普通歌手或許是一種約束,但是對于像楊辰這種公子哥,有時候還真不能拿合約說事。

    任性不是后世的富二代專屬,這在任何一個時代的富二代身上都具備。

    雖然楊辰不是富二代,但是以前身從小在薛家養尊處優,沒吃過什么苦的大少爺。

    從前身離開薛家的時候,所做的一系列事情,無一不是任性的表現。

    不愿意屈從于現實,只顧自己高興和感受,這就是任性。

    對于這種人,你拿合約來威脅他,他能當場給你掀桌子。

    你信不信?

    要說封殺人家吧,家世厲害一點的,人家直接砸錢把合約解了,不在你這待了。

    又或者干脆不玩了,反正也就是一腦子發熱,一時興起的興趣,一旦被公司搞煩了,直接就不玩了,公司能拿這樣的人怎么辦?

    難道憑借一紙合約,還能讓對方坐牢不成?

    這又不是啥大事情,就跟勞動合同一樣,員工不愿意在你這干了,想跳槽,又或者家里有錢,不愿意繼續工作了。

    出現這種情況,作為公司一方,還能硬逼著對方,強制要求對方工作不成?

    所以,在對待楊辰這件事情上,沈昀想了無數種辦法。

    可唯一沒有想過的,那就是拿合約約束對方。

    因為他知道,那玩意根本沒啥用處,基本等同于白紙一張。

    除非他能讓楊辰填上一個億的違約金,否則壓根不管用。

    可一個億的違約金,這種天價違約金,在八十年代,可能嗎?

    僅僅只是在法律上,就站不住腳。

    這年頭一個歌手或者演員,他們一輩子能賺到一個億嗎?

    很明顯是不可能的。

    這又不是幾十年后的二十一世紀,隨便一個當紅明星,他們隨隨便便都能身價億萬。

    收入和天價違約金不成比例,合約就不可能生效,即便簽了約,對方也可以跟公司打官司。

    這樣一來,鬧翻了對大家都不好看,無論對公司還是藝人雙方都會產生極大的負面影響,有些得不償失。

    ……

    次日上午,楊辰帶著早早趕到薛家的何朝瓊,朝著寶麗金分公司而去。

    原本薛雨菲也想跟著去的,只不過昨天薛父剛任命她為薛氏制業的總經理,薛氏制業正式進入整合階段。

    這個時候,薛雨菲這個總經理兼改革第一人,哪能隨便請假,只能等楊辰錄制好專輯,到時候在聽個夠。

    而何朝瓊則是因為昨晚打電話楊辰提及了一下,便死活要跟楊辰一起去寶麗金錄制專輯。

    聽到楊辰還準備錄制一張純音樂專輯,何朝瓊靠在楊辰懷里開口問道:“阿辰,其他幾首鋼琴曲想好了嗎?”

    “已經想好了,不過有幾首恐怕很難一天完成。”

    聞言,何朝瓊眨了眨眼睛:“你不會是想把李斯特的幾首高難度鋼琴曲,全部錄制到你的專輯里面吧?”

    “有問題嗎?”

    話說,李斯特大神據此不知道離世多久了,他錄制幾首鋼琴曲,賺點外快應該不成問題吧?

    大不了等專輯賣了,老老實實交點稅,至于其他,總不能讓他買點東西給哪位老人家寄過去吧。

    雖然楊辰自重生以后,對那些神神鬼鬼的心懷莫名的敬意,但問題是兩個不同國家的人,他也不知道哪位大神喜歡吃啥啊。

    話說冥幣這玩意也是咱們老祖宗流傳下來的,就是不知道西方地府收不收,要是收的話,逢年過節的時候,他倒是不介意代替前身給哪位大神燒兩張票票。

    至于為什么替前身,而不是他自己,呃…各位自己猜去。

    沒過多久,楊辰一行人就到了寶麗金公司門口。

    一行四輛車,出行十幾個保鏢跟在身邊,這讓楊辰和何朝兩人剛一下車,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對此,楊辰并不是很在意。

    相比別人的目光,他更在意自己的安全問題,雖然他現在還沒有多大名氣,但是天降橫禍這種事情一向是無處不在。

    再則這里又不是后世號稱世界最安全的國內,八十年代的香江,社團這玩意可是無處不在的。

    也許你到街邊吃個飯,買瓶水就能遇到社團分子,雖說香江的社團跟小鬼子的黑社會是一個性質。

    一般情況下,不會無聊到隨便打打殺殺,欺負老百姓。

    但任何一個行業,都不缺乏老鼠屎,鬼知道什么時候一個不注意,就著了別人的道。

    與其事發之后再后悔,還不如早早的防備起來,只要習慣了,也就沒所謂了。

    楊辰讓陳愛國等人跟著,是他自己要求的,但何朝瓊身邊的保鏢,則是賭王安排的。

    這個時候濠江兩大賭王爭斗正處于白熱化階段,雖然賭王不認為葉漢會壞規矩。

    但事情不到最后,誰又能說的準?

    再有就是萬一何賭王的仇家借著他分心,對付他的兒女怎么辦?

    所以,何朝瓊在離開家后,身邊保鏢基本上是二十四小時隨時隨地跟在身邊。

    “榮仔,你在看什么呢?”

    大廳前臺,就在楊辰和何朝瓊兩人跟著沈昀上樓后,一名頭上戴著帽子,臉上戴著口罩,身上包裹的嚴嚴實實,全副武裝的女人,拍了拍正在凝神的男子。

    “麗君姐,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后世被無數人追捧的哥哥張國容,而女的則是無數男人心目中的女神鄧儷君。

    這個時候,在經過假護照風波,重新復出,鄧儷君此時差不多快要達到她人生中最高點了。

    ————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