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生香江1981 > 第152章淪陷《求訂閱》
    “你快放開”

    陳鈺蓮低聲輕斥道,眼睛里隱隱泛著一層水霧,好似下一刻就會凝聚在一起,滴落下來。

    見陳鈺蓮這樣,楊辰手上動作更加大膽了,很是認真道:“不放,你不答應我,我打死也不放。”

    “再過一段時間,我就去接手麗的電視臺了,我已經想好了兩部大劇,準備拿它們來繼續打壓無線電視臺。

    而那兩部劇的女主角,蓮妹你是最合適的,你要是不答應,我到時候上哪找人去。”

    面對楊辰無賴嘴臉,陳鈺蓮有些欲哭無淚,沒好氣道:“你這個無賴,這跟我有什么關系,你硬扯上我做什么。”

    被陳鈺蓮指著臭罵,楊辰也不在意,決定將無賴進行到底。

    “反正我不管,現在六叔已經入駐無線,我也很快會入駐麗的,兩邊新東家角力,我可不能在這上面輸了。”

    楊辰一邊說著,身體一邊朝陳鈺蓮靠近,一進一退,陳鈺蓮很快就被逼到了角落,進退無路。

    被楊辰逼到死角,陳鈺蓮氣的不行,于是,諷刺道:“就你還想跟六叔角力,他老人家一根手指頭就能捏死你,你別到時候自己輸了,還連累我。”

    楊辰一臉不屑道:“切,掉了牙的老虎,體型再大,它也不會是豺狼的對手。

    年輕時候的六叔,我或許會敬他三分,現在嘛,六叔他已經老了,而身邊哪位方小姐,對外不行,對內才是行家。”

    說著,楊辰不由伸手捏住已經沒力氣掙扎的陳鈺蓮的下巴,輕輕抬起,淡笑道:“這場戰爭,我不會輸,我只會贏,有我在,你也只會贏。”

    “就算萬一輸了,大不了我養你,你怕什么。”

    看著近在咫尺,時而霸道,時而溫柔的楊辰,陳鈺蓮不知不覺間,竟然癡了。

    外表冰冷的她,其實內心比任何人都要倔強堅強。

    一般男人,想要掌控她,要是性格不霸道一點,根本壓服不住。

    當初她與發哥在一起的時候,發哥還是一個沒有人氣的小生,換電影里的說法,那就是一個路人甲。

    兩人從一開始人設,就是典型的女強男弱,這種模式持續了很久,一直到現在發哥逐漸有了名氣,兩人之間的矛盾,才越來越明顯。

    舉個例子

    當時的發哥,就好比一個剛出大學校門的大學生。

    出了大學,進入社會,來到一家大公司,在工作期間,看上了一位公司里很有潛力的女主管。

    而那名女主管在與大學生接觸的過程中,也逐漸喜歡上了這位很有上進心的大學生。

    于是,兩人一拍即合,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下,好上了。

    緊接著,為了幫助大學生博得上司的好感,女主管竭盡全力付出。

    為了她所謂的愛情,主動忽略自己,一心想著幫自己的心上人博取高位。

    隨著時間慢慢流逝,男人的事業逐漸起步,職位越升越高,開始與女主管平齊,甚至因為女主管長時間不上進,有了超過女主管的苗頭。

    兩人地位反轉,大學生開始有了與女主管平等對話的資格,于是乎,他開始在一些地方,對女主管指手畫腳。

    一直習慣了占據主動的女主管,那里接受的了這些,就算為了愛情,她勉為其難的接受了男人給他規定的一些限制。

    但隨著男人進一步得寸進尺,女主管受不了,于是,兩人開始有了爭執,矛盾。

    而最讓女主管不能接受的是大學生的父母,因為大學生的父母不接受女主管,這讓已經有了退隱心思的女主管,變得無路可退。

    此時的陳鈺蓮想要放棄一切,一心想跟發哥好,想嫁給發哥。

    然而,發哥卻因為事業,因為父母的反對,一直推脫,讓她失望不已。

    感情與事業雙重打擊,讓一向堅強的她,變得脆弱不堪。

    大家想必都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越強大的人,他們往往越是難以承受失敗的打擊。

    歷史上,楚漢相爭,劉邦失敗了無數次,但最終還是贏得了勝利。

    而一向無人可敵的霸王項羽,在經受一次失敗之后,就輸的一無所有。

    漸漸地,陳鈺蓮突然發現身邊的肩膀,竟然讓她如此的心安,楊辰的霸道,讓她沒有一絲抵抗的力氣。

    “唔”

    見到陳鈺蓮那雙迷離眼神,楊辰那里還忍得住,低頭直接吻了上去,將她整個人抱入懷中。

    良久,熱吻過后。

    陳鈺蓮臉紅耳赤,羞愧的不敢與楊辰對視,低著頭,將自己的俏臉埋進楊辰懷里。

    不露面,也不肯說話。

    玉人在懷,楊辰不禁咧嘴笑了,抬頭看向前排后視鏡,給前排的陳愛國使了個眼神。

    陳愛國跟了楊辰那么久,那里不清楚他的意思。

    于是乎,車頭一轉,車子順勢開向了別的地方。

    同時,陳愛國一只手伸向窗外,給后面跟著的車輛,打了個手勢。

    很快,后面幾輛車越開越慢,與前面楊辰坐的車,隔了很長一段距離。

    伸手將車頂后排與前排的隔離板拉下,楊辰這才拍了拍懷里的陳鈺蓮。

    有了遮擋,陳鈺蓮心里好受了不少,不過心里還是羞愧不已。

    特別是當她看到楊辰哪張笑臉,陳鈺蓮就更加覺得對不起自己的男朋友,心里有氣的她,不由將手伸到楊辰腰間。

    也不知道她哪來的力氣,楊辰被她這么猛地一下,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齜牙咧嘴道:“蓮妹,你這是謀殺親夫啊?”

    “呸,你那里是什么親夫,你明明是,是”

    最后‘奸夫’兩個字,陳鈺蓮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

    于是,狠狠的瞪了楊辰一眼,撇過頭,不去看楊辰,獨自一個人生悶氣。

    見狀,楊辰連忙妥協道:“不是就不是吧,蓮妹你別生氣,氣大傷身,你要是不高興,就打我出出氣。”

    見陳鈺蓮依舊不理自己,楊辰繼續道:“那什么,蓮妹你現在想好了沒有,愿不愿意離開無線,到麗的電視臺工作?”

    陳鈺蓮聞言,轉過頭來,氣鼓鼓道:“我已經想好了,不去,死都不去。”

    ————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