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生香江1981 > 第154章下狠手《求訂閱》
    其他人先不說,就說她現在的老板,邵六叔身邊不也有一位方小姐陪伴嗎?

    有錢的男人如此,沒錢的男人也同樣如此,社會風氣就是這樣,根本由不得女人改變。

    相比其他人,楊辰這種毫不掩飾的做法,雖然厚顏無恥了些,倒也算的上真小人,而非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現在她多少有些理解,像薛雨菲與何朝瓊這樣兩位出身名門的大小姐,為什么愿意和睦相處了。

    除了楊辰過人的才華,恐怕也跟對方的性格有一定關系。

    女人最怕的不是男人花心偷嘴,因為所有女人心里其實都明白,想要男人不花心,除非地球上的生物都死絕了。

    連古代不能人道的太監,都有對食一說,更何況一個正常男人,一個如此優秀的男人。

    女人最怕的是男人欺騙她們,她們所有真心付出,最后換來的是男人們的謊話連篇。

    以至于,最后女人們都不知道自己還應不應該相信自己的男人。

    不同于女人愛一個人,會死心塌地的愛對方,男人往往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身體和大腦兩種思維。

    要是女人一開始就知道這個男人有偷嘴的習慣,她們往往會有心里準備,只要男人們肯承認,她們也不會去胡思亂想。

    正所謂,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在感情這個問題上,男人一旦被自己女人懷疑了,如果不能改掉偷嘴的毛病,最好還是老實交代,以求寬大處理。

    女人對男人的信賴,不是一天兩天建立起來的。

    疑心病,誰都會有。

    一個謊言,需要無數個謊言來彌補,而你的一個個謊言,會讓敏感的女人們一點點打擊她對你得信賴,直到她再也不相信你了,那么你說的再多,再后悔也沒有用了。

    感情取決于男女雙方對彼此的信任,沒有了信任,又談何廝守一生,相伴終老。

    過了好一會兒,陳鈺蓮看了一眼窗外,輕聲道:“辰哥,我們回去吧。”

    “蓮妹”見狀,楊辰開口想說什么,卻被陳鈺蓮伸手捂住了嘴巴。

    “辰哥,給我一點時間好嗎?我們這樣太快了,我腦子現在有些亂,別逼我好嗎?”

    見陳鈺蓮那張倔強的臉,楊辰知道自己不能再逼迫她了。

    于是,點了點頭道:“那好吧,不過有一件事,你得先答應我。”

    陳鈺蓮自然清楚楊辰所指的是什么事,不由擔心道:“辰哥,你真的要跟六叔他對著干嗎?”

    見陳鈺蓮一臉擔心的模樣,楊辰握著她的玉手,沉聲道:“蓮妹,這不是我要跟六叔他老人家對著干,而是麗的和無線的關系,讓我別無選擇。”

    “就算我尊重他老人家,但六叔他愿意讓我一個小輩壓在他頭上嗎?”

    “這種事情你別管,因為你管不了,你只要乖乖聽話,做好準備,等我正式接手麗的電視臺的時候,過來我這邊,聽我的安排就行了。”

    “明白嗎?”

    見陳鈺蓮嘟著小嘴不說話,楊辰捏了捏她的玉手,“怎么不說話,是不是不愿意?”

    陳鈺蓮努了努嘴道:“我現在懷疑,你是不是因為想挖我去麗的電視臺,所以才這樣子對我的。”

    不知不覺間,陳鈺蓮已經開始在意自己在楊辰心里的地位。

    換句話說,她現在想知道楊辰這樣對自己,到底是因為喜歡她,還是僅僅只是因為想將她挖到麗的電視臺。

    要是前者,接下來她會面臨選擇,面臨無數糾結,但心里多少會有一份甜蜜。

    要是后者,她或許不用在繼續糾結,不用在發哥與楊辰之間做選擇,但哪種近乎于欺騙,會讓她覺得自己非常的不堪,后悔自己被楊辰輕而易舉,就動搖她對發哥的感情。

    看著眼前這個外表柔弱,內心無比堅強的女人,這一刻竟然連對視自己的勇氣都沒有。

    楊辰再次確定,此時的陳鈺蓮真的很脆弱,而且是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相信很多看過金庸武俠劇的男人,都或多或少會有小龍女情節,同樣的,楊辰也有。

    陳鈺蓮,李渃彤,劉一菲,這三個將小龍女飾演到極致的三位女神,相信很多男人都對其或多或少對其心存念想。

    先前楊辰之所以沒有生出哪種想法,完全是因為他覺得自己沒辦法搞定這個女人。

    外表越柔弱,內心卻極度堅強的女人,幾乎是所有優秀男人的惡夢。

    以前沒機會,現在機會就擺在眼前,雖然不清楚結果究竟會如何,但楊辰又怎么會錯過。

    楊辰沒有回答,只是將其反轉過來,一巴掌狠狠的打了下去,不等陳鈺蓮叫痛。

    楊辰板著一張臉道:“以后再有這樣的懷疑,小心我打爛你屁股,聽到沒有?”

    陳鈺蓮聞言,又羞又氣,臉紅的好似要滴血一般,緊咬著牙齦,不讓自己哭出來。

    見陳鈺蓮不回應自己,楊辰知道這個女人最后的堅持,還遠遠沒有被自己打碎。

    于是,也不廢話,手掌再次抬起,下手一次比一次狠,沒有一絲憐憫和留手。

    這波動靜有點大,以至于前排的陳愛國和李興華兩人也是面面相覷。

    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楊辰對女人狠起來,竟然會這么狠,竟然真的下的去手。

    兩人對視一眼后,均搖頭默言不語,自動屏蔽自己的聽覺,不再去管這些閑事。

    人不風流枉少年,誰沒有年輕過?

    他們以前不也是如此,只不過相比起楊辰,他們自然是差遠了。

    過了許久,直到陳鈺蓮再也忍不住,哭出聲來求饒,楊辰才終于停了下來。

    看著趴在自己腿上,哭的梨花帶雨的女神,楊辰狠了狠心腸,一言不發的板著臉,也不安慰,就這樣冷冷的看著她。

    而陳鈺蓮也從最開始委屈痛哭,憤恨楊辰狠心,到最后只敢小聲抽泣和害怕。

    剛剛楊辰是真的下了狠手,即便她穿著比較厚實的牛仔褲,一頓巴掌下來,也是火辣辣的疼。

    車里的氣氛很沉悶,楊辰越是冷著臉不說話,陳鈺蓮心里越是忐忑。

    ————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