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生香江1981 > 第224章趙家困境
    現如今,他已經深深的感受到了,華光集團所要面臨的危機。

    特別是之前的銀行貸款,每個月光是利息,就能把趙家船隊每月的收益吞噬的干干凈凈。

    這個時候,趙船王那里還得了自己的面子,在銀行不愿意繼續提供貸款的情況下,趙船王自然也就只能跟曾經相熟的人借錢了。

    而趙船王之所以會求到薛父這里來,也與這段時間薛氏制業的大動作不斷有關系。

    要說在這之前,趙船王即便真的缺錢,也不可能求到薛父這里來。

    畢竟趙家需要的借款,不是一百萬一千萬這種小數字,憑著之前薛父手上只有一家勉強才能糊口的制衣廠,對方也看不上眼。

    趙船王之所以找上薛父,與其說找薛父幫忙,還不如說是想借薛父的手,找楊辰尋求幫忙。

    作為四大船王的趙叢衍,即使現在面臨了困境,但趙家幾十年積累起來的能量,還是不容小覷的。

    楊辰的事,趙船王雖然不可能掌握的一清二楚,但多多少少還是能夠探到七八分底細。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趙船王才會厚著臉皮找到薛父,想要薛父看在以前的交情上,多少幫襯一下。

    聽完薛父將趙船王找上門的過程詳細敘述出來后,楊辰不禁笑問道:“伯父當時答沒答應趙船王?”

    薛父老臉微紅,顯得有些不好意思,他不是傻瓜,自然明白趙船王找上他,并非真的求他幫忙。

    雖然有些尷尬,但薛父還是苦笑道:“這個,伯父我倒是想答應,只不過我怕趙船王他看不上你伯父手上那點錢。”

    雖然楊辰之前往薛氏制業注資了一億港幣,但是這些錢早已經用在了更新設備等花銷上面。

    余下的,也沒剩下多少了。

    即使剩下的一部分,也不是薛父一個人的,雖然他即便用了,相信楊辰也不會多說什么。

    但是身為伯父兼老丈人,薛父又怎么好意思挪用楊辰的錢,占自家女婿的便宜。

    見到薛父尷尬樣子,楊辰自然不能讓眼前這位待自己如親子的伯父為難,于是,開口道:“既然趙船王對伯父你有恩,人家現在有困難了,我們也不能干看著,這人情該還,還是要還的。”

    “這樣吧,伯父你明天幫我約一下趙船王他老人家,到時候我跟他老人家好好談談。”

    “阿辰你”聞言,薛父不禁一愣,隨即又忍不住感慨。

    薛父自然清楚楊辰為什么要約趙船王,很明顯是看出了他這個伯父的為難,不想讓自己這個伯父在外人面前折了面子。

    都說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這人越老,有時候心腸也就越軟。

    楊辰一邊扒飯,一邊笑道:“伯父放心,我可不是白幫他們的忙,沒有好處的事情我可不干。”

    聽到楊辰這么說,薛父與薛雨菲母女倆相互對視了一眼,面面相覷,有心想要詢問一下,不過一想到楊辰主動將事情攬了下來,薛父就沒話說了。

    為了避免自己說多了,楊辰在上面吃虧,薛父決定還是不要在繼續參合里面的事為妙。

    對于船運行業的危機,他早前已經從霍大亨那里了解過了,今天要不是趙船王親自找上門,楊辰又主動問起,他也不打算說出來給楊辰添麻煩。

    要說楊辰單單只為了給薛父還人情,就約見趙船王,幫對方的忙。

    也不盡然

    楊辰一向屬于哪種無利不起早的人,交情歸交情,生意歸生意。

    而楊辰讓薛父幫自己約見趙船王,其實就是想跟對方做筆生意。

    要說楊辰對哪位從沒有見過面的趙船王是真心不熟,即便是前身亦是如此。

    不過,對方家里哪位名滿香江的花花公子,楊辰前世看香江文的時候,還真有去特意去了解了一下。

    趙船王一共有四子一女,其他兒子及女兒楊辰就不說了,只有哪位號稱香江第一花花公子趙世增,有關他的新聞,真的是令人瞠目結舌。

    趙世增與葉賭王有些相似,他們一個是吃喝玩樂,玩了一輩子。一個是賭博,賭了一輩子。

    具后世報道,這位花花公子曾揚言與他交往過的女人,數量超過了5位數。

    五位數,老天,楊辰當時忍不住掰了掰手指,以每年三百六十五天計算,再以五位數中最低數來算,每天換一個,也要換二十幾年時間。

    這已經不能用牲口來形容了。

    要不是后世已經習慣了聽那些首富吹牛皮,什么沒碰過錢,對錢不感興趣,又或是動不動就定個小目標,臉盲什么的,楊辰說不定就真的相信了。

    雖然這讓人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從側面也反應了,對方的私生活,是真的亂的可以,玩也算玩出了人生巔峰。

    這種人,就算老了兩腿一蹬,也沒什么好遺憾的了。

    感慨完趙公子的風流,楊辰不禁開始琢磨接下來如何從對方老爹手上占點便宜。

    這個時間段,世界船業不景氣,像趙船王手上的船只,就算價格壓的再低,也沒有什么人購買。

    畢竟現在日韓源源不斷有低價新船下水,誰沒事去買用過的舊船。

    想到幾年后,華光集團遭遇財務危機,欠債約幾十億港元,在香江交易所被迫停牌。

    最后要不是趙船王誓保華光集團,一方面出售地產行業非核心業務,另一方面忍痛割愛拍賣數百件古董,兩年賣出3億港元名瓷玉器。

    最后在1986年,華光成功獲得債主批準,展開資產重組,次年恢復在交易所重新掛牌。

    這位四大船王,恐怕真的就成了昨日黃花了。

    楊辰約見趙船王,主要是想從對方手上接手一部分船只,至于用途嘛,自然是為家樂福擴張做準備。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為他幕后的糧油戰略,組建自己的運輸船隊,后世四大糧商每一家都有屬于自己的運輸船隊。

    其目的,為的就是不被人掐住脖子,同時也是為了更好更方便的保證自身隱秘性。

    將來他一旦將家樂福擴張出去,就必須擁有自己的船隊,以此保證貨物及時運輸。

    ————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