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生香江1981 > 第230章趙公子
趙家

一名約莫七旬樣子的老者,靜靜的站立在內院大門口,一雙渾濁的眼睛微瞇著,讓人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面響起一陣車響,很快一個人風風火火闖了進來。

見到等待在門口的老者,趙世增腳步一頓,不禁大感頭疼,“阿伯,你老有什么事,這么著急找我回來?”

趙世增口中的阿伯,原名趙義仁,與趙船王乃是同鄉,早年機緣巧合跟在趙船王身邊,這一待就是幾十年之久。

要說在趙家除了趙叢衍趙船王之外,趙世增最沒辦法的,就是眼前這位老人了。

作為跟在趙船王身邊幾十年的老人,趙義仁在趙家的地位非常的高,特別是趙世增幾位兄弟,對他也是非常的尊敬。

早年趙船王因為忙于工作,對趙世增兄弟三人很少管教,所以趙世增三兄弟小時候多是由老人照看著。

相比自家父親,趙世增心里其實對老人更多一分親近。

不過,礙于老人沒事總喜歡說教他,以至于很多時候他都是盡量躲著老人,以免被對方嘮叨個沒完。

老人嗅了嗅鼻子,聞到趙世增身上那股子酒味,不禁皺了皺眉頭,下意識想要說教對方一番。

可一見趙世增那一臉郁悶的臉,又不由搖了搖頭:“是老爺,老爺讓我打電話給你,叫你回來一趟。”

趙世增聞言,下意識開口問道:“我爸?他回來了?”

“正在書房里,他回來的時候見你又不在家,就讓我通知你回來。

你小心點,這段時間老爺忙著公司的事,焦頭爛額,你不要又沖撞了他。”

語氣中,老人對其也是透著濃濃的關懷。

趙家三子中,要說趙世增能力也不是沒有,但是對方那花花公子的名頭,真的是讓趙家丟盡了顏面。

世人都說富不過三代,第一代辛苦創業,第二代努力守業,第三代則是享業。

依著趙世增的性子,要不是趙船王還有兩個兒子,趙船王也不會一直放任他不管。

當然,放任不管,其實也有點管不了,面對死性難改的兒子,趙船王也是沒有辦法,畢竟船王每天忙于工作,不可能天天花時間盯著自家兒子。

久而久之,船王也就對其放任自流,不再多管了。

趙世增上前扶著老人,開口道:“知道了,阿伯,現在這么晚了,你老就別在這站著了,早點去休息吧。”

如果換了別人,趙世增可沒空聽他嘮叨,不過他知道老人這是在關心他,多少也能聽進去些。

見老人不肯去休息,趙世增只好扶著他朝著書房走去。

咚咚——

“進來吧”

“老爺,少爺回來了。”

趙船王聽了,想到自己哪位操碎了心都沒辦法改變的兒子,忍不住揉了揉太陽穴,“讓他進來吧,你也去休息吧,這邊沒什么事了。”

“爸”

趙世增進來后,打了聲招呼,就默默的低著頭瞅自己的腳趾頭。

以前,每次趙船王看到他,都會先訓斥半小時,才會開始跟他說事,習慣性使然,他也不去反駁什么。

反正在他看來,自家老頭罵累了,自己就會停止。

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兒子,一聲不吭的態度,趙船王更頭疼了。

這段時間因為公司的事,把他煩焦頭爛額,他早前已經警告過自己這個兒子,這段時間不要出去玩樂。

可惜,依舊被當成了耳旁風。

自己前腳出門,對方后腳就跟著出去了,要不是自己詢問了一下,都不知道對方沒在家里。

好在近期香江媒體大眾都在追逐楊辰的新聞,那些閑得沒事干的娛樂媒體,對自家這個兒子也沒了往日的關注。

不然,他不知道又會在那里看到自家兒子鬧出什么花邊新聞,丟趙家的臉。

下意識就想先教育自己兒子一頓,但見他這個樣子,又想到明天的事,趙船王搖了搖頭,把嘴邊的話,又重新收回到了肚子里。

正等待著狂風暴雨的的趙世增,見頭上沒有一點反應,心里不禁感到疑惑。

要說平日里,他只要來到書房,不到一分鐘,就會遭受老頭子狂風暴雨般臭罵。

今天突然一下子安靜了,他反而有些不適應了,心里忍不住有些忐忑。

趙世增抬頭疑惑看了自家老頭一眼,見自家老頭坐在座椅上,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壓根就沒有看他。

“爸,爸…”喊了幾聲也沒有半點回應,趙世增下意識不由脫口而出“老頭子”。

被兒子打斷思路的趙船王,忍不住抬頭狠狠的瞪向一驚一乍的兒子,“干什么?吵什么吵?”

“呃”見狀,趙世增連忙縮著腦袋,一副見到老虎似的,小貓咪模樣。

趙船王用一副恨鐵不成鋼樣子,哼哼道:“明天給我老實在家待著,中午跟我出去一趟,聽到沒有?”

趙世增聞言,疑惑道:“爸,你要帶我去哪?”

要說老頭子一般情況下,基本是不會帶他出門的,畢竟在趙船王心中,趙世增這個兒子只會給他丟臉,哪里會沒事將其帶在身邊。

所以,老頭子的一反常態,讓趙世增忍不住忐忑,總感覺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會降落在他頭上。

“賽馬會”

趙船王知道自己這個兒子的性子,清楚不跟對方說明白,指不定轉身就偷偷溜出家門了。

要說趙船王也不是真的對自己這個兒子失望透頂,如果趙世增能夠低調一點,不那么高調,整天搞出那些花邊新聞,丟趙家人的臉。

其實說到能力,趙世增并不比他那兩個兄弟差,特別是對方的交際能力,更是他那兩位兄弟拍馬也趕不上的。

這一次趙船王約楊辰見面,憑著他的身份,自然不可能折身去跟楊辰那個小娃娃談。

自己這兒子雖然年紀大些,但是卻能跟任何一個人都玩的開,不管老的少的,有錢沒錢,基本上只要跟他接觸的人都能跟他玩在一起。

所以,這次趙船王準備讓自己這個兒子,去幫自己把楊辰拉下水。

現在華光集團最缺的是什么?

無非就是錢和投資者。

在大環境下,船運業務減少,華光集團受到打擊,不被外界投資者看好。

如果這個時候有人大舉投資華光集團,那么事情說不準就能反轉過來。

特別是楊辰現階段在香江的超高人氣,只要對方能夠入股華光集團,消息一旦放出去,說不定立刻就能解了華光集團的危機,重拾投資者的信心。

————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