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流浪之城 > 第三百五十四章 闖禍了,受罰了
    的確是個勁爆的消息,事關大舅哥的幸福,駱有成來了興致。
    “好事啊,說說看。”
    商士隱說:“這事,其實還是先生您促成的。”
    駱有成為了自己和柳瑩的幸福,的確慫恿過大舅哥柳洵去追求林小妖,但林小妖一直不接招,他以為這事黃了。
    駱有成問:“和我有什么關系?”
    “您把小妖的心凍成冰坨坨了,她只能找個人把它化開咯。”
    駱有成一頭霧水。商士隱繼續說:
    “小妖一直在暗戀您,您正眼都懶得瞧她,把她傷透了。”
    “你等等,讓我理一理。”駱有成叫了暫停。
    林小妖從北湖跟到書院,確實是為了駱有成。但駱有成對這個大了自己五六歲的女人根本不來電,幾乎不關注她。林小妖也把自己的情感隱藏地很好,以至于駱有成以為她早就沒了心思。
    商士隱說:“其實她對您的要求很低,只要您看她一眼,她都會開心半天,可您連開心的機會都不給她。”
    駱有成:“呃……”
    他本想開開心心地聽聽大舅哥的八卦,這會兒似乎成了批判會,而且主持者還是忠狗商士隱。商士隱是個高情商的家伙,對自己副手的喜樂全看在眼里,這會兒忍不住為她抱抱不平,哪怕面對的是先生。
    “從漢城回來的前晚,您邀請小豬妹去閑林溫泉城堡,也想到了淡雪驕,卻連看都沒看她一眼。就算您心里沒有她,好歹她也是個功臣不是?”
    駱有成汗顏,坦率地承認:“是我的疏忽。”
    商士隱笑道:“不過這樣也好,您絕情,徹底把她不停掙扎的小火苗澆滅了。你要是給了她希望,反而更殘忍。”
    “怎么說話呢?”駱有成不滿道,“我對她根本沒用過情。”
    “所以我才趁機勸她,找個愛她的人,體會一下被愛的感覺。”
    駱有成贊許道:“你做得很不錯。這事柳妹該知道吧?怎么沒跟我說?”
    “小妖把特工訓練課程里的反追蹤都用上了,柳哥被她訓練得可以到沙塵入職了。”
    約會被搞成特務接頭,駱有成和女巫聽了哈哈大笑。
    “要讓柳哥那塊木頭開花不容易啊,”商士隱幽怨地說,“要教他泡妞,還得幫他準備禮物。這家伙約著會還要給我打電話,問下一步怎么做。我他媽一條終極單身狗,居然成了愛情起搏器。”
    女巫往商士隱身上靠了靠,說道:“死太監,別傷心,我也是終極單身狗,有我陪著你呢。”
    商士隱開心地摟住女巫,“關鍵時刻還是閨蜜靠得住,來,香一個。”
    “嗯……啊……”兩人相互在對方的臉頰上親了口。
    駱有成搖搖頭,身邊就沒個正經人,“別惡心人了,然后呢?”
    “然后柳哥戒煙了,小妖說沒煙味的柳哥味道好聞了。前幾天我把她派去肥城的時候,她還有點不樂意呢。”
    “你可以讓她留下的。”駱有成說。兩人剛剛燃起小火花,強行分開有點殘忍。
    商士隱說:“就要在濃情蜜意的時候把他們拆開,讓他們飽受思念之苦。等小妖回來,沒準干柴烈火,一點就燃。”
    女巫說:“死太監你太壞了,你又沒談過戀愛,你從哪里學來的?”
    商士隱拽拽地說:“在我們盜界,最下乘的是偷物,其次是偷人,最難的是偷心。我爸也算業內宗師級的人物了,但他只偷到了我媽的人,沒偷到我媽的心,這是他一輩子的遺憾。作為他唯一的傳人,我怎么敢懈怠呢?”
    損友女巫挖苦道:“那你可是一步登天了,跳過了中間偷人的環節。也幸好你那東西壞掉了,不然不知道有多少女孩要遭殃呢。”
    商士隱故意扭著身子惡心人:“巫大胃,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我沒有你這樣的閨蜜了。”
    女巫趕緊抱住他撒嬌:“小隱,莎莎錯了,你還是做我的好閨蜜,好不好嘛?”
    駱有成這些天身上的雞皮疙瘩格外地活躍,昨天面對林媽媽,毛孔辛苦了一晚。今天回了書院,不曾想雞皮疙瘩們還得上班。正想說他們兩句,林子里傳來了吵鬧聲。
    八哥輪胎的聲音充斥著濃濃的蜀地口音:“瓜批娃兒,你敢偷我的鳥糧。”
    小女孩的聲音:“可是鳥糧好好吃哦,你有那么多,我再吃一把好不好?”
    輪胎:“哈皮娃兒,你給我放到,放到起。”
    咔嚓咔嚓的咀嚼聲。
    輪胎:“讓你吃,嚼得你娃牙巴痛。”
    “哎呀。”小女孩驚叫一聲,咀嚼聲停止了。
    八哥的詛咒可是要命的,駱有成叫了聲不好,趕緊向林子里跑去。
    小破鳥怒氣未消,繼續道:“肚兒痛。”
    小女孩又痛叫一聲。
    駱有成和女巫相繼發聲:“小破鳥,住嘴。”
    小破鳥沒有理會他們:“心尖尖兒痛。”
    “啊!”小女孩大叫一聲,接著是身體落地的悶響。
    小破鳥輪胎驚惶地大喊:“不好了,喊死人了,救命啊。”
    小女孩夏琦倒在地上,手里抓著一包哥神牌八哥專用糧,手腳微微發顫,胸口起伏得厲害,臉發青發僵。駱有成瞪了一眼輪胎,罵道:
    “臭嘴,回來找你算賬。”
    駱有成抱起小女孩往書院飛去,在路上給閆豐利打了個電話,讓他放下手頭的工作,搶救一個危重病人。駱有成并不確定夏琦的情況算不算危重,但女孩看著就像隨時都會死去。駱有成到麗格格診所時,閆豐利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閆豐利一邊走一邊詢問情況,很快做出了判斷,夏朋一家三口的情況他很了解,原本心肺功能都弱,又被八哥詛咒,心臟病突發。他給小女孩喂了幾滴藥劑,夏琦的癥狀有所緩解。麗格格給她輸液時,夏琦意識已經清醒了。
    駱有成問她為什么要搶八哥的鳥糧,她說以前沒吃過。駱有成讓她以后不要惹小破鳥。
    米豆豆聽說夏琦出事了,匆匆趕了過來,她被嚇得一驚一乍。跟小姑娘處了這么久,有感情了。而且小姑娘是已知的唯一一個父體母體受SDR病毒感染后生下的孩子,金貴得很。她瞪著眼睛對弟弟說:
    “孩子想吃好吃的零嘴,還不去弄點來。”
    “她現在這樣,不適合吃零嘴吧?回頭我讓人送她家里去。”
    “記著啊。”米豆豆不放心地囑咐了一句,寵溺地摸著女孩的頭說,“以后貪嘴了找阿姨,阿姨幫你找好多好吃的。”
    沒多一會兒,女巫領著夏朋和郝琦來了,見孩子沒事,夫妻倆都松了口氣。夏朋說五十升的培養液已經準備好了,放在工廠的大廳里。
    孩子交給父母照顧,駱有成拉著女巫準備離開,米豆豆跟了上來。
    “老弟,那藥丸還有沒有?給我一粒。”
    駱有成手里的藥丸只有一種,從廣旭和托尼的世界“走私”過來的延年益壽膠囊,一共一百粒,已經用了十幾粒。
    “你要給夏琦用?”駱有成問,“老姐,這可是用一粒少一粒的稀罕物,你要靠這個解決培養液的副作用可不現實啊。”
    “我是想讓老閆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復制出來。”
    “那就別想了,我老師說,里面的許多成分在地球上根本不可能合成。”這事是九少爺親口對駱有成說的。
    米豆豆不死心地說:“試都不試怎么知道呢?”
    駱有成說:“膠囊的制造者曾經在地球上實驗過。”
    米豆豆狐疑地望著老弟,過了片刻說:“你有很多故事瞞著姐姐啊。”
    駱有成反駁道:“對這些事你從來沒興趣啊。”
    米豆豆不耐煩地揮揮手說:“你走吧,我再陪陪琦琦。”
    駱有成和女巫返回異能獸駐地,他要好好教訓一下小破鳥。女巫笑著說:
    “有人幫你教訓了。輪胎想畏罪潛逃,速度沒死太監快,這會正遭罪呢。”
    駱有成警覺地問:“士隱有啥目的?”
    女巫說:“讓它戴罪立功唄。”
    商士隱想讓輪胎去肥城,那么女巫作為輪胎的監管人必然也要跟著去。駱有成急忙搖頭:
    “肥城太危險,尤其是那個常院長,三妹你別去了。”
    女巫說:“死太監說了,這次去除了對付常院長,還有大墟定居點的首領,那頭我能出點力。”
    駱有成勉強答應,再三叮囑她要聽從安排,常院長那邊堅決不能插手。女巫爽快地答應了。回到駐扎地,商士隱坐在林間空地上,小破鳥輪胎垂頭喪氣地站在他肩膀上,嘴上纏著一圈膠布。
    商士隱說他已經教訓過輪胎了,作為懲罰,輪胎在雙龍立功得到的兩袋哥神鳥食將被沒收,由商士隱保管,直到它將功贖罪。其次,它還將佩戴兩個月的閉嘴器,只有在進食和需要它嚎叫著戰斗的時候才能取下。
    其實,這事倒不能全怪輪胎。它平時的口糧是價格相對便宜的撩哥牌鳥食,因為立功,得到了兩袋價值上千信用的哥神。小破鳥一直沒舍得吃,那個貪嘴的小女孩居然搶了它的頂級口糧,還吃了兩大把,把它徹底激怒了。
    商士隱把輪胎從肩膀上取下來,戳著它的腦袋說:
    “平時巫大胃太慣著它,無法無天了。讓它長長記性,學會怎么善待朋友。要是不思悔改,刑期加長。”
    小破鳥立即像啄食一樣點著頭。
    女巫大笑道:“看見沒,惡鳥還要惡人磨。”
    商士隱怒道:“巫大胃,友盡。”
    女巫像小鳥一樣蹦跳過去,拽著商士隱的胳膊說:“商公公,友起,友起。”
    駱有成看著他們吵吵鬧鬧,向他們揮揮手說:
    “現在還不到四點,我去漢城東湖,還點債。”
    “那我們也走,這會兒去升平,沒準能在老雷家趕上晚飯。”商士隱一拉女巫,“走啦,晚上咱倆就在梅里地下別墅同居,明早取了藥再回。”
    女巫嘀咕道:“死太監,德行。”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