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巫中仙 > 第五十六章 終結
    卻是陶小吳此時匯聚無數人道氣運,一舉一動,仿佛都代天下萬民發聲。

    所謂天聽自我民聽,天視自我民視!

    這一聲聲匯聚著人道氣運的聲音,震動整個中土天意。

    接著,這些力量就被陶小吳匯聚在巫印之中。

    巫印之下,勾動龍脈!

    原本就已經躁動不安,勉強壓制的地煞之氣,開始爆發出來。

    轟然之間,沖霄而起。

    咔嚓擦,風云變色!

    整個玉靈山上頓時就那么塌陷了下去。

    天崩地裂之中,也就只有陶小吳的聲音還在回響。

    “天運循環,中原氣盛。邦國遷移,動在英豪,成于眾志。

    故杰士奮臂,風云異氣。人心解體,變亂則起!

    天罰成氣,人道自勉。興衰治亂,非只在天,更在于人。

    萬民其自強之!”

    聲音震動數百里,乃至于京城上下都聽得清清楚楚。

    就連深宮之中,早就已經惶恐不安的景人皇帝太后,此刻都聽得清清楚楚,癱軟在地。

    誰都知道,這檄文一出,大景就算完了!

    不說龍脈的事情了,龍脈不過只是天地人三才之中的地力而已。

    而陶小吳的檄文,卻代表了奉天伐罪,是代表了蒼天厭棄景人。

    在中土,不管是誰人統治。

    其實都是代天牧民。

    皇帝乃是天子,天之子,是代表蒼天,原天君臨天下,統管山河的!

    這也是任何一個中土朝代的統治基礎,法理依據。

    此時,隨著陶小吳的檄文,景人統治的法理依據必然將蕩然無存!

    這必定將會讓原本反景的情緒如同烈火燎原一般的爆發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聽到炮響。

    有著太監匆匆忙忙的跑進來,叫道:“不好了,不好了,新編陸軍造反了,開始攻城。”

    “旗兵呢?守城的旗兵呢?快快擋住……”

    “旗兵都逃了……城中的百姓許多也都反了,太后,皇上,咱們大景朝完了……全完了!”

    同一時刻,龍脈傾覆,爆發而出,整個世界的靈氣正在暴漲。

    無數修行者都感覺到了自己的力量正在水漲船高!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這卻是徹底的回光返照了。

    等到這龍脈靈氣揮發干凈,這個世界就將徹底成為物質世界,再沒有任何靈氣存在。

    這也是陶小吳對于那些神祇的報復!

    只是,就算是那些神祇明白這點,卻也已經拿陶小吳無可奈何了!

    ……

    ……

    轟轟轟,一邊是電閃雷鳴,一邊是長虹當空。

    天象反常到了極點!

    似乎就有著一股浩浩蕩蕩的洪流,降臨到了大虞時空之中。

    以至于引發了眼前的一場天象!

    這是隨著陶小吳破碎時空,回到大虞時空,居然將龍脈帶回來了一部分,補充入這方世界之中,以至于元氣激蕩。

    而發生的這一切,就連陶小吳也都沒有想到!

    原本就只打算隨手滅了景人龍脈,隨便自己再得一些好處。

    盡管陶小吳沒有了巫原之火,不可能直接掠奪轉化其他各種能量。

    但是莫要忘記了,陶小吳手中還是有著巫印和玉玦法域的!

    巫印吞吐,玉玦侵吞,趁機將龍脈靈氣吞噬了不少。

    哪怕這個不少,只是龍脈靈氣微不足道的很少部分……

    原本如果不是因為打算報復那些神靈的話,陶小吳還有著想法,慢慢的一點點將景人龍脈給抽取一空。

    但是既然已經和那些神祇反目為仇,陶小吳肯定不能這么干。

    免得那些神祇上門報仇,既然如此,干脆就給那些神祇們來個狠的!

    順便裝個大逼!

    只是陶小吳都沒有想到,自己裝完逼就跑。

    生怕直接跑晚了,又有雷霆天劫劈下來。

    畢竟破壞龍脈,自有天譴!

    然而,陶小吳也都沒有想到,居然隨著自己將玉玦融合,破碎時空而歸來,居然將那龍脈都帶了一部分回來。

    如今在那閃電長虹之下,看著這難得一見的奇景,心中陷入到了難言的奇妙當中!

    至于那個時空副本之中的事情,陶小吳已經管不了了。

    正如同他所說的,天罰成氣,人道自勉。興衰治亂,非只在天,更在于人!

    單憑陶小吳再是強大,頂多也就是起到破壞的作用,或者再加上震懾。

    至于讓那方世界的中土重歸太平,甚至復興強大,卻就非是他所能夠辦到的事情了。

    前途只是在他們自己手中,唯有看他們自己如何選擇了!

    玉玦發出淡淡的光芒,再次融合一塊玉玦之后,整個玉玦法域再次擴張十倍,起碼已經有了千丈的規模。

    并且吞噬了不少龍脈靈氣,這法域之中力量充足,以至于霧氣黏稠濃重的,宛如濕漉漉的小雨一般!

    然而陶小吳卻并無喜色,只是呆呆坐著看著這枚玉玦,一直發呆。

    “玉玦法域難道就只能這樣一直擴大,而不能演化為道場么?”

    法域,道場,靈境,福地……

    法域只是最低一級!

    “是了,道場需要起碼的一條靈脈。沒有靈脈如何演化?

    看來這法域也就只能擴大了……

    也不一定!”

    陶小吳心中沉吟,想起自己當初在伏牛山洞府所看到的洞府的秘密。

    不管是法域,道場,靈境還是福地,其實都屬于陰質。

    不管如何擴張,其實也都還在靈界的范疇之中。

    就如同金敕之下,再怎么修煉,再怎么強大,也都不過只是鬼神。

    但是如果一旦力量轉化為金色,開始有了本質的轉變,由虛化實,又陰化陽,那就是徹底的不同了!

    這法域空間也是一般,想要演化為洞府,并不是擴大多少,有著多少靈氣就可以成了的。

    太典山靈脈絕對不比伏牛山小,伏牛山能夠形成洞府,太典山沒有。

    這其中就說明問題了!

    這就需要代表金木水火土的五方靈物來將虛質的靈境福地,轉化為實則的洞府!

    那么,他陶小吳的玉玦法域能不能也這么做呢?

    身中洞府啊!

    比如用巫火,瓊樹,飛劍這些東西代替西方庚金,南方離火,東方乙木……

    構造玉玦洞府,那又會如何?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