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在火影畫漫畫 > 第七十一章 戰斗的意志
    十張?

    大家對視一眼,有些心動和猶豫,人足有二三十個,只有十張能輪到自己么!

    “不用擔心,我會隨機挑選,當然……今天這位先生肯定能得到一張。”

    赤羽指著最先開口的那名男子說,隨后坐下來。

    畫什么呢?

    他想了一下,干脆畫之前沒畫過的內容,正好練練手。

    很快第一張完成。

    “來,給你。”

    赤羽把完成的這張畫送給之前開口的男子。

    他接過去看了眼后,有些猶豫,過幾秒還是忍不住問:“這也是漫畫里的人物嗎?”

    “不是忍者傳里的,是我打算畫的新漫畫角色,他叫蒙奇·D·路飛。”

    赤羽回答說。

    “蒙奇·D·路飛?好奇怪的名字,畫的風格也差好大。”

    他總覺得畫風很怪,可想到免費……

    算了,也挺好。

    很快,第二張、第三張……

    所有人都很難接受一下子變得迥然不同的畫風,可想到免費,得到海報的人依舊喜滋滋的。

    “好了,下一波海報隨機夾帶在漫畫里,大家可以各憑運氣。”

    赤羽伸了個懶腰。

    沒有海報,圍著的村民很快散去了。

    “少爺,您真要出新漫畫了?”

    “只是預熱。”

    加班加點已經夠累了,最近赤羽沒有畫新漫畫的打算,銷售渠道還沒鋪開,有那閑工夫畫海賊王,不如多更一點火影。

    預熱這些,他實在聽不懂。

    不過這段時間相處,他覺得赤羽多半是不可能近期內發新漫畫。

    嗯……除非少爺有所突破,能同時維持兩個影分身工作。

    赤羽扛著工具回到家,看到鞍馬千明在屋子里給小蘿莉包扎。

    “回來了?”

    “怎么受傷的,沒大事吧。”

    赤羽看到傷口和血液,走過去撿起桌子上的紗布。

    “還不是你爸,教孩子用苦無,結果清月不小心把自己給劃了一刀。”

    佐紀從廚房里探出頭,有些氣惱地說道。

    “是我讓干爸教的。”

    小蘿莉已經初步接受一家子和現在女兒的身份,看到鞍馬千明挨訓,立馬開口說道。

    “咳,這次不小心,我下次會注意……”

    “還有下次?”

    鞍馬佐紀眼睛一瞪,怒氣沖沖的很嚇人。

    “我再也不敢了!”

    鞍馬千明果斷認慫,漩渦清月笑得眼睛瞇起來。

    兩夫妻對視一眼,暗暗松了口氣。

    目睹此景,赤羽輕笑一聲。

    隨后,他看向半透明面板,眼神頓時一凜——漩渦體質的總價格,降了1點。

    這足以證明,漩渦一族的血液可以降低價格。

    但是……

    一一測試下來,他發現下降了1點的是感知能力。

    因為漩渦清月是感知?

    赤羽心底暗嘆了口氣,把紗布放回去。

    就算把漩渦清月的血放干,恐怕也降不了太多積分。

    如果他能得到漩渦水戶的血液,也許能大幅度降低不少積分。

    畢竟漩渦水戶的實力、體質開發程度,都堪稱漩渦一族最強,她的含金量不是漩渦清月可以相比的。

    然而打她主意,還不如琢磨積分來得劃算。

    “現在我手頭已經有四百多積分,接下來還能獲得一些積分,再加上第四冊肯定能湊足一千兌換一種。”

    赤羽把工具放在一邊,然后坐在桌子上琢磨。

    小蘿莉的手包扎好,此刻正靜靜有味地看第二冊——到達木葉后,她對漫畫更感興趣了。

    與她同樣的,還有寄宿在千手一族的孩子們。

    這些漩渦姓的孩子,現在分配到千手一族僅存的幾戶人家之中,不過每天下午,他們都會聚集在漩渦水戶院子里。

    當然……

    不是訓練忍術或者鍛煉體術,而是一群人一起看漫畫。

    比如現在。

    “奶奶,我第二冊也看完了,今天是不是看第三冊?”

    “真南,你看完了但很多孩子還沒看完,所以今天下午還是看第二冊。”

    漩渦水戶溫柔而平靜地說道。

    “可是……”

    “你們是一個團隊,懂嗎?”

    一句話,漩渦真南把后邊的話憋了回去。

    隨后,漫畫書一冊冊發下去,大家靜靜開始看漫畫。

    看了許久,其中一個孩子問道:“婆婆,為什么小櫻成績很好,可戰斗上比鳴人都還不如呢?”

    “對啊,鳴人至少出手嘗試,她卻一直在……”

    有人開了頭,其余人也忍不住吐槽自己對劇情的看法。

    “她的控制能力和理論都很好,不過卻沒有戰斗意志,她甚至不知道為什么而戰斗。”

    漩渦水戶淡淡地解釋。

    “戰斗意志?”

    一群孩子,根本不明白這是什么。他們全都看向漩渦水戶,希望她能解答。

    “人戰斗總有目標,譬如渦潮村的大家,就是為族人為國家而戰斗。”

    漩渦水戶說道。

    “奶奶的意思是,小櫻沒有戰斗的目標嗎?”

    有人若有所思。

    “是啊,她的眼中,大概只有那個小男孩吧。”

    漩渦水戶嘆氣道。

    雖說這是漫畫,不過這樣的情景在忍者中確實存在,而且不在少數。

    “原來是這意思,那……奶奶你呢?”

    “我?”

    漩渦水戶坐在椅子上,臉上浮現緬懷之色。

    “如果有這個機會的話,也許是為漩渦一族、千手一族,也可能是為了木葉。”

    但她很清楚,這可能太小了。

    身為九尾人柱力,她實力很強大,可同樣因為實力過于強大,一旦動身都會遭受其余忍村的注意力。

    “孩子們,你們要變強,可同時你們也要明白自己為什么而戰斗。”

    漩渦水戶正色道,“不要讓負面的東西,影響到自己。”

    漩渦一族的體質毋庸置疑,而到木葉的十個孩子肯定是精挑細選出來的,這些孩子將來肯定能成為忍者,但漩渦一族……

    她心底很沉重,要漩渦一族真遭遇不測,這些孩子中有多少會活在仇恨的陰霾之中。

    “守護家人!”

    “成為強者!”

    “我要跟鳴人一樣,成為火影!”

    “笨蛋,咱們是漩渦一族的。”

    大家又七嘴八舌爭吵起來,漩渦水戶捂嘴笑了笑,心底陰霾一掃而空。

    “好,大家第二冊看完了,現在可以看第三冊了。”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