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衛勤尖兵 > 第476章 尋找彈頭
    476尋找彈頭

    這一天,蘇楊才來到總院門口,口袋里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拿出來一看,卻是林小刀打來的。

    “喂,老林。”蘇楊接通了電話,一貫平靜的聲音里有了幾分波動。

    林小刀現在神神秘秘的,經常見不到人影,有時候想聯系他,打電話直接打不通,手機關機,所以大多的時候,蘇楊都只能被動地等著他打電話過來。

    “老蘇,在哪兒呢?”

    “總院,你呢,你在哪兒?”

    但林小刀只是說:“那你在辦公室等我,一會兒就到。”

    “好!”蘇楊點了點頭。

    他快步走向急診科。

    他剛到辦公室,就見自己的辦公室已經被打開了,里面已經亮著燈。

    他辦公室的鑰匙好多人都有,所以有人打開門在里面,他并不覺得奇怪。

    他走進辦公室看了一眼,才發現是楊曦在里面。

    “老板,你來了!”楊曦看見他來,急忙轉過身來,先是伸出雙手把蘇楊的包接了掛在墻上,隨后幫蘇楊把外衣脫了,拿了白服來給他穿上。

    等到蘇楊來到辦公桌上坐好,一杯熱氣騰騰的綠茶已經泡好擺在桌子上了。

    “老板,你先喝著茶,我去把拖把洗一下。”楊曦說,她剛才在打掃辦公室。

    “好。”蘇楊點了點頭,然后拿出筆記本看了一下,以便對今天的工作做到心中有數。

    他正在看著,啪啪啪的腳步聲響起,蘇楊一聽就知道是林小刀的了,急忙放下書本站了起來。

    “老林!”蘇楊笑著迎了出去。

    “老蘇!”林小刀展開雙臂笑著走了進來。

    兩個人重重抱了一下。

    跟著林小刀來的還有一個人,三十多歲左右,國字臉,小平頭,看起來普普通通,但蘇楊知道,那家伙絕對不是一般人。

    “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同事,你叫他老趙就可以了!”林小刀介紹道。

    “老趙,你好!”蘇楊伸出手。

    “蘇醫生,你好!”那家伙也伸出手和蘇楊握了握。

    一切不出蘇楊所料,剛一接觸,他就感受到了那家伙手掌中心的老繭,非常粗糙,尤其手槍握把那個位置和扣動扳機那個位置的肌肉,老繭都非常厚。

    “這幾天忙什么呢?”蘇楊隨口問了一句。

    “忙你們那個事呸,還能忙什么。”林小刀隨口答了一句。

    我們那個事?

    蘇楊一怔。

    這時,他看見林小刀看著他。

    兩個人的眼神一對,蘇楊剎那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了,很顯然,就是為了那個鉈中毒的患者的事情。

    蘇楊他們這邊查出來了患者的病情,鉈中毒,但這個中毒非常蹊蹺,是誰下的毒,是誰送來的毒源,背后又是哪些人,等等等等,這些都是急需解決的問題,很顯然,那個患者已經不相信他那邊的人了,所以向林小刀他們發出了請求,而林小刀,前幾天就是去處理那邊的事情去了。

    從林小刀的表情來看,那件事的處理應該還是比較順利的,而且收獲應該很大。

    林小刀他們幫對方做了那么多事,那么毫無疑問,對方一定也會給予足夠的回報,這種回報,對林小刀他們的情報工作而言,是跨越式的。

    這種事,按理林小刀是不該向蘇楊透露的,但現在他卻通過這樣的方式說了出來,很顯然,這肯定是上級的意見,是林小刀故意的,不然,這個家伙的嘴可是緊得很的。

    “那么,恭喜你們了!”蘇楊笑著道。

    “同喜同喜!”林小刀笑呵呵地說。

    蘇楊聽了,心中一跳,林小刀這句話里的信息量很大啊,他說同喜,那么他的意思也就是說蘇楊這邊肯定也還有喜訊,只不過現在還沒有傳來而已,看來,上面的領導對那個患者的康復應該是非常在意的,所以才會給蘇楊他們驚喜。

    但蘇楊知道,今天林小刀找自己一定不是只有這點事情,于是,寒暄了一會兒,他就問林小刀道:“你們找我應該還有其他事情吧?”

    嗯。林小刀點了點頭,隨后拍了他旁邊那個家伙一巴掌,那個家伙于是在蘇楊面前坐下,并且很快就把衣服脫了下來。

    林小刀介紹道:“前幾天他受了傷,已經做過手術了,不過沒找到彈頭,那邊的醫生說他身體里不會留存彈頭,而且也拍過胸片了,的確沒有,但我還是不放心,想請你看一眼。”

    蘇楊聽了,這才明白對方的來意,他點了點頭,隨后站起來開始查看那個家伙的傷情。

    那家伙的身上都是傷,前胸,后背,到處都有,雖然不至于密密麻麻,但實話實說,還是讓人感覺觸目驚心。

    蘇楊一一按了按那些陳舊的傷疤,每按一處,他就問一句:“疼不疼?”

    “不疼!”對方咧開嘴回答。

    蘇楊大概地看了一會兒,然后凝神進入診斷狀態,于是,對方在他的視野里頓時變成了一塊又一塊的顏色區塊。

    左臂和右臂都很正常,肺臟也沒什么毛病,但胃部有些淡淡的藍色,蘇楊看了一會兒,說道:“你以后飲食要注意。盡量規律飲食。”

    “好的蘇醫生。”對方笑著回答。

    但蘇楊知道,他其實說了等于白說,作為軍人,哪一個不知道規律飲食的重要,但在外面執行任務的時候又怎么可能由著自己呢!

    他暗暗搖了搖頭,隨后開始查看其對方的傷口。

    當他的目光移動到新鮮傷口處時,視野里出現了一行小字:“一處暫未康復的槍傷傷口。”

    蘇楊仔細查看。

    傷者肋間鎖骨中線內側處見一橢圓形創口,其長軸走向為由內上至外下,背部左肩胛內側距脊柱處見一創口......

    蘇楊根據自己的經驗仔細分析了一下,這個老趙應該是中了多槍,其中有幾槍,子彈穿體而出。

    在國外的醫院檢查時,醫生并未在胸腔的X光透射中發現彈頭,所以篤定地認為老趙不會有什么問題了,但林小刀和蘇楊混過一段時間,聽他講過槍傷,所以他知道槍傷的復雜性。

    蘇楊其實也無法判斷子彈是不是會留存在老趙的身體里,他就是醫術再高明,也做不到,但他有系統,他可以依靠系統,最粗暴的方法就是用實驗體進行尸檢,不過現在,蘇楊用不著那么麻煩了,當他把目光往下移動時,視野里忽然出現了一行小字:“一處并不明顯的傷道。”

    看到那行小字,蘇楊一愣,他知道,老趙的身體里,肯定是有殘存的彈頭了。

    他繼續把目光往下移動,最后發現,那個彈頭已經來到了盆腔,而且位置比較刁鉆,就算打CT,如果經驗不豐富功力不到位,都不一定能夠發現。

    “我懷疑留有至少一個彈頭,得打一個CT確認。”蘇楊看了一會兒,抬起頭對蘇楊和那個老趙說。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