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世蹉跎兮自逍遙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出塞
    蒼茫草原的曠野上,一個黑衣勁裝的人,頭戴一頂竹篾編織的斗笠,斗笠正中掏成一個圓圓的小環,黑色的馬尾辮從孔環中透出,飄逸卻帶著江湖氣息。附近一匹白馬正愜意的啃著青草。

    不遠處一個藍衫另一人正演練著拳法。拳勢緩而不急,卻是收放隨心,仿佛每出一拳都用心雕琢,如同思考的老松,拳拳之間似緩卻又銜接如意,涓涓不息,正是與天山劍法齊名的天山派絕學,小天山拳法。

    “耿兄來得正好!。“黑衣人不再尋機后退,而是調轉身形,反身向二人打去。雙掌連連開合,雷光更見密集。

    拳勢又變,綿軟悠長,仿如撥蕩池塘的水,又如卷起澗邊的風,圓潤流走成太極之勢,自有一種極妙的軌跡,正是太極拳。

    另一手掌含小天星掌力,配合雙腿,疏忽爾來去,一時間只打得那藍衣人左支右拙,不堪招架!

    一卷一收,動如猛虎出籠,卻化詠春寸勁。又步步緊逼,以剛鑿剛,以硬碰硬,拳蕩掌拍,步伐果決前提,卻是八極近身短打!

    勁裝一人目光極是明亮,臉帶興奮。右手食指與拇指放在嘴角,卷成環狀,一個響亮的呼哨響起,白馬便昂起頭來,'希騮騮'一聲叫喊,便跑到一人身邊。

    一人騰身飛起,宛如出海蛟龍,一個旋轉挪移,便穩穩的跨坐在馬背上。腿間一用勁,白馬便轉身朝練拳另一人奔將過去。

    掣出腰間銀質長鞭,鞭梢點直,一招仙人指路便朝眼前另一人橫卷過去。鞭梢時而直如判官筆,時而又如噬人而食的靈蛇吞吐不定。直直鎖定要害與關節穴竅,挪移輾轉。

    另一人大喝一聲:“來得好!“拳勢又變,卻是簡單的太祖長拳,不管靈蛇噬骨,我自雙拳擔山,直直迎著鞭梢而去。

    待得拳鞭相撞瞬間,卻是拳化掌,掌化指,指又勾勒成拳,或橫,或切,或勾,短時間幾種手勢勾起勁風攪和在一起,切、割方向均有不同,卻是七傷拳拳意。

    此時一人鞭招又有變化,仙人指半途縮回,又瞬間前探,仿佛游龍圈圈卷起,在海中鬧騰翻滾。正是夜叉探海,后面又是雙綾鬧海。

    黑衣人臉色更見凝重。各種小變招更見頻繁,只能通過一招招招式變幻間卸去些許余勁。這便是遇到不可力敵之敵時,以多招應對一招的應對之法。

    不過這樣一來更是消耗精力、氣力還有內力,并不可持久。所以正確的應對之計該是三十六計之遠遁之計,逃走為上!當然,逃走之前,應對完勁敵的前三招也是常見,卸其銳氣。否則,精氣神均銳的情況下,逃走也難。

    七傷拳意打在半途空中,化成余波震蕩,瞬息再變,一手手指斜彎雙捏成鶴形,另一只手握半拳勾拐成虎形,從手腕自肩背間,如龍蛇蜿蜒,瞬息間一抖一彈。正是虎鶴雙形配鐵臂通背打法,瞬間及遠的爆發發力。

    正正打在盤來的鞭身上,又一把抓住盤龍七寸。卻是甫發力卻又瞬間放開,任憑銀鞭卷上腰身,再將自己扯上馬背!

    銀鞭卷起藍衣另一人,勾上馬背落于前方,單手摟住腰部,另一手揮舞長鞭,白馬便向草原深處奔去。而此時的黑衣一人,仿佛擄得壓寨夫人的山大王,極是暢快。

    發出銀鈴般歡快的咯咯笑聲!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