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寫網絡小說的那些年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不給
    黃老五圪蹴在大門口,正在一邊抽著煙鍋子,一邊聽著其他幾位村民聊天。

    “我可是聽說了,童瑤的還款名單里面,好多人是黑名單,不會給錢的哦……”

    “是嘛?都有誰啊?”

    “童老三、鐵云家,其他人我就不知道,反正還挺多。”

    “哎呦,不知道我們這些人在不在她的黑名單里面啊……”

    “照我說啊,還不如和王翠娥一樣,把房子和地賣給童瑤算了,她給的價可實在不低啊……”

    “她給的錢本來就是老村長欠我們的……”

    “可你不給房子和地,人家也不會給你老村長欠的錢啊,現在是人家說了算了……”

    “大不了我們找老村長要去!”

    “要個屁,老村長就是上吊也還不起這些錢啊,你要也白要,現在只有求著童瑤還有一點點希望……”

    ……

    黃老五聽著他們扯淡,暗地里卻讓自己老婆已經去童瑤家門口排隊了,現在童瑤家和老村長家每天24小時都排著好幾個隊。

    這情形看起來格外詭異,隊伍前面往往還掛著牌子,有做飯隊、按摩隊、洗腳隊、洗衣服隊等等。

    你要想要錢,就要表現好,怎么表現童瑤沒說,反正按照村里人的理解,那就是把童瑤母親伺候好,或者把老村長伺候好。

    陳慧珍這些天老不自在,平常家里一年都不來人,可這些日子,家里每天都擠著幾十號人,有負責洗腳的,有負責做飯的,有負責洗衣服的,還有專職按摩、聊天的,甚至還有陪著一塊上廁所的,而且還排隊。

    就拿洗衣服來說,原本她是三四天換一次,可現在,這些人為了混表現分,她必須得一天換一次,半個月,她那些破衣服就都給洗爛了。

    然而這些洗衣服的人竟然還非常高興的拍著胸口表示自己愿意賠。

    60塊的爛襯衫,對方愣是激動的賠了她五百。

    ……

    十月,童瑤稿費不高不低,稅后89萬!

    十一月,稅后105萬!

    十二月,稅后102萬!

    八月到十二月,童瑤的稿費瘋狂爆發,五個月合計收入480余萬!

    老村長的賬還的已經差不多了,剩余的幾家,她是鐵了心不打算還了!其中就包括童老三家!

    十二月十二日,當她還完最后一戶人家的時候,門口已經沒有幾個村民了。

    剛開始拿了錢的村民在看熱鬧,可后面,這些人就忙自己的事去了,誰天天會閑的看別人熱鬧。

    至于那些賺表現分的,早就沒幾個人了,這個月把錢付清之后,就徹底一個人都沒有了。

    誰也不是傻子,錢都拿到了,何必再去低三下四的伺候別人。

    至于他們對童瑤的態度,經過五個月的時間,已經徹底變成了恭敬和諂媚。

    童瑤現在回村,這些人不管認識不認識的,總會格外的擠出一絲自認為和睦的笑容打聲招呼。

    給完名單上最后一家,老村長眉宇之間滿是復雜的神色。

    這其中有愧疚、有感激、還有一絲茫然和輕松。

    所謂無債一身輕,可這輕松是犧牲了童瑤好不容易賺來的錢換來的,這讓老村長輕松的同時,內心卻又無比的沉重。

    因為他知道這些錢對童瑤意味著什么!

    德子倒是沒考慮這么多,他除了感激童瑤之外,現在想的最多的就是怎么重新開始新的生活,怎么能讓老父親安度晚年,怎么才能找到自己的兒子……

    “瑤瑤,剩下這三戶你打算……”

    陳慧珍問,老村長和德子也齊刷刷的看了過來,童瑤默然點頭。

    “不給了!”

    這就是童瑤的答復,有些人她可以原諒,但有些人不行,那些勸別人大度的,都是遭雷劈沒劈到自己身上的。

    你都不知道別人經歷了什么,就扯著脖子化身正義使者跑來讓別人大度,讓別人原諒?

    童瑤沒給的,總共是三家。

    童老三一家,這個恩怨就不用再多說了!

    第二家是王桂蘭,王桂蘭是村里有名的惹不起,潑婦、母老虎、母夜叉,這些都是她的綽號。

    童瑤在村里這么多年,幾乎每年都會看到她和別人在鬧矛盾,即使不鬧矛盾,那也是在鬧矛盾的路上。

    雖然攻擊方式單一,但她的嗓門大。

    王翠蘭和別人有了矛盾,往往會雙手叉腰站在在家門前,把對方罵到雞犬不寧。

    這人口才了得,罵人是專挑損的罵、專挑毒的罵、專挑別人的痛處罵。

    在童瑤印象中,對于王翠蘭的記憶很深,很壞。

    那時候她還小,大概十二三歲,當時母親不知道為什么會得罪王翠蘭,結果,這個王翠蘭站在自家門口,整整罵了半晚上……

    那些話,如同刀子一樣,一刀一刀的戳在她心上,她想出去和對方拼命,可母親抱著她,只是默默的哭……

    于是她也哭,孤兒寡母在黑暗的房間中,就這么聽著外面一聲聲難聽的叫罵,抱著、哭著……

    這一幕她這些年始終耿耿于懷,甚至可以說是心理陰影,她不明白,母親到底做了什么罪大惡極的事,以至于讓對方用如此粗鄙、如此惡毒的語言來罵。

    另外一家,名叫徐萬金!

    童瑤九歲的時候,有一天半夜發高燒,眼看都昏迷抽搐了,陳慧珍哭天搶地的抱著她去鎮衛生院,可道路崎嶇難行。

    半路上母女二人碰到了開拖拉機的徐萬金,陳慧珍抱著童瑤一路小跑早就力竭,于是央求對方替自己送孩子去醫院。

    可這徐萬金非但見死不救,反而咒罵大半夜碰到陳慧珍這個掃把星沒有好運氣,見對方糾纏不走,他竟然跳下車,對著跪下哀求的陳慧珍拳腳相加!!!

    童瑤在迷迷糊糊中,只覺得嘴角發咸,舔了一口,借著月光,她看到護著自己的母親頭上流著殷紅的鮮血,一滴滴的滴在她的臉上、嘴唇……

    那一刻,她發誓,總有一天要讓徐萬金死!!!

    不過雖然時間的流逝,她慢慢覺得,有時候懲罰一個人,死亡并不是最好的方法。

    于是,她決定,借著老村長的這件事,她要用錢,把這些骯臟的人的尊嚴狠狠的踩在腳下,她要將他們高高在上的傲慢,一腳一腳踩爛、跺碎!!!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