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重生女首富:嬌養攝政王 > 第505章 是我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505章是我



    帝京城,皇宮。



    老皇帝昏迷了好幾日,太醫們用盡了辦法,也只讓他清醒了片刻,趙帆都沒來得及做什么,老皇帝就又昏了過去。



    這一昏迷,又是三四日沒有醒轉,宮里的內侍宮人整日里惶惶不安,生怕四皇子一個不順心就拿她們開刀。



    還有比他們過得更擔心受怕的是一眾以周明昊為首的王侯子弟們,全部都被召進宮里,設法扣留,老皇帝一天不醒,這些個人就被這樣被關著。



    雖說趙帆暫時不會對他們怎么樣,可頭上懸著一把刀的日子,誰也不想過。



    眾人想法設法收買內侍宮人,還有些裝病裝傻的,把宮里眾人鬧得一日也不得安生。



    趙帆頭疼的不行,下令把看守這些個人的守衛增加了三倍,日夜輪替,不論是真病還傻病,通通派人盯著。



    反倒是偏殿的溫酒顯得格外的安分。



    近來,趙帆每天都在龍吟殿守著,朝中政事已經由他全權代理,但凡有大臣提出的異議全都被他用各種由頭鏟除了,余下的那些個人學聰明了,稱病的稱病,辭官的辭官。



    如今的帝京城,已然是趙帆的天下。



    溫酒在偏殿,每日看著外頭的那些個人來來去去,巡邏的士兵多了,來進言的大臣卻是越來越少。



    出了王首輔那一波人和張岳澤,基本沒什么人會往這邊來,她站在窗邊,看著日頭西沉,晚霞漫天,萬里紅光泛泛。



    遠處的小內侍驚呼道:“老郡公!您慢些!哎呦……您老慢些,小心腳下。”



    溫酒聞聲走到門邊,從縫里朝外看了一眼,果然瞧見那頭發花白的老郡公來了。



    徐洪武年紀大了,走路也而有些晃。



    身旁的內侍生怕他栽倒在地,亦步亦趨的跟著,想伸手扶,老郡公卻一把將人拂開了,“去去去,老夫自己能走,用不著你們扶。”



    內侍們沒法子,只能悻悻的退開了一些。



    徐洪武一邊走,一邊問道:“前些日子,聽聞皇上把周世子那些個人都召進了宮,都好些天了也沒動靜,老夫想找個后輩說話解解悶都找不著,這日子真是沒法過了!”



    小內侍們哪敢接話,只能小聲勸道:“這是皇上的意思,小的們怎么敢妄加議論,老郡公還是少說兩句吧。”



    徐洪武經過的偏殿的時候,腳步微頓,不由得開口問道:“皇上的意思?皇上上次醒了多久?怎么什么事都沒交代,偏偏就把這些小輩給叫進宮了?”



    “這……奴才怎么知道?”小內侍不敢多言,剛要勸他慎言。



    趙帆匆匆趕至,走到徐洪武面前,笑著問道:“老郡公今日怎么有空進宮?說來,您也好些日子沒見父皇了吧,上次父皇還提起您來著。”



    老郡公朝他拱了拱手,嘆了一口氣,道:“老臣這樣的人啊,有今朝沒來日,昨個兒做了個夢,夢見年輕些的時候,護衛皇上去打獵,想起來好些日子不曾進宮請安了,便進宮來和皇上問個安。”



    “老郡公說的什么話,這做夢之事,都是當不得真的。”趙帆說著,同徐洪武一同走過偏殿門前,下意識的朝窗戶看了一眼。



    溫酒立刻轉身避開他的目光,躲在墻后,輕輕松了一口氣。



    窗外,老郡公一邊同趙帆你來我往的說著。



    趙帆原是下了死令,不許任何進皇帝寢殿,可徐洪武這人同旁人都不一樣,以前他就不怕老皇帝,如今更是不怕他這四皇子。



    反正就是一副“你讓我進,我要進。你不讓我進,我也要進。”的樣子。



    趙帆攔不住,自然也不會讓徐洪武單獨進去看老皇帝,于是只好陪著一道進去。



    張岳澤帶人,守在了殿門外。



    溫酒一邊往里屋走,一邊在心里琢磨老郡公在這種時候來給老皇帝請安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剛走到珠簾旁,便看見一個黑影竄了出來。



    屋里還沒來得及點燈,暮色里看不清來人的相貌,溫酒來不及開口說話,就來人一把捂住了嘴。



    “是我,周明昊。”周世子自報了家門,才敢慢慢放開手,低聲道:“溫掌柜,你別出聲,外頭巡邏的侍衛實在太多了。”



    溫酒點了點頭,表示明白,待周明昊收手回袖,才壓著滿心的詫異,低聲問道:“周世子?你怎么在這?”



    那些個王侯子弟里,周明昊應當是被盯得最緊的那個。



    偏偏這人溜了出來,還到了趙帆眼皮子底下,真是奇了。



    周明昊笑道:“趙帆還是嫩了點,這么點人怎么看的住我。換做十年前,他老子關我的時候,可比現在嚴謹多了,即便那般小心,都關不住我,何況是現在。”



    溫酒心道:



    周世子看起來,被關挺有經驗。



    “好了,不說這個,我爹和東風兄都在回京的路上,不日便到帝京。”周明昊朝窗外看了看,回頭道:“未免趙帆狗急跳墻,做出什么蠢事來,我今晚先帶你出宮,待會兒自有人來易容你的模樣,繼續在這待著。”



    溫酒一愣,瞬間滿懷欣喜難以言喻,“你方才說……謝東風馬上就要回來了?”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