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摸尸一時爽 > 第一章 從墳墓里爬出
    “哇—哇—”

    密林深處,陰影斑駁里,烏鴉的聲音嘶啞而滲人。

    夕陽西下,金色的余暉灑落在密林深處的一個個土丘上面,帶上了一絲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

    那是一片墳場。

    一個個凸起的土丘,密密麻麻的排布在密林深處。

    各種古怪的花圈,白綾,簇擁在松柏樹下,讓這夜晚,更添陰森。

    睡夢里,孫明緊蹙眉頭,他感覺到了渾身的不舒服。

    似乎有無數的東西黏在自己的身上,擠壓著自己,讓自己無法動彈,幾乎要窒息。

    無盡的壓抑籠著著他,讓他的美夢直接變成了噩夢。

    黑暗渲染了大地,隱隱的,一條小路上,有微光悄然亮起。

    幾個身影,借著黑暗,悄然前行。

    “疤哥,要不我們明天凌晨再來吧?”幽暗里,一個略顯坎坷的聲音響起。

    聲音低沉,帶著不安,可在這幽靜的密林深處,卻是清晰可聞。

    說話的是一個年輕人,身子纖弱,面色坎坷。

    不知道為何,今天剛一進入這密林,他的心底,便生出了些許不安,似乎這里,將要有不同尋常的事情發生。

    青年的前方,一行三人中,領頭的一個漢子猛地駐足,轉過身子,雙目如銅鈴般大小。

    漢子身材高大,肌肉壘起,他的臉上,一道明顯的刀疤,讓他的臉色更顯猙獰。

    “嘿,劉二,瞧你這慫樣?”

    漢子說著,一臉的鄙夷,怒其不爭。

    劉大,也就是劉二的大哥,那可是出了名的膽大,實力強橫,無所畏懼,沒想到他的親弟弟,性格卻截然相反,真是慫到了姥姥家。

    “就是,每次都這樣,就你這膽子,怎么跟著疤哥混?”

    疤哥的身邊,另一個略顯強壯點的青年譏笑道。

    他輕輕揮動手中的鐵鍬,隨后直接將鐵鍬插入地底,只留有把柄在外面。

    要知道這里,可不是普通的土壤地面,上面亂石混雜,眼前這青年,能輕松將鐵鍬插入地底,顯然也不是普通人。

    “有什么可怕的,這爛地方,哪能孕育出陰靈鬼怪?”

    疤哥說話間,得意的笑著,同時一只大手從懷里摸了摸,小心翼翼的掏出一掌散發著微光的淡黃色紙張。

    那是一張符紙,已經略顯陳舊,不過上面符文閃爍,看起來神秘非凡。

    “看到沒,別說是沒有鬼怪,就算是有,老子這一符下去,保證它嗷嗷大叫,灰飛煙滅。”

    疤哥說著,揚起手中的符紙,這玩意,可是他僥幸才得到的,就這么一張。

    他的身邊,那個略強強壯的青年見此,也不驚訝,顯然是早已知道。

    “這是,大陽靈符?”

    劉二明顯是認出了疤哥手中的符篆,一臉的吃驚。

    大陽靈符,這東西可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一張大陽靈符,至少也要數百枚元石。

    這一張大陽靈符,雖然看起來有些陳舊,但也不是疤哥能買得起的。

    “趕緊走吧,那老家伙白天才下葬,能尸變才怪,而且我聽說,老家伙的貼身寶玉與他一起下葬了,那可是價值上千元石的寶物。”

    不多時,一行三人,來到了密林深處的一片墳地。

    他們在一座新墳的前方停了下來,駐足觀望。

    劉二依然是神色不安,心慌意亂的張望著,不敢遠離其他二人的周圍。

    至于疤哥,他已經開工了,揮動鐵球,一下子,完整的新墳就像是被老鼠啃過了一口的饅頭一般,缺了不少。

    很快的,一口略顯精致的棺材便已經被三人刨了出來。

    幾人的臉上都戴上了欣喜,上千元石,那可是好大的一筆財富。

    劉二的哥哥劉大,淬體九層的高手,那可是在城主府當差的,然而一個月也才一千多元石的薪水。

    疤哥來了精神,望著棺材,就像是望著一個嬌艷的姑娘,雙目發光。

    突然間,劉二的心中陡然生出一絲寒意,直接驅散了心中的欣喜,讓他如墜冰窟。

    他猛地轉頭,身形顫抖,雙目瞪圓了,不安的看向身后。

    只見下一刻,他臉色煞白,身體僵硬,有一股寒氣直沖腦門。

    但見幾人身后不遠處,一個土丘,哦不,是墳堆處,有一個手臂從下面緩緩探了出來。

    手臂上血色斑斑,猶如鬼爪。

    “疤……疤哥,來了!”

    劉二跌跌撞撞,臉色煞白,說話都不利索了,慌忙間,差點跌落到被他們挖開的新墳里。

    “疤哥!”

    劉二一把扯住疤哥的衣袖,不敢松開,眼中淚光涌動,臉上滿是驚恐。

    “干啥?哎哎哎,你干啥呢?”

    疤哥一臉的嫌棄,一把甩開劉二,直接將棺材板打開,盯著里面的死尸的腰間,眼睛發亮,心中暗道,這下子發大財了。

    “疤哥,身后,身后尸變了。”

    “尸變?尸體可在我眼前呢。”

    疤哥聞言,一臉的無語,但還是下意識的扭頭看去。

    但下一刻,恐懼如同潮水般直接在三人的心底蔓延。

    真的是尸變了。

    在他們的眼中,那手臂上面,鮮血淋淋,伴隨著泥土,正掙扎著,想要爬出來。

    咔!

    又有一只手臂伸了出來,慢慢扭動著。

    眾人的心,幾乎卡在了嗓子眼。

    疤哥他們雖然早就聽說過世界上會有陰靈鬼怪,但其實從未遇到過,這一次,還是首次。

    未知,代表了恐懼。

    此時的疤哥,早已經沒有了之前的霸氣,身體僵硬,一時間難以移動。

    腦海里,關于尸變,死靈的傳說,浮現出來。

    傳說,有古尸尸變,橫行于人間,赤地千里,生靈絕滅。

    傳說,有陰靈誕生,專門尋找他們這種身體強壯的漢子,吸食jing氣。

    僅僅是片刻時間,就有一個披頭散發,面目猙獰的死尸扒開了土壤,探出頭來。

    雙目翻著白眼,臉上慘白一片,夾雜著血絲,面目僵硬,猶如厲鬼。

    嘶!

    三人倒吸一口涼氣,一時間只感覺有寒氣沖入腦門。

    “疤哥,怎么辦?”

    另一邊的青年也是臉色煞白,哆哆嗦嗦,瞪圓了雙眼,盯著前方,結結巴巴的開口詢問。

    “符,對了,別怕,我們有符。”

    疤哥深吸一口氣,哆哆嗦嗦中,強自鎮靜,同時安慰著同伴。

    只是,他的心底也沒底啊,傳說中,只有極其強大的存在,才有可能化為不詳,難不成這里,曾經有強大的存在隕落?

    “給,你去,快將它鎮壓了。”

    疤哥說著,直接將靈符塞給身邊的那個青年。

    “可是,可是……”

    青年見狀欲哭無淚,我也怕啊。

    說話間,他求救般的看向疤哥。

    只是此時的疤哥,自個兒也是強裝鎮靜,哪里還顧得了他。

    “別tm可是了,趕緊去,別磨蹭了,這劉二也是,你看把我抓得緊緊的,我動都動不了。”

    疤哥喝道,同時神色嫌棄的指了指他的身邊。

    他的身側,劉二幾乎要掛在他的身上了,身形顫抖,幾乎不敢去看。

    青年無法,只好強自壓下恐懼,心驚膽戰的前去。

    “趕緊的,他要是跑出來我們就完了。”

    疤哥見那青年腳步磨蹭,不由的臉色大急,催促道。

    青年雖然害怕,但還是一咬牙,將符紙啪的一聲,貼在那要竄出來的怪物頭頂。

    隨后,他慌忙后退,小心戒備。

    只是那從墳土里爬出來的家伙,立刻又有了新的動作,只見它一扒拉,那符紙,就像是落葉一般,飄落在周圍的泥土上,毫無動靜。

    與此同時,那怪物更是直接爬出了半個身子。

    嘶!

    沒效果?

    過期了?

    青年臉色一變,心中發慌,趕緊扭頭,想要詢問疤哥。

    只是,他方一回頭,便看見,疤哥已經在悄咪咪的后退。

    至于那膽小如鼠的劉二,更是早已經消失在黑暗里。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