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摸尸一時爽 > 第二章 奇怪了,人呢
    天色依然是黑暗,星光下,眼前的景物依稀可辨。

    墓地里,孫明緩緩地睜開了雙眼。

    此時的他,感覺到渾身酸痛,到處都是不舒服的感覺。

    他望向天空,星空中,星辰閃爍,灑落星光,卻沒有一絲熟悉的輪廓。

    穿越了么?或者說現在還是在夢中?

    這不科學啊。

    莫非因為他加班太辛苦,老天爺看不過去了,給他放放假?

    孫明臉色難看,他的腦海中,有一些零零碎碎的記憶畫面,讓他知道,這里是一個類似于華夏古代的世界。

    強盜無數,官吏苛刻,人命如草賤。

    他的前身,就是因為不小心沖撞了一個從京師來到大人物,結果被府衙的官差強行拖走打了一百個板子,沒熬過去,掛了。

    這一幕,更是讓孫明心中不安。

    這里,要電沒電,要網沒網,不能聊企鵝,不能玩游戲,更是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比起前世的世界,那可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不過好在,唯一讓他慶幸的是,這個世界,似乎元氣復蘇了,修煉者輩出。

    只要他努力修煉,說不定也能過過神仙癮。

    唯一遺憾的是,他的前身,只是一個平民少年,連江安城的內城都沒有進去過,更別說是了解這個世界了。

    通過前身的零碎記憶,孫明知道,這方世界,就算是普通人,好吃懶做,不努力修煉,如今也能輕松踏入淬體境界,稍微努力一下,便能達到淬體三層左右。

    良久,孫明整理完了自己腦海中的記憶碎片,眼神惆悵。

    長嘆一聲,不得不接受了這個悲催的事實,他真的穿越了。

    一時間,他的心底復雜無比。

    他想到了前世的父母家人,親朋好友,不知道前世的自己,是否還正常活著?

    穿越就穿越唄,為何直接穿越到墳墓里?

    關鍵是自個兒連個棺材兒都么得,差點兒讓他再次窒息而亡,若非這具身體生前多少有一點兒修為,他還真爬不上來。

    眼前的墳地,一片狼藉,尤其是他身前不遠處,一個新墳已經被挖開,泥土灑落的到處都是,棺材也傾斜在外面。

    對了,他記起來了,之前好像有人來這里盜墓來著。

    “奇怪了,他們人呢?怎么直接跑了?”

    孫明有些納悶,他之前意識模糊,只是憑著頑強的求生意志從墳墓里爬了出來,至于當時發生的事情,他記的并不怎么清楚。

    “人心不古啊。”

    孫明搖了搖頭,扒拉掉頭上的泥土,不在多想,深吸一口氣,一咬牙,將棺材扶正。

    棺材里,一個面色素白的花甲老頭斜躺著,面無人色,緊閉雙眼。

    “遇到我啊,算你好運。”

    孫明低語,打算讓老人入土為安。

    雖然不曾相識,但死者為大,對于自己來說,這點事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

    只是,就在他剛碰到老人的身體是,他的腦海中,突然地生出了一絲悸動。

    很明顯的悸動,讓孫明心中一愣。

    下一刻,但見他的手上,碰觸到老者身體的右手上,一團朦朧的光圈浮現。

    青光閃爍間,有一個白色的光球浮現其中,散發著熾百的光芒。

    這,啥東西?

    孫明一臉懵逼,莫非是什么寶物?

    對了,他想起來了,那幾個盜墓賊似乎就是要來盜取什么寶物的。

    只是還不待他多想,那青光中,熾白色的光球一閃,徑直沖到他的眼前,眨眼間便沒入了他的腦海中。

    孫明臉色微變,連連后退,謹慎的檢查著身體。

    良久,他才回過神來。

    他的腦海中,多了一些關于藥草識別的知識。除此以外,別無他物,身體也沒有其他的什么不適。

    難道那是眼前這老人的傳承么?

    這么垃圾的傳承嗎?

    孫明皺著眉頭,百思不得其解。

    他對于這個世界的了解,還是太少了,眼前這老頭,看起來平平無奇,可不像是有能力會留下傳承的強大存在。

    據他所知,紅葉古國,似乎也沒聽說過誰有這么樣的本領。

    他如今的所在的地方,是一個占地有方圓萬里左右的古國,名曰:紅葉古國。

    而在紅葉古國之外,還有無數的強大帝國。

    據說,這些國家,都只是一個名叫神劍宗的凡俗勢力,普通人窮盡一生,也難以走出神劍宗的勢力范圍。

    紅葉古國中,曾經有淬體巔峰的強大修煉者,想要前往神劍宗。

    只是,他二十多歲從紅葉古國出發,等他再次回來的時候,已經是近一百多歲的高齡了。

    而且,在此期間,他甚至都突破了淬體境界,進階筑脈。

    淬體巔峰,可日行千里,筑脈境界,更是能日行萬里。

    紅葉古國雖然說是神劍宗麾下的凡俗實力,但距離真正的神劍宗駐地,何止千萬里。

    將老人重新埋葬后,趁著夜色,孫明悄然回到了江安城。

    江安城,作為紅葉古國的四大輔城,自然會有兵丁放哨站崗,夜晚更是有宵禁。

    不過孫明并不在意,他要去的,只是江安城的外城。

    外城多是平民們居住的地方,雖說也有兵丁看守,但這大晚上的,大家都不約而同的回家歇息了。

    而內城,沒有特殊的允許,平民們是很難進入內城的。

    孫明的前身,家里還有一個大哥,一個嫂子。

    他此時前往,只是想悄悄取了符牌便走。

    符牌,那是紅葉古國的身份證明,相當于前世的身份證,沒有這玩意,當真是寸步難行。

    若是離開了江安城,沒有符牌被官兵抓住了,會直接當黑戶處理,輕則押入地底礦洞,一生難以逃脫,重則直接當敵國奸細處理,宰了給自己的功勞簿上加上一筆。

    此時已然是半夜,沒有驚動什么人,孫明直接回到家里。

    前身和他大哥居住的地方都在一個宅院里,兩間屋子,他大哥和嫂子一間,他自己占了一間。

    悄悄翻過破舊的院墻,孫明照著自己記憶里的零碎畫面,悄悄進入了一間略微破舊的屋子里。

    只是還不等他松口氣,立刻將心提到了嗓子眼。

    雖然屋子里燈光黯淡,但他還是看到了,一個魁梧的身子,手持一柄利斧,虎視眈眈的盯著自己。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