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摸尸一時爽 > 第三章 一本小人書
    “你,我和你拼了。”

    孫大明一聲低吼,咬著牙,瞪著眼,緊握利斧,虎視眈眈。

    他滿眼通紅,咬牙切齒的盯著來人,低聲咆哮著。

    “我弟弟都死了,都死了,你們還要來干什么?”

    說話間,孫大明雙目通紅,有淚水涌動。

    他父母早逝,唯有弟弟和他從小相依為命,但就在前天,因為沖撞了什么貴人,被其隨行的人活活給打死了。

    想到這里,孫大明的眼睛更紅,一股暴虐的情緒直沖腦門,讓他理智漸失。

    “大哥,是我。”

    孫明額頭冒汗,身形暴退,緊靠著房門慌忙開口。

    前身的大哥孫大明,雖然看起來身材魁梧,體格強壯,但卻是個慫貨,膽小懦弱,老實沒主見。

    只是此時,空氣中,彌漫著酒精的香味。

    孫大明顯然是喝了些酒,有些微醺,以往的懦弱一掃而空,手持利斧,虎視眈眈的盯著孫明。

    喝酒后的孫大明雖說精神有些恍惚,但同時膽氣膨脹,萬一腦子一橫,直接一斧子劈了過來,他可擋不住。

    孫大明是老實人不假,但修為卻不弱,已經到了淬體三層巔峰,身強體壯,孔武有力,他自己這小胳膊小腿的,還不兩斧子就給劈廢了?

    孫明此時臉上污漬滿面,真容難辨,孫大明顯然沒有認出,還以為是有惡徒闖了進來。

    聽聞孫明的話語,立刻腳底一頓,愣住了。

    這聲音,太熟悉了。

    “小明?”

    “是我。”

    孫大明聞言,先是一愣,隨后臉色一白,剎那間,立刻完全清醒了。

    斧子也哐當一聲掉落在地面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他匆促后退,倉促間,竟然將桌子也給撞倒了。

    桌子上的燭火,一時間也直接湮滅,屋子里,重新歸于黑暗。

    孫明:“……”

    “小明,你,你怎么又回來了?不是還沒到頭七嗎?”黑暗中,孫大明說著,輕輕喘息著,語氣唯唯諾諾,帶著惶恐與不安。

    孫明聞言,心中長嘆,只是轉瞬間,孫大明才鼓起來的涌起立刻化為青煙消散。

    “因為沒有棺材嗎?大哥我明天就去補辦?”

    “哥,我還沒死呢。”

    “別開玩笑了,你,你趕緊回去吧,聽說陰靈不能見陽光的。”

    黑暗中,孫大明干笑著,同時摸索著將燭火重新點燃。

    他緊靠燭火,不敢孫明對視,魁梧的身體里,卻暗藏著一顆懦弱的心。

    “今晚上有人去盜墓,我廢了好大的力氣才從里面爬出來,身上全是泥土血污,現在我只想先洗個澡。”孫明說著,甩了甩袖子,看向了孫大明。

    他的身上,那白色的壽衣,早已經變得灰撲撲的,完全分辨不出曾經的顏色。

    孫大明聞言,心中隱隱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該聽媳婦的,說什么也要給弟弟買個棺材釘好。

    “洗澡?那我現在就去燒水。”

    孫大明說著,小心繞過孫明,逃也似的離開了。

    借著月色,孫明能明顯的看到孫大明闖進了自己的房間里。

    房間里,隱隱有驚呼聲,怒罵聲傳來,那是他嫂子的聲音,尖鉆刻薄。

    孫明沒有再多做理會,借著燭火,打量著自己的房間。

    房間里,一張桌子,一張柜子,一張床,除此以外,幾乎沒有什么多余的東西,顯得有些空落落的。

    他幾步來到柜子前,隨后打開。

    按照腦海中的些許記憶,他自己的符牌應該就放在柜子下方。

    那玩意,在這江安城,幾乎沒有什么用處,常年都被鎮壓在柜子的最底層。

    不過符牌沒有找到,倒是找到了一本有些破舊的小人書。

    也就二十來頁,有些殘破了,似乎被老鼠啃過了一般,缺了不少頁數。

    能完整看出來人物的,也僅僅有五六頁。

    “這是什么東西?”

    孫明有些納悶,翻遍腦海中的記憶碎片,也沒有找到相關的東西。

    輕輕打開,小人書里面,是一些奇怪的造型,沒有任何文字說明,僅僅是一些人物造型。

    孫明側了側身子,扭頭,駝背,翻著白眼嘗試著第一個造型。

    只可惜過了半響時間,他也沒有感覺到有任何的效果,除了身體有些酸痛。

    難道只是普通的小人書。

    孫明失笑,感覺到自己想多了,來到這方世界,現在看什么都感覺是神功秘籍。

    隨后他不再多想,將小人書隨意的扔進柜子里,開始查看其他的地方。

    直到孫大明燒好了熱水,孫明也不曾再有收獲。

    房間里,孫大明苦著臉,與孫明交談。

    房間外,他的嫂子李翠,神色坎坷的守在外面。

    李翠此時的心情,也是惶恐不安,她怕孫明找她算賬。

    之前本來孫大明是要給弟弟買一副好的棺木的,不過被她阻止了,按照她的想法,人都死了,還要什么棺木?

    反正都是黃土一杯,他們家本來就窮,何必要花費不菲的代價去給一個死人買什么棺材呢?

    也是因此,聽說孫明便從墳墓里爬了出來后,她就怕孫明是來找自己算賬的,能安心才怪。

    “來大哥,別苦著臉,笑一個啊。”

    “都說了,我真的沒死,我又活過來了,你怎么就不信呢?”

    說話間,孫明將身上的污漬洗去,露出本來清秀的面孔。

    面容雖然有些憔悴,但依然白里透紅,和死人完全不一樣。

    “可是,之前你明明已經咽氣了啊,而且你還交代了我后事。”孫大明諾諾道,依然難以置信,靠著房間里的墻壁邊上。

    死人復生,聽都沒聽過,就算是有復生的,也多是變成了鬼怪。

    房間外面,李翠也是豎起了耳朵,帶著坎坷,聽著房間里的動靜,她的心底,隱隱有了一絲后悔。

    “唉,我可告訴你啊,大哥你別說出去了,我的靈魂飄到了一座仙山上,遇到了一個神秘的老人,他見我可憐,便直接幫我還陽復活了。”孫明一臉慶幸,壓低了聲音,認真的胡說八道。

    “仙山?”孫大明一臉疑惑,撓了撓頭,有些不明就里。

    難道是神劍宗的仙長?孫大明思索著,據說在紅葉古國的外面,有一個強大的仙門,就叫做神劍宗。

    “然后呢?是不是有仙人收你為徒了?你有沒有加入到神劍宗?”孫大明眼睛一亮,帶著希冀詢問。

    他們這些普通平民,若是能加入到神劍宗,那便是飛上枝頭變鳳凰,就算是紅葉古國的國主見了,也要小心對待。

    “神劍宗,大哥你想多了吧?”孫明聞言翻了個白眼,有些無語道。

    “你見過我們江安城有人加入過神劍宗?”

    別說是江安城了,就算是紅葉古國,也沒有幾個人能加入到神劍宗。

    而且,據說神劍宗的參選名額都握在紅葉古國的王室手中,別說是他們了,就算是一般的權貴,也難以獲得。

    對于他們來說,紅葉古國就是天,而神劍宗,那可是紅葉古國的天。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