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摸尸一時爽 > 第四章 莫非我就是個打醬油的
    房間里,一時間陷入沉默。

    突然間,孫明的聲音響起,打破了這沉默。

    “不是元氣復蘇了么?大哥,你要相信,天地間的勢力將會重新洗牌,你我未必沒有崛起的可能?”孫明仰著頭,憧憬道。

    仙佛神魔寧有種乎,不都是慢慢修煉才變得強大么?

    元氣復蘇,代表了無數的機緣,代表了新勢力的崛起機會。

    在這個時代,一切皆有可能。

    “元氣復蘇?重新洗牌?”

    孫大明聞言撓了撓頭,一臉奇怪的看向孫明,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啥時候又元氣復蘇了?”

    “不是說自從萬年前元氣復蘇以來,天地間的元氣一直都是在回升么?”

    孫明:“???”

    萬年?臥槽!

    迎著孫大明疑惑的眼神,孫明聞言傻了眼,仔細回想,似乎自己那可憐的殘缺記憶中,雖然有元氣復蘇的加載,但并沒有記錄到底是什么時候復蘇的。

    莫非,我僅僅只是個路過打醬油的配角?

    一萬年的時間,該崛起的早已經崛起,該出現的機緣也早就被人家拿完了吧。

    孫明一度陷入了懷疑,沒有金手指,穿越而來的時間還在元氣復蘇一萬年后,臥槽,那還玩個球。

    “小明,別多想了,好好種地,等有錢了,哥哥給你娶個媳婦。”孫大明說著,安慰道。

    孫明:“……”

    良久,孫明不得不接受了這個悲催的事實,元氣復蘇真的已經過去了一萬多年,該崛起的大佬早已經崛起了。

    至于他們,依然是底層的小蝦米。

    “對了,大哥,我的符牌呢?我怎么沒找到?”

    孫明看向孫大明,疑惑道。

    不管如何,既然來到了這方世界,他絕不允許自己繼續碌碌無為,他要修煉,他要變強,縱然因此身死魂消。

    天地那么大,他想去看看。

    “符牌?糟了,我傍晚剛好去衙門將你的符牌交給了劉師爺,要是他已經給你銷戶就糟了。這,這可怎么辦?”孫大明聞言,臉色一變,露出擔憂。

    紅葉古國對于戶籍的管理非常嚴格,若是已經銷戶,代表著本人已死,想要再次獲得符牌,難度何其之大,尤其是對于他們這種無權無勢的人物,簡直是難如登天。

    “但愿還沒有銷戶,若是已經銷戶,那就麻煩大了。”孫明聞言,臉色有些不好看,但也知道這不能怪大哥孫大明。

    紅葉古國有規定,若是家人死亡,必須盡快將符牌送到衙門銷戶。

    房間里,燭火已經熄滅。

    孫明盤膝坐在大床上,緊閉雙眼,暗自感受著周圍空氣中游離的元氣。

    他本來只有淬體一層的修為,或許是因為經歷了生死,這一次他復活后,竟然突破了淬體一層的屏障,進階淬體二層。

    在這方世界,元氣濃郁,普通人就算是不修煉,也會有一定的修為。

    但想要進入更高深的境界,則需要有功法相助。

    可惜修煉法多掌握在仙門手中,普通人,唯有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靠元力打磨身體,再加上自身資質驚人,才能一絲可能達到淬體境界大圓滿層次。

    淬體境界分為九重,九重圓滿后,則是筑脈。

    但多少年了,江安城的筑脈期修煉者依然少的可憐,每一位筑脈期的修煉者,在江安城都是呼風喚雨的存在。

    孫明緊閉雙眼,細細感應著周圍的元氣,嘗試著將元氣引入體內。

    他沒有什么修煉法,僅僅是靠著一套世人皆知的粗淺呼吸法。

    片刻時間后,孫明便輕易的感覺到了周圍的元氣,充滿了勃勃生機。。

    那些元氣,被他引導者,進入肺腑,貫穿經絡。

    不過因為沒有修煉法,進入身體的元氣最多是游走兩圈,隨后便直接消散了,難以留存。

    “看來必須要找一門真正的修煉法了,否則的話,這般下去,合適才能進階?”

    孫明沉浸在修煉中,不多時,便感覺昏昏欲睡,難以自拔。

    直到第二天朝陽升起,刺目的陽光穿過窗戶上的縫隙射入,他才有些不情愿的睜開朦朧的雙眼。

    誰說修仙可以代替睡眠的,我保證不打死他。

    孫明咬著牙,睜開熊貓眼,伸了個懶腰,他感覺到自己的精神狀態似乎有些不太好。

    昨天晚上他幾乎一宿未睡,熬夜修仙。

    不過遺憾的是,他的修為似乎絲毫未進,反倒是身心俱疲。

    雖然如此,但他也不敢繼續躺著,今天必須趕緊先去衙門把符牌拿回來。

    匆忙洗漱了一番,一出門,孫大明已經在院子里等著。

    至于他的大嫂李翠,則站在房門口,神色復雜的看著。

    “我只剩下這點兒元石了,希望劉師爺不會嫌少。”孫大明說著,略有些心疼的從兜里掏出一大把大小不一的元石屑。

    元石屑,自然也是元石,有的是因為個頭太小,有的是因為雜質太多,價值要遠遠小于正常的元石。

    孫大明兜里的這些元石,都是他這些年來好不容易才攢下來的。

    孫明瞥了一眼,有些無奈,這么一大堆的元石塊,其總價值也就值二三十塊元石罷了。

    他摸了摸衣兜,心中略安。那里面有一張破舊的靈符,正是之前疤哥留下的那張大陽靈符,孫明記得這玩意似乎是個奢飾品,價值上百元石呢。

    實在不行,到時候就把這靈符換成元石算了。

    江安城的衙門設在外城與內城的交界處,有重兵把守。

    衙門口,兩個面無表情的衙役靜靜站立著,半睡半醒。

    孫明瞄了兩人一眼,心中微秉。

    這兩人,皆是淬體六層以上的修為,孔武有力,雖然是微閉著雙眼,但孫明依然能從兩人的身上感覺到一絲淡淡的壓迫感。

    至于孫大明,此時已經是臉色蒼白,神色畏懼,額頭有細汗冒出。

    “大哥,別緊張。”孫明扯了扯孫大明的衣袖,壓低了聲音說道。

    “官差大哥,我們找劉師爺有事,麻煩通告下。”孫大明檫拭了一下額頭的細汗,畏畏縮縮的看向其中一個略顯和善的衙役。

    只是那衙役,明顯年齡偏小,臉龐稚嫩,比之孫大明還要小了好幾歲。

    “你們有什么事嗎?”那衙役詢問道,面色和善。

    “是關于符牌的事情。”孫大明回應。

    “嗯?又是你,你又有什么事?”然而就在此時,卻是另一個衙役開口了,淡淡開口。

    “是我弟弟的事,我弟弟昨日只是假死,昨天晚上又復活了,所以想要取回符牌。”孫大明聞言臉色抖了抖,趕忙解釋道。

    與此同時,孫大明略顯心疼的從口袋里取出幾枚元石,悄然遞給那衙役。

    他昨天來過這里,也正是這位衙役給他通報的,不過需要收取一些元石當做跑路費。

    這一次,一看那衙役的眼色,孫大明已經知道了其意思。

    心中嘆息,不得已再次取出幾枚元石。

    “等下吧,我去看看。”說話間,那衙役滿意的看了一眼孫大明,隨后徑直進入衙門里面。

    至于另一位略顯年輕的衙役,此時則一臉茫然,不知道他這同伴為何這一次這般積極了。要知道之前可是有好幾波人前來,但他始終一聲不吭,猶如木頭樁子。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