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摸尸一時爽 > 第七章 剔骨老人
    這一刻,青年的臉色變得煞白,心中有惶恐涌現。

    一絲細汗從他的額頭滲出。

    “玲瓏袖箭。”

    青年驚呼,認出了孫明射出的武器,顧不得多想,慌忙間,強行扭轉身子。

    但,哪里避得開?

    玲瓏袖箭號稱是可以滅殺淬體巔峰存在的強大武器,這么短的距離,又被孫明在出其不意之下使出,結果可想而知。

    噗!

    袖箭命中,沒有絲毫意外。一枚閃爍著寒光的短小箭矢直接洞穿了青年的咽喉。

    “你……你……”

    青年的身體僵住,張了張嘴,最終卻是沒有再多說出一個字。

    他的對面,孫明微微喘息著,無力的跌倒在地上,身上的麻布衣早已經被汗水浸透。

    說起來,從青年開始露出殺意到現在,也不過是幾息時間,但他為了逃命,爆發出來的速度確實已經沖破了極限。

    良久,他才壓下心底的復雜,望著那青年的尸身,沉聲開口。

    “何必呢,老兄。”

    這就是江湖,這就是修煉界,這里可不是前世那個和平的年代,在這里,稍有不慎,便是身死道消,孫明的心底,暗自告誡著自己。

    這一條路,不平坦,到處都是荊棘磨難。

    孫明來到青年的身前,確認青年真的已經死透了,才蹲下身子,打算看看青年的身上有什么值錢的東西。

    道祖保佑,最好能有一門修煉法,孫明祈禱著,將手伸向那青年的尸體。

    突然間,他的腦海中又有一絲悸動產生。

    和上次一樣,不過這一次,卻更加明顯。

    就在孫明怔住的時候,他的手上,一團朦朧的白光中,有一枚灰白色的珠子浮現。

    “這,這是?”孫明瞪大了雙眼,驚疑不定。

    莫非這并不是什么傳承,而是自己的金手指發動了?

    白光中,那灰白色的珠子頃刻間便融入了孫明的身體里,下一刻,但見他的身上,氣息一陣變幻。

    于此同時,孫明感覺到,似有無數螞蟻在他的體內撕咬,爬行,奇癢伴隨著劇痛。

    “這是,什么情況?”孫明的臉色煞白,腦海幾乎一片空白。

    一滴滴汗水從他的額頭滑落,跌落在路邊的草叢里。

    他實在忍不住了,幾乎臥倒在地面上,蜷縮著身子,咬緊了牙齒,身形顫抖。

    咔!

    良久,似乎有塵封的門窗被打開了,眨眼間,孫明便已經突破了淬體二層,進入淬體三層。

    終于結束了么,孫明喃喃自語。

    方才的折磨,真的是深入骨髓,讓他終生難忘。

    他緊握拳頭,立刻感覺到渾身充滿了力量。

    淬體三層巔峰,只差一步,便能跨入淬體四層。

    孫明臉上露出一絲驚喜,剛才的那枚灰白色珠子里,封存的竟然是一些元氣。

    這些元氣涌入了他的身體后,直接就轉換成了他自己的,流經他的經脈骨骼,淬煉他的軀體。

    直接汲取亡者的力量嗎?孫明暗自思索。

    隨后他將已經死去的青年隨意掩埋,便重新踏上了行程。

    這一次,他悄悄撿回了自己的包裹,便直接原路返回,那山谷里或許是有異寶誕生,但絕對有著強者守護,單單看外面放哨的這青年實力就知道了。

    他自己有自知之明,能殺掉這青年已經是僥幸,若是貪念作祟,敢再前去那山谷,絕對是找死。

    回到浮云嶺前的村子里,孫明也沒有多做停留,直接悄咪咪的離開。

    那青年似乎是某一個勢力的人,謹慎起見,他還是決定先行離開,連今天的收獲也沒來得及處理。

    今天的收獲極為驚人,除了他自己本來的收獲,還有從那青年身上得到的東西。

    從那青年身上,孫明得到了一本名叫《金鱗爪》的小冊子,以及十幾枚元石,還有一枚特殊的青銅令牌,似乎就是那青年的身份令牌。

    小冊子已經有些殘破,后面的一部分顯然已經缺失了。

    孫明略做打量,便已經知曉,這金鱗爪,只是一門低級武學,而且只剩下前三招罷了。

    應該就是那青年之前使出來的招式了,孫明猜測著。

    ……

    連夜返回家中,孫明將一應收獲悄悄藏起來之后,隨后又悄然出門了。

    他覺得自己應該勤勉些,先研究透那金手指再說。

    借著月色,他的方向,正是城外南邊的亂葬崗。

    不同于之前他葬身的密林,那里,可是真正的亂葬崗,殘尸遍布,是江安城人們拋尸的好地方。

    那里,有強大的修煉者埋骨于此,也有被害死的異鄉人遺尸在此。

    孫明的目的很明確,希望在這里有所收獲。

    據說數百年前曾在江安城橫行的剔骨老人便是被誅殺在此地,尸體也被定在了一顆大槐樹上。

    既然能在江安城橫行,至少也是筑脈境界的高人,不知道能從那剔骨老人身上得到什么東西。

    但愿他的遺體還在,孫明暗想。

    穿過幽深的密林,趟過一條七八米寬的淺淺溪流,孫明終于來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一個破敗、荒涼、陰森的亂葬崗。

    傳聞這里經常鬧鬼,但畢竟只是傳聞。

    寒風呼嘯,樹葉沙沙作響,偶爾有寒鴉略過,亂葬崗里,似乎又增添了一絲陰森恐怖。

    孫明的眉頭皺起,小心避過一些坑坑洼洼的地面,繼續前行。

    突然間,有幾只蝙蝠被驚起,從孫明的頭頂略過,繼而遠去。孫明臉皮抖了抖,暗道,應該沒有什么鬼怪吧。

    陰風呼嘯,在荒涼的亂葬崗里徘徊。

    這一刻,他有些后悔將那張靈符賣掉了。

    繞過一座座歪歪扭扭的墳堆,孫明借著月光暗自打量,尋找著自己的目標。

    這里到處都是各種各樣的骨頭,殘尸,饒是孫明膽大,此刻也感覺到有些后背發涼。

    嘩啦啦!

    不時有野獸被孫明驚動,倉皇而逃。

    咔嚓!

    有什么東西似乎被踩碎了。

    孫明皺眉,低頭看去,是一根長長的尾骨。

    兩米多上,歪歪扭扭的耷拉在地面上,在他的神色,枝葉掩蓋著的地方,隱隱能看出是一個龐然大物。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