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摸尸一時爽 > 第九章 金手指的示警
    良久,孫明的眼中流露出一抹驚喜。

    不僅僅是修煉法,還附帶了一門刀法。

    他得到的東西名為《琉璃玉骨篇》,乃是一門上乘的筑基法門,除此以外,還有一門配套的刀法:剔骨刀。

    剔骨刀,顧名思義,乃是剔骨老人的成名絕技,威力強橫,玄妙非常。

    至于那琉璃玉骨篇,也是異常精妙,據說修煉到極致,能讓人的骨頭如同琉璃,堅不可摧。

    也不知道這是什么品級的修煉法,孫明暗自猜測著。

    他目前就見過這一種修煉法,也無從分辨琉璃玉骨篇的品級,但想來絕對不凡。

    唯一令孫明有些遺憾的是,這琉璃玉骨篇僅僅只有淬體階段的法門,頂多讓他修煉到淬體巔峰,到了筑脈階段,就需要尋找另外的修煉法了。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孫明的心情大好,連帶著看那似鬼一般的少女也順眼了許多。

    埋葬了剔骨老人,孫明瞄了一眼周圍的滿地殘尸,心中又有了一絲想法。

    “索性好事做打底,也幫幫你們算了。”本著好東西不嫌多的打算,孫明又立刻把罪惡之手伸向了另一具殘尸。

    好家伙,你這是得罪了哪門子大佬啊,孫明望著眼前的情景有些無語。

    眼前這家伙,尸體幾乎被分成了好幾段,明顯是人為的。

    被分尸,隨后又被拋尸在這亂葬崗,唉,不知道是何人所為。

    不過對于這些,孫明可不打算仔細追究,若真要追究起來的話,眼前這亂葬崗,不知道能挖出多少的奇異故事來。

    “但愿你下輩子走運一點。”說話間,孫明將自己的右手伸了出來。

    白光閃過,一封書信被具現出來。

    “書信?”孫明一臉懵逼,啥玩意兒啊?

    只是,隨著在白光閃過的,還有那么一絲的猩紅,在白光的外圍。

    孫明也沒有在意,草草收拾了殘尸,繼續下一波。

    隨后他又在一顆大樹底下,發現了一句斷了臂膀的尸體。

    是一個中年漢子,死去不過三兩天,不過很顯然,他不是本地人,因為他的衣著打扮和他們這里,有著極大的不同。

    又是一位客死異鄉的浪人,也不知道是被誰所害。

    從這一位的身上,孫明卻是得到了一張略顯破舊的殘圖。

    殘圖上面,涂涂畫畫,有著不少的標志。

    “這是?”

    孫明皺起了眉頭,細細打量,片刻時間后,他忽然感覺到一絲熟悉。

    那其中的一條線路不正是去往浮云嶺的路么?

    孫明的目光落在殘圖上的一條細線上。

    么非是一張藏寶圖?

    孫明的目光落在了殘圖上方的一個明顯的骷髏頭標志處。

    有機會可以去看看,不過現在嘛,還是先修煉一段時間,提升自己的實力要緊。

    除此以外,還有一個問題令孫明略顯不安,方才摸尸的時候,那紅光似乎更大了,幾乎要將白光籠罩。

    孫明的心底暗自猜測著,不知道那是為何,只是當在他再次要摸尸的時候,那紅光卻如同夢魘一般,遮在他的眼前,讓他心中驚悚,他有一種感覺,若是繼續下去,這紅光必然會更加強盛,似乎只要紅光完全吞噬了那白光,自己將會有滅頂之災降臨。

    那紅光到底代表了什么?孫明瞇起了眼睛,眉頭緊蹙,百思不得其解。

    隨后,孫明便打算離開,只是他還沒走幾步,就被叫住了。

    “大哥哥,你不帶我離開么?”略顯可憐的聲音響起,正是那個少女。

    此時的少女,睜著大大的眼睛,淚眼汪汪的,那模樣,就算是鐵石心腸,也要被融化了。

    孫明:“我什么時候說過要帶你離開了?”

    “姑娘,人鬼殊途,我覺得你這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孫明認真的回答。

    只是那少女聞言,立刻眼淚嘩啦啦流個不停,看著孫明,就像是看一個負心人。

    孫明一臉無語,你別這么看著我好不,看得他快不好意思的。

    “求求您了,我在這里都呆了快五百年了。”少女說著,似乎想到了傷心處,眼睛淚汪汪的。

    “唔,那你應該是被什么禁錮了吧,我似乎也沒什么辦法。”孫明攤了攤手,表示無奈。

    只是他話音剛落,少女立刻喜笑顏開。

    “大哥哥,你只需要帶走這枚珠子就可以了。”說話間,一枚通體幽藍的珠子浮現出來,懸浮在半空中。

    孫明聞言,心中一陣遲疑。

    此刻浮現在他眼前,是一個嬰兒拳頭大小,通體幽藍,散發著陣陣涼意的珠子。

    那珠子看起來平凡無奇,如同一枚普通的彈珠,但此刻,卻是直接懸浮在半空中,緩緩旋轉。

    “莫非是什么至寶?”孫明暗自猜測著。

    略加思索,孫明還是決定帶上這少女。

    這少女一看就不簡單,還有那珠子,竟然能成為那少女的容身之所,想來也不是普通寶物。

    至少,在這紅葉古國,他還沒聽說過這樣的寶物。

    “對了,你叫什么名字?”孫明收起了幽藍色珠子,扭頭看向飄在自己身邊,一臉興奮的少女。

    “我叫姜月。”少女認真的說著。

    “所以啊,我比較喜歡曬月光。”

    “姜月,名字不錯。對了,你說你不是鬼,那你還記得以前的事情嗎?”孫明試探著詢問,略帶好奇。

    “以前的事情?”姜月歪了歪腦袋,峨眉緊蹙。

    良久,她才回答:“好多記憶都模糊了,我只記得我似乎生活在一個很大的地方,有好多仆人隨從,似乎叫頤園。對了,我記得頤園是建立在一座萬丈高峰上面。”

    頤園?孫明一臉懵逼,翻遍了腦海,也沒有找到這么個地方。

    至于萬丈高峰,太夸張了吧,抱歉,他們紅葉古國最高峰也才幾千米而已。

    孫明搖了搖頭,不再糾結這些事情。

    沒有驚動其他人,孫明又悄然返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只是這一次回去,卻出了一些意外,以他的身手,刻意小心下就讓被一位淬體三層的普通士卒發現了蹤跡。

    隨后,又是耗費了大半夜的時間,好不容易才順利脫身。

    ……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