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摸尸一時爽 > 第十章 第一次正式修煉
    第二天,一聲尖銳的驚呼聲將孫明從睡夢中驚醒。

    還在床邊漂浮著觀察孫明睡姿的姜月直接被嚇得身形不穩,跌落在地面上,瞪起了一雙無辜的大眼睛。

    “你,你不是出去找工作了嗎?”房門口,嫂子李翠一臉的嫌棄,皺眉喝問。

    她本來是打算將孫明的屋子騰出來放置莊稼的,沒想到一進來,卻發現孫明毫無形象的正趴在床上呼呼大睡。

    沒辦法,昨天折騰了一宿,將近凌晨孫明才回到家中,實在是太困了,倒床就睡,連那琉璃玉骨篇都沒有研究。

    此刻對上嫂子李翠的眼睛,孫明摸了摸鼻尖,多少有些略顯尷尬。

    不是他非要回來,關鍵是外面的客棧真的不怎么安全,他也不放心。

    而且昨天的收獲都被他藏在柜子里,暫時還沒有處理掉。

    “你嫂子嗎,好兇喔!”桌子的一邊,姜月右手支撐著下巴,瞄了孫明一眼道。

    “沒事,習慣就好。”孫明回應。

    “(`皿′)你說什么?”李翠提高了聲音,瞪向孫明。

    她以為孫明是在和自己說話。

    習慣,這感情好啊,難道昨天是逗自己玩的?

    “我大哥呢?”孫明無語,瞥了一眼姜月,卻沒有回答,直接詢問李翠,打算轉移話題。

    “早就去地里了,你也不看看現在都什么時辰了。”李翠聞言冷笑,對于孫明的懶惰鄙視不已。

    孫明以前雖然懶了一點兒,但也不至于睡到日上三竿。

    這次倒好,不僅沒找到工作偷偷跑回來了,還一覺睡到日上三竿,是可忍孰不可忍。

    孫明見此,也沒有在意,對于嫂子的性格,早已經習慣了。

    從兜里掏出十枚元石,孫明遞給嫂子。

    “嫂子,我昨天出去得了點機緣,見到一株靈藥,賣了些元石,你看給咋們弄點葷菜吧,好半年都沒吃肉了。”孫明笑著,半真半假的說道。

    上次為了幫他那會符牌,大哥可是花費出去幾十元石,直接掏空了家里的錢財,他們這幾天吃的菜,都是從路邊拔的。

    李翠見此,臉上才陰轉多云,露出一絲笑意。

    看了一眼孫明,李翠微微笑道:“小明啊,出去了還是要盡早找個好工作的,你看現在的姑娘啊,你沒個好工作,嫂子都不好意思給你介紹人家,唉,嫂子也是為你好啊。”

    “要不,隔壁村的紅玉怎么樣?身強力壯,又好生養,干起農活來,一個頂三個。趕明兒,嫂子就去給你看看。”李翠笑瞇瞇的說道,一副包在我身上的口氣。

    孫明聞言,臉色微白,趕緊阻止李翠。

    “嫂子,別,我還小,今天才十五歲啊。”

    那紅玉,名字聽起來倒是不錯,只是身體有些強壯的過分了,膀大腰圓,聽說曾經有個惡霸惹惱了她,被她一巴掌呼倒在地,差點兒去了半條命。

    “十五歲怎么了,不小了!嫂子我也是十六歲就嫁給了你哥。”李翠擺了擺手,示意孫明不用擔憂。

    孫明翻了個白眼,我是擔憂這個嗎?

    “嫂子,實不相瞞,我其實遇到了一樁機緣,如果能在十八歲前進階筑脈,就會有高人收我為徒。可我要是現在就一不小心失了元陽,想要突破筑脈,就非常困難了。”眼見嫂子李翠油鹽不進,沒辦法,孫明只好編了個瞎話。

    至于十八歲是什么情況,鬼知道呢。

    “是嗎?”李翠鳳眼瞪大了,想要從孫明的臉上看出一點端倪。

    “確實如此,之前我就說過了,曾有一位前輩助我還陽,當時那位前輩親口說的。”孫明鄭重的點了點頭,一本正經的說道。

    “那,那可了不得了。”李翠聞言,仔細想想孫明確實沒必要騙自己。

    而且之前的孫明確實是尸體都涼了,看來真的是一位大人物要看上自己小叔子了。

    天吶,難道自己也要飛黃騰達了?

    一時間,李翠感覺整個人都魂兒要飛走了,激動的淚流滿面。

    孫明一旁看著,嘴角抽搐。

    “嫂子,一定不要說出去啊,免得被人家嫉妒。”未了,孫明又叮囑道。

    “一定一定!”李翠腦袋點的就像是小雞啄米一般,看向自己這位小叔子,越發的順眼了。

    送走了李翠,孫明這才長舒一口氣,隨后,他取出了昨天得到的那封信。

    摸尸摸出來一封信,不知道有何奇怪之處。

    片刻時間后,孫明略顯無語,竟然只是一封情書。

    隨后,他又取出了那本記錄著金鱗爪的小冊子。

    金鱗爪,低級武學,修煉到極致,手臂如同精金,鋒利無比。

    孫明想到了那個要殺自己的青年,那青年當時的手上,就有一層淡淡的金光,想來是金鱗爪修煉到了一定的火候。

    先修煉簡單的,有了一定經驗再去修煉那剔骨刀,孫明暗暗想著。

    隨后他便照著那小冊子開始練習。

    金鱗爪的第一招,名叫金光爪。

    據說練成之后,發動時,整片手都如同被金光覆蓋,也不知道當初那青年修煉的怎么樣。

    整個上午,孫明都在練習金光爪。

    院子里,到處都是劃痕,角落里的一棵白楊樹,羞愧的已經丟掉了褲子。

    一上午的時間,不說是學會,但至少也能使出個七八分了。

    對此,孫明還算滿意。

    隨后,他翻開了第二招,裂地爪。

    這一招,修煉到極致,據說能徒手接白刃,一雙大手的堅硬程度,比之那百煉精鋼也差不了多少。

    然而就在此時,大門口,一聲驚叫傳來,將孫明的驚動。

    來人已經滿頭白發,身形佝僂,此時間,竟然累的氣喘吁吁,說不出話來。

    孫明略顯驚異,連忙扶著老人坐在院子里的石椅上。

    “七爺,怎么了?”孫明皺著眉頭詢問。

    看七爺的樣子,似乎有什么緊急的情況發生。

    七爺聞言,依然喘息不止,良久,他才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悸動,臉上帶著一絲急迫。

    “二郎,不好了,你快去找人看看,你哥,你哥他被幾個人給圍住了,說是要賬的,就在村口。”七爺說道,時不時喘息一下,顯然之前跑路跑的有些急。

    “要賬的?我們有欠過別人的賬?”孫明皺眉,卻沒有絲毫記憶。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