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摸尸一時爽 > 第十九章 化骨重修
    “我活下來了。”

    亂葬崗里面,雜亂的積葉上,孫明低語,強忍著劇痛,背靠大樹,開始運轉琉璃玉骨篇。

    他自己的情況自己清楚,如今,他只能暫時以琉璃玉骨篇記載的一篇特殊法門吊住傷勢,但想要恢復,難如登天。

    良久,他才緩了過來,慢慢拄著斷刀站直了身子。

    他的身上,氣勢一閃即逝,儼然已經沖破了淬體四層的瓶頸,跨入淬體五層。

    然而孫明卻沒有絲毫高興,他的眼中,閃過一絲心痛,數千元石的寶物就這么被他浪費了。

    元獸真血,何其珍貴。

    只有筑脈境界以上的元獸才能凝聚出來,就算是一滴,就算是最差勁的元獸真血,也是價值數千元石的寶物。

    更重要的是,元獸真血是筑脈的關鍵之物,想要再次得到,何其艱難,就算是有元石,也不一定能買得到啊。

    而且,他的身上經脈崩裂,皮膚炸開,顯然遭受了重創。

    此時的他,一舉一動都似有鉆心之痛,讓他齜牙咧嘴。

    孫明長嘆一聲,抬頭看向其他幾人,心中暗自祈禱,但愿能稍微補充一點兒損失。

    片刻時間后,摸尸完成。

    一門易容術,一門撬鎖術,以及一段記憶,一段關于猛虎幫的記憶。

    從那龍哥的記憶中,孫明知道,猛虎幫似乎在暗中計劃著一個大事情,他們想要滅掉江安城秦家。

    這讓他驚疑的同時,又有些難以置信。

    要知道秦家可是有筑脈境界的高手坐鎮,而且底蘊深厚,絕對比其他兩家要強大的多。

    猛虎幫憑什么有信心能滅掉秦家?

    至于那個淬體三層的混混,孫明沒有摸尸,如今的他已經算是差不多摸清楚自己金手指的情況了,只要有紅光出現,最好立刻停止,否則的話,必然有災禍臨身。

    紅光越盛,災禍越強,若是他沒有猜錯的話,如果紅光完全覆蓋了白光,必然是滅頂之災。

    當然了,每隔一段時間,紅光便會消退,這讓孫明的心底略安。

    除此以外,他發現,越是摸尸強大的生物,越容易讓紅光出現。

    另外,他還從幾人身上得到了一些東西,一百來枚元石,幾瓶療傷丹,一枚龍血丹。

    療傷丹被他服下,傷勢稍微好轉,只是經脈上的傷,不是一般的丹藥能治愈的。

    龍血丹,有龍眼般大小,散發著淡淡紅光,隱隱的有一絲腥香散發出來。

    看來這就是龍血丹了,孫明暗道,龍血丹,據說是使用實力強大的元獸精血煉制,可助人突破瓶頸。

    看他手中的這枚龍血丹品質,至少也是上品,價值千金。

    那龍哥明顯是剛剛得到,此時正好便宜了他自己。

    隨后,孫明離開,他的方向,正是江安城的方向。

    他不打算回去,必須盡快將身上的東西處理掉,還有得到的那修煉法,也必須盡快賣出去,轉換成實力。

    至于經脈上的裂痕,孫明略一猶豫,心中便已經有了新的打算。

    夕陽下,一道影子拉的老長。

    很快的,孫明的身影便消失在樹影斑駁里。

    憑借著秦默給的玉佩,孫明輕易的便進入了內城。

    不多時,他的身影,在一座豪華的莊園前停下腳步。

    門前燈火通明,將周圍的黑暗驅散。

    “走開走開,這里禁止停留。”一個響亮的聲音響起,是秦府門前的守衛,帶著一絲嫌棄看向孫明。

    孫明雖然已經換了一身衣服,但一身的傷痕依然存在,在這夜色里,更新猙獰。

    “我是你們少主的朋友,麻煩通秉一聲。”孫明拱了拱手,輕聲開口,聲音略顯沙啞。

    “是嗎?你有什么憑證?”守衛質疑,皺眉細細的打量著孫明。

    眼前這人,臉上傷疤無數,猙獰可怕,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

    孫明見狀,也不在意,只是從懷中取出了一枚玉佩。

    “這,你稍等下吧。”

    守衛看了一眼,便知道這玉佩絕非凡品,而且看孫明的神態,不像是騙人的。

    只是,他摸了摸腦袋,也想不起這玉佩到底和那位少主有關。

    “對了,你是找那位少主?”守衛詢問道。

    “秦默。”

    秦府很大,約有半刻鐘之后,大門才再次打開。

    一個和孫明身高差不多的身影跟在之前那守衛身后走了出來。

    “你是…孫明?”秦默走進后,一臉的驚詫,語氣中帶著一絲驚疑不定。

    “怎么,兩天不見就不認識了?”孫明輕笑一聲。

    但馬上,孫明便收起了笑容,剛才笑了一聲,帶動了臉上的傷疤,疼得他直皺眉頭。

    “還真是,你,這是怎么搞的。”看著孫明身上的無數裂痕,就算秦默此時也有些驚懼。

    太可怕了,真不知道孫明是怎么支撐下來的。

    “我得到一個消息,但也不能確認真假。”孫明說道。

    “什么消息?”秦默有些疑惑,什么消息能讓孫明在這種情況下前來秦府。

    “猛虎幫要滅你們秦家,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你最好小心一些。”孫明沒有隱瞞,低聲和盤托出。

    只是秦默的表情卻有些怪異,看向孫明,懷疑他是否是在消遣自己。

    猛虎幫他自然知道,畢竟是江安城里最頂級的幫會,勢力龐大。

    但想要滅他秦家,還遠遠不夠看。

    “孫兄說笑了吧。”秦默看向孫明,想要從孫明的眼睛里看出一絲說笑的痕跡,但那里看得出來。

    孫明自個人都笑不出來,怕扯到臉上的傷痕,此刻神色僵硬,眼中毫無開玩笑的樣子。

    “還是小心一點兒吧。”孫明說著,秦默算是他在此間的第一個朋友,他也不想秦家被覆滅。

    “知道了,不管如何,還是多謝你。”秦默笑了笑,舉起了手掌,想要拍拍孫明的肩膀,只是看他渾身傷疤,卻是怎么也拍不下去,他怕一拍孫明就會支離破碎。

    “對了,我有一枚生肌丹,你稍等下,我去取一下。”秦默說道,眼睛一亮,就要轉身回到秦府。

    孫明見狀,一伸手,攔住了他。

    “不用了,我自有打算。”說完,孫明的身影便很快消失在黑暗里,任秦默如何挽留,都沒有絲毫回應。

    秦府門口,秦默的臉上一臉茫然,孫明來此,難道就是為了告訴他這個消息?

    秦默的心思孫明自然不會知道。

    其實這一次,對于他來說,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他打算,化骨重修。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