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摸尸一時爽 > 第二十五章 劍斷,人未亡
    直到李三慶的身影消失,其他人才開口詢問。

    “副幫主,我們現在就準備人馬?”

    “不,我們等,等幫主出關。”矮腳虎重新落座,雙目深沉。

    “等?”眾人不解。

    “不錯,另外,左凡你去一趟嚴府,隱晦的告訴嚴老二,就說李家村的那小子似乎得了什么傳承,實力大近,身上有絕世修煉法,我們不是對手。”矮腳虎說著,望向下首,眼中飽含深意。

    “絕世修煉法,還真有可能。”有人猜測。

    “他嫂子不是說他拜了什么高人為師么,我看估計是那小子瞎編的,他絕對是走了狗屎運,得到了什么絕世傳承,不然他的實力不可能進步這么快。”

    “那我們就讓嚴家拿走那修煉法?”

    “……”

    “好了,就先這樣吧。”矮腳虎揮了揮手,示意眾人離開。

    “想不到當初一個螻蟻竟然也能翻身,不過他的實力應該不比我弱,必須得借助嚴家的手段。”矮腳虎自語,眼中有精光閃過。

    絕世修煉法,他矮腳虎也想要得到。

    ……

    李家村,依然平靜,只是這平靜下,卻掩藏著暴風雨到來前的壓抑。

    不管是孫明,還是村人,都感覺到了。

    往日里歡鬧的孩子們,也不見了蹤影,村子里安靜的有些詭異。

    孫明不為所動,就在自己家的院子里,習練著剔骨刀。

    剔骨刀,全篇總共一十二刀,刀刀精妙,氣勢驚人。

    此時被孫明使用斷刀使出,威力更加強大。

    院子里,隨著刀勢起舞,落葉揚起數米高,帶著令人心悸的威力,席卷整片院子。

    “似乎還是差了一點。”孫明皺眉,望著手中的斷刀,陷入了沉思。

    一十二刀招式他早已經銘記于心,但除了前面三招,后面的多只能算是勉強掌握,想要用之殺敵,卻是想多了。

    他此刻修煉的第四招,卻是怎么看,都少了一種一往直前的氣勢,難以發揮出其最大的威力。

    整個下午,孫明都在修煉剔骨刀,前面六刀,他都修煉的差不多了,但,從第四招開始,每一招都似乎缺少了點什么一般,無法發揮出最大威力。

    至于剩下的六刀,那是筑脈境界才能施展的刀法,以他如今的實力,基本不可能施展出來。

    艷陽落下,夕陽的余暉傾灑,晚霞似血染般驚心動魄。

    屋子里,孫明正在收拾行囊。

    突然間,他猛地停下,露出奇怪之色。

    又有人來了,而且全是高手。

    難道猛虎幫的?不應該啊,猛虎幫的反應不應這這么及時才對。

    按照他的猜測,猛虎幫就算是要來人,也在明天之后。

    這般想著,孫明提起斷刀,一步步邁出房門。

    院子里,一行四人已經在等待著。

    一個略顯熟悉的身影顫顫巍巍的站在左側,神色不安,臉上帶著一絲愧疚。

    孫明曉得,這是村里人,名曰孫鐘,按照族譜,他還要叫此人二叔。

    “對不起,小明,我也沒辦法,他們非要我帶路的。”見到孫明出來,孫鐘卻毫無二叔的架子,臉色一白,趕緊開口辯解。

    在他的眼中,如今的小明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小明了,如今的小明,是惡魔,是劊子手,是亡命之徒,他真的惹不起啊。

    如今的村里人,誰見了孫小明不是遠遠就避開?

    孫明見此,沒有理會,他也理解。

    隨后,他直接看向來人。

    兩個淬體九層,一個淬體七層?

    孫明的心中微沉,感覺有些麻煩了。

    淬體九層,算是已經淬體完成,身體強度大幅度提升,比之淬體八層強了不止一星半點。

    “幾位也是矮腳虎派來的?”孫明笑了笑,詢問道。

    他心中自有打算,看向來者不善的幾人,孫明卻毫不在意,如同遇到了多年未見的老朋友,笑臉相迎。

    “矮腳虎?矮腳虎不過是我們少爺手下的一條狗。”錦衣公子哥身后,一個身形矮小,牙尖嘴利的小個子側身站出來,毫不客氣的說道。

    “不是?”孫明臉色一僵,他還以為是矮腳虎搬來的人,正打算忽悠一下呢。

    “不知閣下怎么稱呼?”孫明沉聲說道,心中念頭閃爍。

    如果不是矮腳虎派來的,那說明來人有著其他打算,難道是那嚴家?

    孫明的腦海中靈光一閃,心中猜測。

    “聽好了,老子嚴家管事梁邱河,這位,使我們嚴家的總教頭潘鋒,至于你身前的這位英俊瀟灑,清新俊逸的俊公子,乃是我們嚴家的二少爺。”梁邱河昂頭挺胸,神色傲氣的說道。

    至于他身前,那嚴家二少爺更是神色睥睨,看向孫明,猶如高高在上的神明看向地面上的螻蟻。

    “嚴無盛!”孫明收起了笑容,沉聲說道。

    嚴無盛,正是之前指使那些侍衛打死他前身的仇敵。

    想到這里,孫明的心中已經是殺機彌漫。

    “不錯,正是本公子。”

    “聽說你得了絕世傳承,學會了絕世功法?交出來,本公子保你加入我嚴家,賜你嚴姓。”嚴無盛傲然開口,臉上露出傲氣,斜視著孫明,似乎孫明占了天大的便宜一般。

    事實上,他的心底,也正是這般想的,一個山野出身的泥腿子,能加入他嚴家,那不知是修了幾輩子的福氣。

    “小子,還不趕緊跪謝公子,你小子這是走了狗屎運啊。”梁邱河喝道,看向孫明,心中隱隱有些嫉妒,他都不是嚴姓呢。

    “我可沒興趣給人當狗。”孫明瞥了一眼梁邱河,淡淡開口。

    “你,你找死!”梁邱河惱怒,眼中噴火一般。

    “哼,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本公子再給你一次組織語言的機會。”嚴無盛神色微惱,神色冷漠,收斂了笑容,但卻沒有立刻動手。

    他還想先拿到那絕世修煉法呢,至于孫明,以后再炮制也不遲。

    不過是一個鄉野刁民,難不成還能翻天?

    “還不跪下認錯?等公子進入了神劍宗,你就是仙神的下屬。”梁邱河怒喝,神色怒其不爭。

    “小子,跪下!”那潘鋒也散發開來自身氣勢,震懾孫明。

    嚴無盛神色睥睨,不再看孫明,昂頭挺胸,目視蒼穹,就等著他納頭來拜。

    “我跪你MB。”孫明眼中寒光一閃,怒而拔刀。

    斷刀劃破長空,猶如一道驚雷,激射而出。

    一時間,音爆聲響起,周圍的落葉被孫明的氣勢蕩開,縱情飛舞。

    砰!

    一聲哀鳴。

    劍斷,但人未亡。

    嚴無盛僅僅是手臂被劃破,流下了一點兒鮮血。

    孫明暗道可惜,剛才的那一刀,無論是時間還是力道,都妙到了極點,但依然未曾擊殺這嚴無盛。

    淬體九層,果然要比沒有到九層的人強大了不止一籌。

    殺不了嚴無盛,接下來,他便要硬接兩位淬體九層高手的怒火。

    ……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