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摸尸一時爽 > 第二十九章 被擒
    突然間,矮腳虎一聲大喝,眼中瘋狂之意流露。

    他繼而轉身,大腿如雷霆般踢出,直接洞穿了一扇門簾,印在孫明的胸口。

    孫明面色一變,卻是躲閃不及,悶哼一聲,繼而倒飛出去,直接被矮腳虎從閣樓里面踹了出來,跌落在院子里。

    一仰頭,便是一口熱血。

    這一刻,他感覺到自己的五臟六腑似乎都碎裂了一般,無盡的疼痛在他的體內爆發。

    這一擊,若是普通人,就算是不死,也差不多了。

    這里不能再留了,孫明心底清楚。

    矮腳虎的實力比之他預估的要強大的多,再繼續逗留下去,他必死無疑。

    想到這里,孫明顧不得身上的傷勢,身子縱躍,眨眼間便再次隱入黑暗中。

    另一半,矮腳虎瘋狂的跳出閣樓,正打算追擊,只是此時的閣樓已經搖搖欲墜,他臉色一變,繼而重新沒入閣樓。

    那里面,還有他弟弟的遺體,他不能讓他弟弟的遺體被這閣樓的廢墟掩埋。

    孫明強忍著自身的傷勢,服下一枚療傷丹后,便想要離開,只是這猛虎幫的駐地布局實在嚴謹,大多相似,他轉悠了半天,反而越加沒有頭腦。

    而且就在此時,一隊隊巡邏隊來往更加頻繁,顯然是在搜尋者什么。

    巡邏隊都是淬體七層的高手帶隊,顯然比之之前更加嚴密。

    孫明見此,暗道糟糕,照這般下去,他被找到只是遲早的事情。

    必須要強闖出去了,孫明掃視了一眼周圍,心中暗道。

    這里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不過在據他數百米遠的地方,正好有一面圍墻,或許,那里便是猛虎幫的駐地之外。

    孫明心中猜測著,當一對巡邏正好離開,另一對巡邏隊尚未過來的時候,孫明立刻行動,猛然沖向圍墻處。

    他的速度很快,疾如閃電,猶如一道流行,劃破夜空。

    “在哪里,抓住他!”

    駐地里,有人大喝,顯然發現了孫明的蹤跡。

    “攔住他,他重傷了,跑不遠。”

    “副幫主說了,抓住此人,獎勵龍血丹一枚。”

    一剎那,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孫明的身上,眼中火熱。

    對于他們來說,什么抓刺客,報仇啦,都是虛的,獎勵才是驅伐他們拼命的源泉。

    孫明心中一秉,卻不驚慌,他早就知道會被人發現了蹤跡。

    面對著圍殺過來的眾人,孫明大喝一聲,殺向圍墻。

    被人發現,他早有預料。

    這么遠的距離,沒有人發現他才會奇怪。

    “擋我者死!”孫明大喝,聲音如同雷霆般炸響,在這夜空里回蕩不息。

    他的身上,氣勢勃發,手持斷刀,猶如殺神降世,周身殺意彌漫,一往直前。

    攔在他身前的一隊人馬,幾乎沒有任何還手之力,眨眼間便已經被斬殺一半。

    就算是那帶隊的淬體七層強者,也接不了一刀。

    這一刻,孫明已然拼命,每耽擱一分鐘,他的危險就更加嚴重,若是等猛虎幫的高手來臨,他想走,就難了。

    至于剩下的幾人,早已經是魂膽俱喪,亡命逃竄,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

    副幫主只說是抓刺客,但沒說此刻這么強大啊。

    “放箭,給我放箭,他受了重傷,他只是在虛張聲勢,不要怕。”一個頭領大聲喝道,指揮著身邊的一對對神箭手。

    孫明回頭一看,汗毛倒豎,至少有數十個人端著弓箭對著自己射擊。

    然而他卻不敢停下,腳下如同旋風,在原地留下一道道殘影。

    這一刻,他幾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氣,拼命逃竄。

    一道道精鋼制成的箭矢劃破夜空,帶著穿透一切的鋒利,將孫明的殘影撕的粉碎。

    “攔住他。”有人高高躍起,從圍墻上一躍而下,直接向著孫明撲殺而來。

    他的手中,兩米多長的大砍刀在這夜空下猶如死神的鐮刀,散發著無與倫比的煞氣。

    是一個淬體八層的高手,距離淬體九層,僅差一步。

    但這一步落下,卻是生死相隔,他高估了自己,也小看了孫明。

    孫明直接橫刀,剔骨刀出,快如閃電,帶著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氣勢,直接從他的胸膛劃過。

    鮮血傾灑,灑落的還有來人不敢置信的眼光。

    孫明的實力僅僅是淬體七層,他可是八層巔峰啊,為什么會連一刀都接不下?

    這不可能!

    他的眼中滿是不甘,滿是悔恨,然而現在,已經遲了。

    可惜孫明沒有時間告訴他答案,踏著他的尸體,孫明猛地用力,直接躍過高高的圍墻,消失在眾人的視野里。

    黑夜遮掩了一切,包括孫明的身影。

    “可恨!”矮腳虎終于姍姍來遲,可如今,孫明早已經沒有了蹤影。

    “搜,全力搜捕,他跑不了多遠。”矮腳虎冷聲說道,望著孫明離開的方向,殺機彌漫。

    “另外,透漏出去,就說他,身懷絕世修煉法,我看他能躲藏到哪里去。”

    對于這一切,孫明自然不知道,他一路小心謹慎,強忍著傷勢,終于在逃遁了一大圈之后,悄然返回客棧。

    稍微處理了一下妝容,再次服下一枚療傷丹后,孫明便再也忍不住,意識模糊,徹底陷入昏迷。

    ……

    這一天,江安城里,到處都在傳揚著一個驚人的消息,有一個少年,得到絕世傳承,身具絕世修煉法。

    僅僅是短短數天時間,他便一躍成為了淬體巔峰的大高手,這讓無數人震驚的同時,更是心中火熱。

    短短幾天時間,便連破七個瓶頸,進階淬體巔峰,這是多么恐怖的修煉法啊。

    就算是喝涼水,也要喝撐了吧。

    江安城中,無數人為此而瘋狂,甚至于,紅葉古國其他地方的人,也聞風而動。

    無數人,在暗中尋找著那名少年的身影。

    孫小明這個名字,第一次響徹了整個古國。

    江安城,一處略顯偏僻的客棧里。

    “明哥哥,快醒醒!快醒醒啊!”房間里,一道朦朧的身影浮現,俏臉如花,峨眉緊蹙,她的臉上,寫滿了焦急。

    望著已經陷入了昏迷中的孫明,姜月不時扭頭,看向屋子的另一邊,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嚴重。

    屋子里,兩道身影不是忙碌著,對于處于特殊狀態的姜月,毫無所覺。

    “娘,你有沒有感覺到似有一雙眼睛在盯著我們?”突然間,一個甕聲甕氣的青年帶著疑惑說道。

    他回目四顧,但并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別瞎想,你看好他,別讓他提前醒了。”老婦人說著,又繼續著手中的活計,她手持一個木碾子,將一塊塊白色碎塊磨成粉末。

    ……

    時間流淌,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孫明神魂一震,隱隱中聽到了有人在呼喊自己的名字。

    只是他卻沒有睜開雙眼,隱隱的,他還聽到了有人說話的聲音。

    聲音清新,猶如耳畔。

    “娘,你說他到底什么時候清醒啊?”聲音甕聲甕氣,說話的是一個略顯憨厚的年輕人。

    年輕人撓了撓頭,看向床上的孫明,眼中帶著期盼之色。

    在他的身邊,是一個頭上戴著花頭巾,手持半截麻繩的老婦人。

    如果此刻孫明睜開了眼睛,便能認出這老婦人,正是之前的這家客棧老板娘。

    “應該快了吧,哎呦,但愿他不會熬不過去就直接死了。”老婦人嘆息道,望向孫明,雙手合十祈禱著。

    孫明的傷勢很嚴重,雖然之前他已經服過了療傷丹,但也僅僅是壓制住了自身的傷勢不再惡化。

    “那我們還要綁住他嗎?他不是已經服用了軟骨散嗎?”年輕人看向自家母親,似乎心中有些疑惑。

    “傻兒子,你啊,就是年輕,吃過的虧太少,以防萬一,還是綁住他為妙。”說著,老婦人上前,熟練的拉開繩子,就要將繩子套在孫明的身上。

    其實她的心底,更傾向于直接剁掉這少年的四肢,那樣就更保險了。

    只是,太過血腥,而且就怕眼前這少年直接傷上加傷一命嗚呼了。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