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摸尸一時爽 > 第三十章 可憐又可恨之人
    綁住自己?孫明心中一冷,莫非遇到了黑店?

    他還不知道,矮腳虎已經將他的信息貼滿了大街小巷。

    正打算拿繩子綁住孫明的那老婦人,突然間心中一跳,慌忙后退一步,險些將手中的繩子丟在地上。

    卻是孫明猛地睜開了雙眼,眼中寒光閃爍,正盯著她。

    “你,你醒了。我告訴你啊,配合點,可以少受點苦。”老婦人羞惱,瞪了一眼孫明,色厲內茬的說道。

    一個已經被藥翻了的少年,竟然一眼就嚇住了她,這讓她有些心中惱怒。

    “老板娘,你這是要干什么?在下可不曾得罪過你們。”孫明沒有亂動,一邊運轉琉璃玉骨篇,一邊拖延著時間。

    此時的他,渾身乏力,雖然不至于無法動彈,但也強不了多少。

    通過觀察,他發現他身前的兩人,老婦人僅僅只有淬體二層的修為,但那憨厚青年,卻是有著淬體四層的修為。

    “修煉法,我們要修煉法。”老婦人還未開口,一個碩大的腦袋便湊了過來,帶著激動。

    是老婦人的兒子,此時的他,看向孫明的眼睛都在發光,不知不覺的,已有口水流了出來。

    孫明見狀,一臉惡寒,但卻沒有作聲。

    “對,我們只要修煉法,只要你交出修煉法,我們保證不動你分毫。”老婦人也是一臉期待的上前,信誓旦旦的開口。

    “修煉法?兩位搞錯了吧,我就一個鄉野少年,哪來的修煉法。”孫明低聲嘆息,有些遺憾的說道。

    “元石倒是有一些,修煉法嘛,兩位也知道,古國對于修煉法的傳播卡的異常嚴苛,我哪能得到。”

    “哼!你騙人!”憨厚青年不信,大聲說道。

    “小明兄弟,你也不用騙我們,現在你的畫像早已經傳遍了江安城,到處都在說你得到了絕世傳承,身具絕世修煉法。”老婦人亦跟著開口,一副你就承認了吧的表情。

    “傳遍了全城?”孫明自語,立刻臉色陰沉下來。

    不用想也知道,不是猛虎幫,便是嚴家干的,按照他的猜測,是矮腳虎的可能性最大。

    這是要讓自己無容身之處啊,孫明立刻便知道了對手的打算。

    別說是絕世修煉法,就算是普通的修煉法,也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會鋌而走險。

    眼前的這母子倆,很明顯便是那心動之人。

    “孫小明,你不要再拖延時間了,快說吧。”就在此時,那老婦人眼中寒光一閃,一把抄過桌子上面的一把尖刀,惡狠狠的威脅。

    若是平時,她自然不敢犯下殺人的罪過,可那是絕世修煉法啊,要是有了絕世修煉法,他們一家還不直接成圣做祖?

    區區凡俗的律法,猶如能約束得了他們?

    如今的她,是惡向膽邊生,別說被他們藥翻的只是一個普通的鄉野少年,就算是皇帝老兒,也不一定能讓他們退卻。

    況且,此時此刻,他們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只要他們得到了修煉法,再滅掉孫小明,又有誰能知道他們得到了絕世修煉法?

    說不得過上個數十年,他們也能建立向神劍宗那般龐大的勢力,逍遙自在,長生不死。

    想到這里,老婦人的眼睛已經有些發紅,盯著孫明,就像是盯著一座仙山。

    孫明的眉頭皺起,知道這老婦人已經要等不及了。

    當下他也不敢遲疑,只能繼續周旋。

    好在之前他就重新凝練了琉璃玉骨,過了這會兒,雖然依舊身體無力,但還不至于無法動彈。

    此時的他,猶如前世的普通人一般,已經行動無礙,但對上眼前這兩人,卻是沒有絲毫勝算。

    他心中一轉,已經有了對策。

    當下,便沉聲開口道:“修煉法我可以給你們,不過你們需要發誓一定不會傷我性命。”

    他語氣誠懇,又帶著無奈,顯然是承認了自己確實擁有絕世修煉法的事情。

    “好,我發誓,只要你交出修煉法,我就絕不傷你性命。”老婦人聞言,立刻喜笑顏開,一張老臉笑成了菊花。

    不就是誓言嘛,誰還當真?

    她不傷,那他兒子也可以傷啊。

    對于老婦人的小把戲,孫明一眼就看穿了,但卻不打算點破,他的目的,本來就是打算拖延時間的。

    至于說修煉法,不是還有嚴家的哪一門么?

    一個沒有修煉過任何修煉法的人,他不信能分辨出修煉法的好壞。

    “這修煉法,名為大衍荒蕪經,是我從一座古墓中偶然得到的,那古墓……”孫明緩緩開口,胡編亂造,直到見老婦人臉上露出不耐煩的神色,才開始轉入正題,給他們講述嚴家的修煉法。

    老婦人聞言,立刻精神一振。

    “果然是修煉法,好玄妙的修煉法。”她喃喃自語,神色激動。

    沒吃過豬肉,難道還沒見過豬跑?

    天曉得,她活了這么大歲數,還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的修煉法,僅僅幾句,就能感覺到和他們平時不使用修煉法完全是云泥之別。

    “娘,怎么樣?”青年急不可耐的詢問,眼中滿是火熱。

    當下,她看向自家兒子,道:“遲兒,你盯好他,為娘先按照他的說法修煉,看看這修煉法有沒有問題。”

    “沉心靜氣,意念天元……”

    孫明每說一句,老婦人便照著孫明的口訣修煉。

    不過片刻時間,老婦人便感覺到,一團團的元氣,幾乎要包圍了她自己,讓她老臉陶醉。

    床邊,那憨厚青年也是臉色激動,在孫明和他娘的身上來回巡視。

    “繼續說!”

    “說什么?”孫明冷笑道。

    “說接下來的口訣啊。”老婦人不悅的睜開雙眼,正要威脅孫明。

    但就在此時,她卻是長大了嘴巴,再也說不出一個字來。

    “接下來的口訣啊,那就是,時間到了,該上路了。”孫明笑瞇瞇的開口,從床上緩緩坐直了身子。

    “你,你不是服用了軟骨散了嗎?怎么會這么快就恢復?”老婦人瞪圓了雙眼,臉上滿是不敢置信。

    軟骨散,服用之后,至少十二個時辰以內無法動彈,可如今距離他們給孫明服用了軟骨散還不到半天時間啊。

    “你最好別亂動,如果你認為自己能斗得過一個淬體九層強者的話,可以試試。”孫明瞥了一眼那還要偷偷摸取尖刀的青年,淡淡開口道。

    不是他自吹,就算他如今傷勢未愈,但要對付兩個普通人,壓根用不了多少力氣。

    “不,我不信,你在騙我。你一定是在虛張聲勢。”老婦人見孫明只是坐在床邊,并沒有起身,心中忍不住猜測道。

    她心中猜測,孫明此刻,應該只是勉強恢復了行動。

    說話間,她一把奪過桌子上的尖刀,心中一狠,手持利刃,向著孫明殺氣騰騰的沖去。

    只是她去的快,回來的更快。

    孫明隨意一腳,后發先至,直接將老婦人踹的貼在墻壁上,再也難以動彈。

    孫明無語,他都沒怎么用力,這老家伙便倒下了。

    “娘,娘!”憨厚青年臉色大變,也不顧的孫明了,趕集撲過去,一把摟住自己的老娘,悲聲哭泣。

    聲音凄慘,那真是聞者傷心,見者落淚。

    “孫小明,還我娘命來,我和你拼了。”青年悲呼一聲,隨后直接舞動著拳頭,橫沖過來。

    他眼睛通紅,早已經失了理智。

    孫明見此,暗自搖頭。

    可憐之人,必有其可恨之處;可恨之人,必有其可憐之處。

    他不再遲疑,心中殺心一起,再也難以掩蓋。

    不等那憨厚青年沖過來,孫明直接暴起,猶如一道閃電,一步邁出,直接將那看似高大的青年捏住脖子提了起來。

    “你,不會有好下場的。”青年嘶吼,咬牙切齒的看著孫明,擠出幾個字來。

    “呵,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孫明淡淡開口,隨后手下用力,只聽咔嚓一聲,青年的脖子已經被折斷。

    再回頭,姜月正抵著下巴有些奇怪的看著他。

    “怎么了?”孫明眉頭一挑,有些不解的詢問。

    “沒什么,就是感覺你,像是一個反派!”姜月沉吟了一下,才回應道。

    孫明:“……”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