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摸尸一時爽 > 第三十三章 以血尋親
    落日傾灑著余暉,一縷縷金黃穿過濃密的樹葉間的間隙,照射在李家村的青石板小路上,顯得格外悠閑。

    孫明一步步走在凹凸不平的青石板路上,心中卻是越發的沉重。

    此時的李家村里,早已經不復之前的安寧。

    村里面,巷子里,到處都是三五成群的修煉者。

    這些人,有普通人,亦有江湖客。

    甚至于,孫明能隱約的感覺到周圍的庭院里,到處都是氣息難掩的修煉者。

    顯然,有不少強者來到了這小小的李家村。

    這些人,自然不是來看熱鬧的,多半是為了那虛無縹緲的絕世傳承。

    他散播出去的嚴家修煉法可以騙過普通人,但絕對騙不過那些大勢力的人或者是強大的修煉者。

    大勢力,基本上都會有自己的修煉法。

    而那些強者,多半也是身具修煉法的。

    一路行來,單單他發現的淬體九層的修煉者都不下于七八個,更何況還有其他隱藏了氣息的,天知道這小小的李家村里如今到底隱藏了多少個修煉者。

    更何況,孫明還隱隱感覺到了一個比之淬體九層還要強大得多的氣息,那絕對是筑脈境界的修煉者。

    至于這里到底來了多少個筑脈境界的強者,孫明不得而知,他一路前行,終于在距離自家數十米之外的地方,停下了腳步。

    他們的家,早已經被一場大火化為灰燼。

    殘破的院門口,蹲了兩個人。

    身穿繡有藍色條紋的衣服,淬體七層的修為顯露無疑,那是猛虎幫的人。

    孫明的眼中殺機閃爍,但很快,便隱藏了起來。

    他的視力很好,通過早已經壞掉了的大門,能清晰的看到,院子里,有兩道身影被綁在早已經燒黑了的石柱子上。

    一男一女,正是他大哥和嫂子。

    孫大明的身上,衣服破爛,傷口無數,顯然是經過了非人的折磨。

    至于嫂子李翠,雖然傷勢較輕,但臉上也淤青不少。

    “矮腳虎!”

    孫明的心中,殺意如潮水般蔓延,恨不得立刻殺了出去。

    但他強忍著,一步步退開。

    現在沖出去,不僅救不了大哥和嫂子,反而會將自己陷落進去。

    且不說那矮腳虎,就算是周圍圍觀的眾多修煉者,也不會讓他就這么走掉。

    更何況,周圍的院落里,還有不知多少筑脈境界的高手在暗中等待著。

    孫明打算等夜深人靜的時候,再想辦法解救大哥嫂子。如此,他們方有機會逃離這里。

    然而事情的發展很快就超出了孫明的預料,讓他臉色難看。

    是一個中年女子,面帶白紗,一襲青衣,身段玲瓏,風韻猶存。

    她負劍而來,一步步走進孫明家的院子里,淡淡的望了一眼孫大明,便轉眼看向猛虎幫的眾人。

    “在下猛虎幫副幫主矮腳虎,不知道閣下是何人?”矮腳虎站了起來,攔住欲要動手的手下,神色凝重。

    眼前這女子,身上的氣息晦澀不明,但給他的感覺,卻是極為危險。

    他不敢大意,立刻站起身子,沉聲詢問。

    “本宮是誰?你還沒有資格知道。”中年女子說道,瞥了一眼矮腳虎,神色淡漠。

    矮腳虎聞言,額頭青筋直冒,不過他還是深吸一口氣,壓下了心中的不悅。

    如今他只想為弟弟報仇,至于其他的,他暫時不想理會。

    當然了,更主要的原因是,他懷疑眼前這女子應該是一位筑脈強者。

    要知道,他們猛虎幫也就幫主是筑脈高手而已。

    “聽說那孫小明殺了你弟弟?”中年女子繼續開口詢問,似乎沒有看到矮腳虎的臉色變化,語氣平平淡淡,似乎只是在詢問一件尋常的事情。

    “是!”矮腳虎沉聲回應,并沒有隱瞞。

    這件事情,這里的人基本都知道,這也是他能守在這里的原因。

    “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拿去吧,以血液催發,只要方圓十里以內有三代以內的血親,必然會發出紅光。”說著,只見那中年女子一伸手,手里多了一個樣式古樸的鏡子。

    鏡子的中央,是一個通體黝黑的小石頭,那里,便是需要將血液滴上去的地方。

    孫明的離得比較遠,聽得不甚清楚。

    但此時看那鏡子,也知道要糟了。

    那不知道是什么寶物,但他隱隱聽說到似乎可以尋找血親。

    如此一來,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那女人用來尋找自己的寶物。

    孫明看向那女子,眼中寒光彌漫,但是很快,他便低下頭,看向他處。

    那女子似有所感,猛地扭頭查探,但卻一無所獲,讓她一度以為自己感覺錯了。

    孫明開始慢慢后退,一旦情況不對,便打算直接離開。

    而就在此時,矮腳虎聞言,眼睛一亮。

    “多謝前輩的寶物。”矮腳虎恭敬行禮,對于那女子的身份,已然有了些猜測。

    隨后,他不再猶豫,直接手起刀落,孫大明的手臂上,又多了一道傷口,猙獰而可怖。

    “啊!”

    孫大明慘叫一聲,他從昏迷中被痛醒了,雙眼中淚水滾滾。

    李翠似乎也清醒了一些,臉上滿是絕望。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求求你們,放了我們吧。”李翠哭喊著,眼中滿是恐懼。

    早知道如此,他們說什么也不會跑下山來的。

    之前他們在山上見到家里的方向有濃煙升起,害怕出了什么事情,便打算下山來看看,卻沒想到一出來,就被猛虎幫的人給抓了去。

    一滴滴殷紅的鮮血順著孫大明的手臂滑落,落在矮腳虎手中的鏡子中央,被那黝黑的小石頭吸收。

    吸收了孫大明的血液后不過三個呼吸的時間,只見那鏡子,立刻就綻放出血紅色的光芒,奪人眼球。

    “紅色,孫小明那廝真的來了。”矮腳虎心中一震,立刻扭頭四顧。

    雖說是方圓十里,但矮腳虎可以肯定,孫小明必然是在這村子里的某個角落里暗自觀察著。

    “孫小明,速速出來送死。”一聲暴喝,在李家村里傳開了。

    是矮腳虎的聲音,以他如今半步筑脈的實力,別說是李家村僅僅方圓一里,就算是真的方圓十里,他的聲音也能完全覆蓋。

    矮腳虎站在孫明家的院子里,一手持刀,一手拿著那寶鏡,眼中滿是瘋狂。

    這一刻,他的沉穩,他的陰險,全部被滿腔的仇恨所覆蓋。

    李家村的院落里,一時間,有無數人沖了出來,沖向孫明家的院子。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個個神色激動,心中火熱。

    或許,以孫小明的實力,壓根就沒有得到真正的傳承,真正的傳承說不定還在等著他們。
喜乐彩票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