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摸尸一時爽 > 第三十四章 蒼天何在
    夕陽垂落,只剩下最后一縷余暉照亮了天際。

    李家村里,只是片刻時間便成為了喧鬧的菜市場。

    “什么?孫小明真的回來了?”

    “在哪里?在哪里?”

    “沒看到啊,矮腳虎瘋了?”

    “……”

    夾雜在眾人當中的孫明臉色變換,此刻進退不得。

    然而就在此時,突然間狂風大作,有猖狂的笑聲自村子外面而來。

    “哈哈哈哈哈!絕世修煉法?”

    “小明兄弟,出來吧,本座保你沒事,矮腳虎不敢殺你。”,一聲響亮的聲音響徹李家村,澎湃的氣勢讓圍觀的眾人臉色大變。

    那是一個一襲黑衣,連頭都被遮蓋住了的身影。

    他飛縱而來,輕飄飄的落在孫明家對面的一棵大樹頂端,俯視著底下的眾人,神色輕蔑。

    “筑脈!”

    無數人的心中一沉,又來了一個筑脈境界的高手。

    “好大的口氣,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中年女子冷哼,擋在孫大明的身前。

    “前輩,孫小明殺了我弟弟,我和孫小明不共戴天,還請前輩不要插手我們之間的私事。”見中年女子站了出來,矮腳虎的底氣大增,遂抱拳向黑衣人請求。

    “什么玩意?螻蟻一般的東西也配合本座談條件?”黑衣人聞言,俯視下方的矮腳虎,不屑的開口。

    隨后,只見他的眼中,一道神光閃出,如同雷霆,眨眼間就射在矮腳虎的胸膛。

    矮腳虎悶哼一聲,下一刻,直接身形不穩,一大口鮮血噴涌而出。

    “這次先給你一個教訓。孫小明,出來吧,交出傳承,本座可保你無憂。”黑衣人再次開口,聲音在李家村里回蕩不息。

    矮腳虎的身前,那中年女子眼中閃過一絲忌憚,死死的盯著樹梢的黑衣人。

    她的心底,也有些難以確認,不知道這黑衣人到底是什么來頭。

    孫明家附近,一眾淬體境界的修煉者皆是臉色不好看,看這位新來的筑脈強者的意思,傳承他要自己獨吞了。

    更領他們驚懼的是,黑衣人的手段太過驚人了,淬體巔峰的矮腳虎一下子就被打成了重傷。

    孫明悄悄的站在人群中,也是臉色變換。

    他哪里來的什么傳承,狗日的矮腳虎,可把他坑慘了。

    況且,就算是他交出去所謂的傳承,也絕對難以活著離開。

    將自己的性命寄托在他人的仁慈上,不是孫明的性格。

    而就在他猶豫不決的時候,場中卻是又有人開口了。

    “這位朋友說笑了,既然是傳承,自然是有緣者得之。”說話的是一個年輕人,容貌俊秀,氣質非凡,看來也不過二十來歲,但一身修為,卻遠超淬體巔峰。

    他左手持一把青藍交加的雕花折扇,分開人群,一步步踏入孫小明家的院子里,看向那中年女子,拱手笑道:“原來是雨辰峰的黎師姐,在下江鐵峰黃開明見過師姐。”

    “黃……師弟?不知道黃師弟在哪位師伯門下學藝?”中年女子聞言,望著眼前彬彬有禮的黃開明,臉上帶有一絲疑惑。

    神劍宗雖說有數千名門人,但筑脈境界的同門她自問多少都見過,但卻對于這這黃師弟一點兒印象都沒有。

    黃開明聞言,臉色不變,只是一伸手,手中多了一門銀光閃閃的令牌。

    這令牌,正是神劍宗門人的身份令牌,只有正主才能激活,使令牌發光。

    “師弟也是前些天才進階筑脈,尚未拜師,只是在紅葉國都聽說這里有絕世修煉法現世,便過來湊湊熱鬧。”黃開明笑道。

    他這一次只是來紅葉古國做任務的,沒想到卻僥幸突破了筑脈境界。

    “原來如此,怪不得我感覺師弟如此眼生。”黎師姐點了點頭,對于眼前的黃開明身份再無疑慮。

    她再看樹梢的黑衣人,心中立刻信心十足。

    另一邊,孫明見此,心中卻是一片冰涼。

    筑脈高手已經出現三個了,想要在三個筑脈高手的眼皮子底下救走孫大明夫婦,簡直是癡人做夢。

    “哼,孫小明,出來吧,你跑不掉。”兩人正說著,突然間,又有人來了。

    是一個老者,須發斑白,不怒自威。他手持一桿橙色的權杖,一步步從遠處疾馳而來。

    權杖頂端,是一個青光繚繞的珠子,神秘非凡。

    而在老者的身后,跟著一個青年男子,正是孫明之前見過的嚴無盛。

    “驚神杖?是嚴家老祖!”有人驚呼,認出了老者的身份。

    “嚴加老祖,那可是筑脈巔峰的強大存在。”

    “好可怕。”

    “……”

    嚴加老祖嚴文華對著中年女子點了點頭,隨后便看向自己身后的嚴無盛。

    “無盛,既然他不出來,那你便逼他出來吧。”嚴文華淡淡的開口。

    嚴無盛會意,眼中閃過一絲殺意,隨后,他猛地抽刀,一刀祭出,猶如一道寒光,直接洞穿了李翠的心臟。

    “你……小明,不會放過你……”半昏迷中的李翠慘叫一聲,怨毒的盯著嚴無盛,緊接著,便帶著恐懼上了黃泉。

    嚴無盛的刀很快,快如閃電,枝頭的黑衣人見狀臉色一變,隨后大怒。

    他還想等孫小明自己站出來呢,卻沒有想到嚴家的小子竟然直接就動手了。

    “你找死!”黑衣人大怒,眼中神光迸發,帶著驚人的威勢向著嚴無盛而來。

    嚴無盛見狀,臉色大變,顯然沒想到自己的隨意舉動竟然惹到了一個筑脈境界的強者,難道這強者和孫小明有關?

    然而就在此時,嚴加老祖嚴文華卻是權杖舉起,一道橙色的光波同樣打出,與黑衣人發出的神光相撞。

    砰!

    光芒四射,元力暴動。

    震耳的撞擊聲響起,猶如晴天一個霹靂。

    兩人卻是不分勝負。

    “閣下這是在欺我嚴家無人否?”嚴文華沉聲開口,心中卻是警惕起來,這黑衣人的實力,竟然不比他弱多少。

    “嚴家?不知所謂。”黑衣人冷哼,卻是不再理會嚴文華。

    “孫小明,立刻出來,不然你大哥,便要布了你嫂子是后塵。”嚴文華瞥了一眼嚴文華,氣沉丹田,大聲喝道。

    聲音滾滾,在李家村里回蕩。

    與此同時,雙眼示意,嚴無盛刀身一卷,直接再次落在了孫大明的脖子前。

    嘩!

    人群中一片嘩然,沒想到嚴無盛竟然這般陰狠,直接就殺了孫小明的嫂子還不夠,還要以孫大明的性命相逼,想要逼孫小明出來。

    “小姑娘,你怎么了,第一次出來?”孫明的身邊,一個老者發現了他的異狀,開口詢問。

    “沒事,沒想到他直接就殺了人。”孫明深吸一口氣,低聲回應。

    “呵,這算什么?這就是修煉界,強者為尊,適者生存,看開點吧,以后會慢慢習慣的。”老者搖了搖頭,臉上閃過一絲回憶。

    “在修煉界,殺人放火那是常有的事情,你一個小姑娘,出門在外更是要小心謹慎啊。”老者說著,話中似有所指。

    孫明沉默,收斂了臉上的表情。

    “嫂子,我一定會幫你報酬的。”他捏緊了拳頭,望著院子里的嚴無盛,心中殺機彌漫。

    他很想沖出去,一刀斬殺了嚴無盛,但他克制住了自己的沖動。

    他不是一個懵懂無知的無知少年,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出去,也是于事無補。

    況且,對于此時的他來說,孫大明和李翠,只能算是他這個世界的名義上的親人,雖然這幾天來幾人之間相處融洽,但還無法讓他達到失去理智的程度。

    說白了,他們只能算是熟悉的陌生人罷了。

    李翠的死,孫大明自然也發現了。

    他一聲悲呼,眼中淚水涌動。

    “翠啊,翠啊!蒼天何在?”

    悲傷而無助的聲音響起,再加上他身上的傷痕與血淚,充滿了悲情。

    “小明,別出來,別出來了,藏起來吧,永遠不要再回來。”孫大明怒吼,他掙扎著,調動了全身的力量。

    他看向眼前的一群人影,眼中滿是仇恨。

    這一刻,他忘記了懦弱,忘記了害怕。

    “你們,不得好死!”死死地盯著眼前的這一群人,孫大明大吼一聲,繼而,脖子扭動,直接從嚴無盛的刀口劃過。

    村子里,有不少人都不忍直視,別過頭去。

    但卻無人說什么,也無人沖出去阻攔。

    這就是修煉界,強者為尊,適者生存。

    這就是紅葉古國,強者踐踏一切,弱者,不過是螻蟻而已。

    有人沉默,有人漠視,有人早已經習以為常。

    他們不知道,眼前的此情此景,明天是不是會在自己的身上重演,他們能做的,只有讓自己變得更強。

    變得更強,才能不懼任何人,打破一切。
喜乐彩票网页